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78章 苦中逗乐

包围了?听到钱宝儿的话,叶羽第一反应就是七大士族之卢氏一族,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昨日之事其咎该归谁?凭什么你们杀人是为守卫,而我们小老百姓的自卫就是违法?刑不上大夫,老子偏偏就不信这个邪!

所谓的法,只不过是维护上位者利益的工具而已,叶羽老早就知道这种说法,可“身临其境”,他才真正体会了其间的残酷,当惯了小人物,叶羽的逆天之心告诉他,誓要抗争到底。

“娘,我先送您回房。”匆匆穿好衣服,将母亲身上的棉被裹紧,叶羽抱起了她。

“羽儿,你也不要出去,娘不想你去打架的。”双手探出棉被,叶灵抓住了儿子的胳膊。

府邸被官兵包围,钱紫萱能不紧张?嫣儿能不忧心?嫣儿义无反顾的站到了叶灵身前;“我去看看!”钱三丫头却要向门口跑。

“三丫头,你给我回来,叶羽虽然不算什么英雄,可出了事让女人顶着,这种卑劣的行径,我还不屑为之?钱宝儿,男子汉大丈夫当马革裹尸还,你为姐姐,我为母亲,为妻子,你说我们能缩在后边吗?”

作为钱府的“**”,钱宝儿要星星,钱衡夫妇绝对不给月亮,捧在手心、含在嘴里般精心呵护着,他虽然也向往着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的英雄豪气,可却从没有也不可能实践过,叶羽此刻一句马革裹尸还,无形中沸腾了他男儿骨子里的热血,昂首挺胸,他大无畏的挡在了姐姐跟前。

“宝儿?叶公子,你…你们……”钱紫萱想不到一直不怎么着调的弟弟也能这么爷们,她更感慨的却是叶羽,他那霸气十足的言论让她再一次醉了,她觉得她这辈子是深深的陷在了叶羽的身上,不能拔出来也不想拔出来,有郎如此,女又何求?

“儿啊……”儿子有出息,做母亲的能不感到自豪?叶灵眼神复杂的看着叶羽,她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娘,儿子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好不?”

抱着母亲,出得房门,叶羽却意外的发现元成大踏步的迎了过来。

“叶哥,就是他派人包围我们钱府的。”看着威风凛凛的元成,钱宝儿不由躲到了姐姐身后,他对叶羽的称呼也变成了叶哥。

“合着你小子这马革裹尸只能裹这么一小会儿?”看到元成,叶羽突然松了一口气,他微笑的看着钱紫萱身后的钱宝儿。

“叶哥,这…这不是还有你在前边顶着吗?我是怕人…怕人从后边偷袭姐姐。”看叶羽面露笑意,钱宝儿胆气又壮了起来,他为自己的“逃兵行为”辩解的同时却是暗暗思忖,也许以后叶哥还得改口叫姐夫。

钱宝儿同学巴不得将这刁蛮成性,整天就知道欺负他的姐姐早早的嫁出去呢,能“收服”姐姐,叶哥就是不一般啊。想着这些,他又被姐姐揪住了耳朵。

“元大哥,大清早的,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叶兄弟,明空怎么样,她没事吧?”元成直接没搭理叶羽的“嬉皮笑脸”,他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没事,目前还死不了。”叶羽突然明了,明空遇刺之事估计已经传遍了洛阳城。

死不了?元成拍了拍胸口,他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这才跟叶灵等人见礼。

“死是死不了,可活也活不成啊。”

叶羽这话一出,躬身打揖的元成差点没闪了腰,有你这么大喘气的吗?他恨不得立马掐死叶羽,“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快点带我过去看看。”

“娘,您先让嫣儿扶着您去休息一会儿,我去跟元大哥商量点事情。”

看到元成,叶灵知道这只是一场误会,她点了点头,由钱紫萱跟嫣儿左右搀着去了……

“这位姑娘长得太好看了,姐姐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她啊,叶哥,等她醒了你能介绍我们认识吗?”钱宝儿没见过明空,看着棉被外她那冷艳的面庞,这小子“旧病复发”,眼睛立马直了。

“你小子才多大啊?怎么跟饥渴了几十年似的?我告诉你,她是缥缈峰的明空玄女,老子都不一定搞的定,你小子给我靠边站!”

缥缈峰?明空玄女?钱宝儿又蔫了,那至高无上的存在岂是他可以染指的?

“你竟敢说你姐丑?小心我告诉她,你看她怎么修理你!”钱紫萱虽不似明空那般缥缈脱俗,可也绝对不是钱宝儿所谓的拍马也赶不上。

某岛国流传着一种“放屁哲学”,一个大美女如果可以当着你的面肆无忌惮的放屁,那她绝对同你非常非常的亲近,兄妹之间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朝夕相处,除了觉得对方顺眼些,你绝对不可能发现他(她)的绝美之处,叶羽能理解钱宝儿的想法。

“叶哥,你饶了我吧,这要是让我姐知道,她非扒了我的皮不可。”钱宝儿早就领教过姐姐的厉害,他哪敢再犯老姐“雌威”?

“叶兄弟,明空玄女这是怎么回事?”不需接触,隔着老远,元成就能感觉到明空身周寒气逼人,他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

“我只知道她中了毒,可至于怎么解毒,我却是一筹莫展,昨天晚上我抱着她睡了一宿,没暖热她不算,把我给冻了个够呛。”叶羽一手按在明空头顶心,另一只手却是替她掖了掖被角——这妮子被子下的身体可是一丝不挂的,这哪能让别的男人看到?叶羽自己也想不通为何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我喜欢她?应该不会吧?

“叶哥,你竟然抱着别的女人睡?小心我告诉我姐,”钱宝儿年少不识愁滋味,“不过呢,如果你不告我的状,我也就替你隐瞒了,兄弟我够意思吧?”

“你小子竟然还想拿这事要挟我?”想到明空的问题,叶羽就觉得心烦意乱,不想再钻牛角尖,他也只有苦中作乐,“咱们同时告诉三丫头,你看她是找你麻烦,还是找我麻烦。”

“还是算了吧,”钱宝儿想到了姐姐看叶羽眼神——她怎么就没那么含情脉脉的看过我呢?我可是你弟弟啊,虽然愤愤不平,可他却知道老姐拿自己出气的几率比较大,“叶哥,算我求你了,你饶了我吧。”

“叶兄弟,明空真的不能死啊,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元成想不通叶羽为何还有心思说笑,你难道不知道已经火烧眉毛了?

看元成神色凝重,叶羽知道不能再跟钱宝儿逗乐子了,“元大哥,昨天一宿我都在想怎么救治明空,现在我觉得我脑子乱的很,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是可以暂时保住她的命,可如果长时间想不到解毒的办法,那咱们就只要迎接缥缈峰的暴风骤雨了。”

“明空玄女中的是什么毒?”元成想不到叶羽竟然会束手无策。

“冰凝毒……”

叶羽同元成述说着明空中毒的事情,他们却不知道此刻皇宫内又起风波。

大殿之内,百官跪拜,山呼万岁。

“陛下,老臣有事启奏,”随着太宗皇帝平身的手势,丧孙复又丧子的卢昂颤颤巍巍的走出朝列,“禁军副统领元成勾结匪类,残害无辜,望陛下明察!”

“启奏陛下,微臣附议!”

“罪大恶极,元成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望陛下三思。”

“……”

明空遇刺,七大士族连夜碰头,几经商讨,他们确定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想要缥缈峰出手铲除叶羽,明空一定得死,同时他们要向太宗皇帝施压,铲除元成以壮七大士族声威。

七大士族纷纷陈词,元成元副统领立马变成了*掳掠的无恶不作之徒,依附于其的官员更是慷慨激昂,大有元成不除,国将不国之势。

太宗皇帝能不清楚怎么回事?看着满朝文武近八成官员跪在地上请求惩处元成,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元成是人才,更是他的心腹,所有的事情也是在他的吩咐下做的,他能杀掉这样忠于自己臣子?一旦如此,七大士族必定水涨船高,这时还有谁敢效忠于朕?可如果不办元卿,七大士族岂会干休?不明缥缈峰动向,虽不敢冒然反叛,可他们却能以退为进,七姓诸人及其党羽如果撂挑子不干,大梁非瞬间大乱不可。

大梁一乱,则皇权危矣,太宗皇帝久久不语……

今天终于联网了,凌云心里爽极了,作为这周第一更,各位朋友们撒点票票吧。

ps,小帅阿泰同学提供了个QQ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92149449,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