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80章 老子不会

“叶公子,萱儿去准备艾绒等物,封穴的事儿还是交给你吧。”钱紫萱清楚经脉隔断的时间不宜过长,为节省时间,她直接将银针塞到了叶羽手里。

“萱儿,你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我觉得还是你来动手比较妥当,”叶羽哪能忘记从前那美女搭档给他造成的“伤害”?学针灸嘛,能没有实习的模特?他自己学艺不精,扎得美女搭档叫痛连连,那小女人秉着睚眦必报的原则,总是故意的扎不准,时间久了,他不晕针也晕针了。

男女授受不亲?钱紫萱没好气的瞪着叶羽,你要是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那全天下就都是圣人了,你个坏蛋刚才还打人家那儿了呢!

“我业务不怎么熟练…熟练而已。”叶羽被钱紫萱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很委婉的解释着,可惜三丫头却没能理解,“老子不会行不?”老子就这德行,你能咋地?叶羽是豁出去了。

你不会?钱紫萱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她着实不相信能让死人复生的叶大公子竟然不懂针灸这么简单的东西。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女孩讲究笑不露齿,你张这么大嘴干嘛?我都能看到你小舌头了。”

“没个正经!”钱紫萱脸蛋儿一红,“以后我要监督你学习针灸之术!”

“知道了,女师傅,您老快点去准备东西吧。”你个小妮子还想当老子的师傅?说到救人一命,你可真的是拍马也赶不上我啊,以后我要练习就拿你来当模特,我专捡你屁股上扎,我看你还得意不?

“人家才不做你的师傅呢!”钱紫萱嗔怪的看了叶羽一眼,这声女师傅让她分外舒心,终于可以压你这坏蛋一筹了。

开始叶羽还真没把三丫头的医术放在眼里,可看她下针之干净利落,艾炷烧灸时认穴之熟练,表情之全神贯注,他知道他真的小瞧这丫头了。

可医术精良又怎么样?寒热交织,燃烧的艾绒接触明空的体表即化作一股白气,艾绒随之熄燃,面露痛楚之色,明空那白嫩的右臂被灸的焦黑,可身体却没有丝毫的起色。

“萱儿,不要废力气了,我们另想他法吧。”看着明空的表情,叶羽心有不忍,他更心疼三丫头,天气虽冷,可这妮子的鼻尖、额头却是急出一层细汗。

“叶公子,我有办法了。”钱紫萱似乎没听到叶羽的话,她忘我的看了明空好一会儿,突然跑了出去。

“这丫头风风火火的,这是想干啥?”

“叶公子,你将这些生姜切成薄片,爹爹曾经告诉过我一种隔姜灸法,选定穴位,将艾炷置于姜片之上,生姜性温,有温经散表之功,凡虚寒之症皆可用此法。”

生姜性温?叶羽似乎抓住了什么,似乎又有些想不通,他切姜片的同时喃喃自语,“哎哟”,一不小心,他叶大公子就切手指头上了。

“叶公子,你怎么了?”钱紫萱是时刚拔下封住明空肺经的两根银针,听到叶羽的声音,她忙转过头来,“叶公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看着叶羽指头上的鲜血,钱紫萱急忙跑到他的跟前,这丫头毫不犹豫的将叶羽那流血的指头含在了嘴里,那表情似责怪更有心疼。

“三丫头,心疼了?指头上就是切了个小口,这算什么?你看这不不流血了?”叶羽心下感动,他从三丫头嘴里抽出手指,轻轻挠了挠她那红润的嘴唇。

“你不要动,姜片还是让萱儿来切吧。”钱紫萱拉着叶羽来到药箱旁边,拿出家传止血金疮药,细心的敷在他的指头上,而后很手巧的将伤口巴扎了起来。

“工伤”在身,叶羽被解放了,看着钱紫萱那熟练的刀工,他突然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人前是贵妇,虽不知**怎样,可这妮子奔放热情,估计也差不到哪去吧?萱儿比你这小尼姑好多了,叶羽忍不住瞅了**的明空一眼——你就是不让人省心啊。

“萱儿,你知道有哪些性热的药物?”叶羽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左右药性,乾坤挪移的绝活。萱儿脑中想的是以热驱寒,可我们为什么不采用烈性药物中和寒毒呢?

“性热的药物?附子辛热,性走不守,四肢厥冷,回阳有功;川乌大热,搜风入骨,湿痹寒痛,破积之物;丁香辛热,能除寒呕,心腹疼痛,胃温可晓;硫磺性热,扫除疥疮,壮阳逐冷,寒邪敢当……”钱紫萱头也不回,她滔滔不绝的背了下去,叶羽目瞪口呆,幸好老子没在萱儿面前班门弄斧,要不然那丢人可丢大发了。

“叶公子,你…你怎么了?”三丫头切好姜片,她这才发现张嘴愣神的叶羽,还说人家呢,你不也是这样?

“萱儿,你…你真棒,这么绕口的东西你都能记住?我爱死你了。”这样的宝贝儿就是给个公主也不换呢,叶羽忍不住抱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叶公子,你坏死了,人家现在正忙着给人治病呢。”钱紫萱脸蛋儿又是一红,“其实这也没什么啊,这些药性歌萱儿八岁的时候就会背了,如果真能用在病人身上那才叫好本事呢,跟爹爹比起来,萱儿差太多了。”

马车越空,噪音越响,跟萱儿比起来老子就是一草包啊,叶羽惭愧了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萱儿,我想到办法了,你去将家里所用性热的药物都找来,我有大用。”

想到办法了?钱紫萱诧异的看了叶羽一眼,虽然不明所以,可她却是好生期待,遂放下手中事物,按叶羽的吩咐准备去了。

“叶公子,这是附子,这是肉桂,这是吴萸……”钱紫萱将各种药物一一摆在叶羽跟前,她没敢把它们掺和起来,耐心的给叶羽解说着。

“三丫头,你也别给我解释它们是什么了,说了我也不明白,你把这些药物混合起来煎汤就行。”

“混合起来?你想干什么?”钱紫萱唬了一跳,“明空身体表里俱寒,五脏六腑的机能大幅减弱,药物哪能作用?”有一句话她还没好意思说出来,是药三分毒,你将这些虎狼之药混合煎汤,就算是大罗金仙,喝下去估计也活不成,更不要说本就半死的明空了,真不知你这郎中是怎么当的……

今天喝高了,睡到现在刚清醒过来,凌云接着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