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84章 皮条客

声音尖细,酷似女声却不是女声,想到那会儿见到的“太监哥”,叶羽心下有了点数,大梁禁军现在就守在钱府四周,他能得罪眼前这公子哥?可太监随从那“颐指气使”的口气也令叶羽很不爽,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不要以为下边少点东西就装逼哄哄的。

“火星来的?叶公子,火星是什么东西?”朱泰小公子可是真正的小皇帝,唯我独尊惯了,他哪懂得看别人的脸色?

“你连火星都不知道?”

火星在大梁被称作“荧惑”,取其“盈盈火光,离离乱惑”之意,叶羽哪知道这细节的东西?想到这小公子白痴的可爱,他渐渐的压下了心头的烦厌,“我一时半会儿也给你解释不清楚,不过请你吃串糖葫芦还是可以的。”

“你…你竟敢给…公子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了事情你担当的起?”朱泰还没表态,他身后的小太监却是急了,附和太子私自出宫已然少不了一顿板子,太子殿下要是再吃坏了肚子,皇上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叶羽扫了犹犹豫豫的小公子一眼,“还想跟我交朋友呢,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吗?”

真正的朋友?朱泰微微一愣,深宫大内,宫女、太监们对自己言听计从,这应该算不上朋友;父皇虽然对自己宠爱异常,可也绝对不是朋友;皇妹跟自己虽无话不说,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至于教自己读书的老学究们更是提也休提。

“想做真正的朋友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把朋友当朋友看,我好心送你一串糖葫芦,你都犹犹豫豫的,你这什么意思?难道还怕我毒死你?”

强敌林立,既然猜到这小公子的身份,叶羽能不设法搞好关系?这小子对于外面社会的认识简直就是一张白纸,他能不好好****?

听叶羽说话的口气,他既觉不服又感新鲜,怯怯的接过了叶羽递到跟前的冰糖葫芦——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朱泰没少听父皇提及叶羽的名字,大闹卢老夫人寿宴,裴氏祠堂外大开杀戒,在他心中叶羽就是一绝代凶人,可却想不到眼前的叶羽不粗不壮不说,相貌竟如此俊美,恐惧之心渐消,取而代之是好奇,能让父皇如此看重,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不会是重名吧?

“怎么?不敢吃?我告诉你,这叫爱心冰糖葫芦,吃在嘴里那酸酸甜甜的感觉能让你回忆起初恋的味道。”

初恋还有味道?钱宝儿不稀罕这种东西,可却忍不住动心,他小子饥渴甚久尚且找不到消渴对象,有此机会能不品上一品?生在帝王家,显赫的同时也注定要失去某些东西,不要说朱泰没有大婚,就算是大婚又能怎样?政治婚姻能有平民百姓爱恋邻家女孩的甜蜜?学着钱宝儿的样子,他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也许是心理作用,尝遍山珍海味的他竟能觉得这两文钱一串的东西美味无比;至于那小太监,太子跟前哪有他吃东西的份儿?虽有先天缺陷,可不代表他不想爱恋,他打定主意,等有空一定买上一箩筐,一次吃个够。

“小公子,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有福气吗?”叶羽笑眯眯的看着朱泰。

“叶哥,我知道,”钱宝儿第一个插嘴了,“能娶到一个漂亮媳妇的人最有福气。”

“你小子怎么三句话离不开女人?”叶羽瞪了钱宝儿一眼,“你没听说过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当你真正的娶了媳妇,你就会发现那是一座深深的围城,温柔乡就是英雄冢,她能最大限度的磨掉你男儿身上的锐气。”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朱泰何曾听过如此论调,一座深深的围城?想到皇宫里无趣呆板的生活,小公子不由将叶羽引为知己,我不告诉他我的身份,看看跟普通人交朋友到底是什么感受。

“叶哥,那你为什么还要娶我姐姐?对了,你还有嫣儿姐姐。”钱宝儿愤愤不平的看着叶羽,你这就是标准的得了便宜卖乖。

“我就是心甘情愿的作茧自缚,这个回答你满意不?”

钱宝儿无语,他忘记这未来姐夫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啊,“那你说什么人最有福气?”

“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藐视一切礼法、随心所欲,这样的男人才最有福气。”

这就有福气?钱宝儿理解不了;他真是一个叛逆,朱泰如是想到,跟他说话倒是挺轻松的;小太监却是满头冷汗,太子爷要是被他教坏,皇上会不会归咎到我的身上?

“傻了吧?能够成就一番事业,有几个是循规蹈矩之徒?秦皇汉武,谁不是当时最大的反叛?”

“好像…好像有点道理,”朱泰小公子喃喃自语,“叶公子,你们这是去哪?”

“我们去…啊…去抓药!”叶羽刚想说去潇湘馆见识见识那装逼女人,可他突然意识到要是让皇帝老爷子知道我怂恿他儿子去**,他老人家非让我“自挂东南枝“不可?

“叶哥,你说话不算话,咱们说好去潇湘馆听素月姑娘唱曲的。”叶羽这么一说,钱宝儿不干了。

“潇湘馆?那是什么地方?”

“那里有好多漂亮的姑娘……”

“女人有什么好的?我家也有很多漂亮的姑娘啊。”

听到朱泰的话,叶羽更坚信了自己的猜测,皇宫里有几个女人不漂亮?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朱泰小公子拉完屎负责给她擦屁股的宫女都堪比后世的世界小姐,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就为看几个姑娘,他自然兴趣缺缺。

“女人怎么不好了?”钱宝儿急了,“要是你听到素月姑娘的歌声,你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就算见不到素月姑娘,我们也可以找其他的姑娘作陪啊。”说罢,钱宝儿俯身朱泰跟前耳语几句,那**荡的笑容让叶羽恨不得踹他两脚。

“真的?”小公子来了兴致。

“千真万确!”钱宝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咱们快去!”

听到朱泰这话,小太监快要哭了,“公子,这要是让皇…让老爷知道了,那还了得?”

“放心吧,父…父亲那般疼我,他不会责罚的。”小公子满不在乎的打发了频频劝谏的小太监,快走两步跟上了钱宝儿。

皇上是不会责罚你,可他会责罚我啊,我就知道今天出宫准没好事,小太监撇着嘴,求助似的看着叶羽。

想到小太监之前那颐指气使的样子,叶羽耸了耸肩,他心里却着实佩服钱宝儿这小子,能做一个成功的“皮条客”,也算是一种本事啊。叶羽砸吧砸吧嘴,我回去就得告诉萱儿……

认定的事咱就要做下去,老子拼了~~

一会儿还有一章,大家票票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