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86章 朱泰变熊猫

“小子,是你带头闹事?”别人进妓院自有姑娘笑脸相迎,可钱宝儿、朱泰二人却没这等待遇,招呼他们的是几个魁梧大汉的黑脸相向。

“这位大哥,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们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坐下,这怎么闹事?”看着领头的大汉胳膊上的腱子肉,瞅瞅那醋钵大小的拳头,钱宝儿心下有些毛了。

“误会?扛着冰糖葫芦的公子哥,不是你会是谁?”

人的相貌是最难描绘的,姓苟的龟公大爷描述闹事者的时候只说了扛着冰糖葫芦的那个,可还没等他出来指证,就被素月姑娘临时叫去。这些护院的武士环视大堂,只有钱宝儿扛着冰糖葫芦,他们不找他找谁?

谁不爱面子?被一个卖冰糖葫芦的穷小子当众辱骂,他龟公大爷的脸子往那搁?为了找回场子,他可是添油加醋的渲染了叶羽的蛮横无礼。脚步虚浮,钱宝儿虽然没有所谓的高手风范,可人家要是深藏不漏呢?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越是不起眼的人物越应该慎重对待,考虑到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领头的那大汉不等钱宝儿反应过来,一记老拳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钱宝儿是钱府的宝儿,除了被三姐虐待过以外,有谁舍得打他?冷不丁这一拳头,他哪还记着什么冰糖葫芦?草把子与地板接触的同时他也倒在了地上,鼻子上酸酸的,整张脸都木了,眼泪共鼻血齐出,这小子算是嚎了起来。

如此动静能不引人注意?

风liu名士,玩童狎妓方正其名,钱宝儿阳光帅气,朱泰小公子俊美绝伦,洛阳城的这些显贵嫖客们能不眼馋?这样的小生要是能一试枕席岂不别有一番情调?可考虑到潇湘馆的势力,他们的英雄救美男之心渐渐遁形——短短数月,潇湘馆即由名不见经传到声震大梁,这背后能没庞大势力支撑?相传就是七大士族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又怎肯惹祸上身?娈童虽难得,可命都没了,这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出手伤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别人能忍,朱泰小公子却忍不了,好不容易出宫一趟,认识两个朋友容易么?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你叫他这太子的面子往那搁?跨前一步,他针锋相对的看着打了钱宝儿的大汉。

“太子爷,他们人多势众,咱们…咱们惹不起的。”小太监唬了一跳,在宫里太子爷说话那自然是一呼百应,可出了宫谁认识谁啊?要说小祖宗你微服出巡,这还能借助地方官府的势力,可您现在是私自出宫啊,这要是被人打了,你找谁帮忙?

“人多势众?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去,我就不信……”

朱泰小公子不信这些杂碎们敢跟他动手,可人家却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砰砰两拳,小公子变成了后世的国宝——两只眼圈乌黑,眼眶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肿了起来。

朱泰没有嚎他也没有掉眼泪,不是小公子有多刚强,他实在是懵了。在皇宫里头只有他打人,哪有别人打他?那些大内侍卫们哪个到了他手底下不跟个鹌鹑似的?想不到宫外竟有如此“高手”,看来今天是失算了。

“你敢打太…公子爷?”小太监“嗷”一嗓子冲了上去,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亮剑,败在对手拳头下不丢人,可如果不战而逃,那不光丢人而且丢命,护主不利,太子爷被人打的两眼乌青,皇上能轻饶了他?

就体力而言,男人要强于女儿,太监不男不女的,就算是强于女儿家,可又怎会是魁梧大汉的对手?小太监打人女性化十足,连抓带挠,虽然成功在领头大汉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可他也很不幸的步了钱宝儿、朱泰的后尘。

“妈的,这小杂碎竟敢挠老子?给我狠狠地打!”魁梧大汉怒了,在妓院里工作,这可是瓜田李下的是非之地,要是回家让那凶悍的娘子看到脸上的抓痕,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躺在地上的三位小爷衣着虽然不俗,可潇湘馆因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而如日中天,他们又怎会在意几个“纨绔?”七八个大汉将三人团团围住,不顾头不顾腚,噼里啪啦就是一顿乱踹。

身娇肉贵,朱泰三人何曾受过如此虐待?起初他们还挣扎几下,可打到后来,他们渐渐的没了动静。

“住手,”领头大汉摆了摆手,“敢到潇湘馆来闹事,你最好掂量掂量你们的分量!给我把他们拖到大街上去。”

钱宝儿三人哪还说得出话来?魁梧大汉对刚刚那群打手示意一番,旋即对惊魂甫定的宾客们拱了拱拳头,“众位客官,我潇湘馆素来讲究和气生财,大家饮酒作乐,我潇湘馆奉为上宾,可这三人却不知好歹欲来闹事,我潇湘馆也绝不会姑息……”

他虽然想安抚一下受惊的宾客,却不想听到他这话,嫖客们愈显惶恐——来闹事?什么才算闹事?这三位小公子做什么了?人家可是刚进门啊。

“宝儿,你小子跑哪去了?怎么把老子的糖葫芦弄得满地都是?”

小怜要嫁人了,嫁的还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叶羽感觉心里好乱,凭心而论他不想伤害这姑娘,可情势逼人,要是真的放过裴温,他觉得对不亲母亲,他想王老虎抢亲般掳走小怜,可人家女孩心中怎么想的?

“吴大爷,闹事的就是这小子。”龟公大爷刚下楼就发现叶羽站在了大堂的门口,他不由后退了两步,可想到馆内的打手在此,他又狐假虎威的站了上来。

这小子?吴大爷看了看蜷缩在地上的三人又看了看叶羽,“兄弟们,把他给我拉倒后院去。”

七八个打手刚要去拖钱宝儿三人,听到老大的话,不由向叶羽围拢了过来。

“宝儿?朱小公子?”人群这一散开,叶羽才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三人,同时他也看到了宝儿身边插冰糖葫芦的草把子——都快成扫把了,哪还插得住糖葫芦?

“滚开!”叶羽眼神变了,钱宝儿是萱儿的弟弟也就是他未来的小舅子,宝儿被人打的连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他能不替他找回场子?朱泰可是当今太子,要是让皇上知道自己牵累了他,皇上能不发火?打手们走到他跟前那蛮横无理的动作更是火上浇油,小小一妓院竟敢滥用私刑,叶羽只觉肺都快气炸了……

今天同事结婚,忙活了一整天,九点多才回到宿舍。

马上是新的一周了,同志们推荐票支持一下,明天争取三更,OK?你们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