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87章 无耻豪言

你让我滚开我就滚开,他潇湘馆打手的面子往哪搁?站在叶羽跟前的汉子想也不想,一记重拳直轰叶羽面门。叶羽不是朱泰,他更不是钱宝儿,不闪不避,右拳迅捷无论的迎了上去。

钱宝儿不胖,叶羽更瘦,看他不自量力欲以拳头相抗,看热闹的嫖客们无不叹息出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钱宝儿二人如此傻帽,这小子又能好到哪去?

双拳相撞,骨折声响起,在人们眼中必胜的打手却是惨叫一声,白森森的骨头刺破皮肉,白骨红血,大堂诸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这小子什么来路?

“你小子就这点本事还好意思装流氓?说出去都给流氓丢人,真他娘的不禁打。”叶羽本想一拳把他打飞,可却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叶羽不是滥好人,纵使心有不忍却也不会怜惜,他指了指蜷缩在地上的钱宝儿二人,朗声说道,“他们是我兄弟,你们打了他就等于打了我,你们说咱们能就这么算了?”

“弟兄们,这小子有备而来,抄家伙!”领头的那位吴大爷不由咽了口吐沫,话音落地,又有十多个大汉闯进了大堂,长剑、片刀,铁棍,各种兵器不一而足。

“住手!”陆小怜突然闯了进来,她抢到叶羽身边,手中钢刀出鞘,“你们想跟他动手,必须先过我这关。”

双目红肿,脸上泪痕宛然,陆小怜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坚决。

“小怜,今天你不要插手,就这几个人我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这妮子嘴行手不行,要是她万一被伤,那老子岂不是更加内疚?叶羽双手按住小怜削肩,语气轻柔大有安慰之意。

“我们是朋友嘛?”陆小怜不为所动。

“当然是!”叶羽回答的很干脆。

“我知道我功夫不如你,可我们既然是朋友,有人要杀你我就不能袖手旁观。”

我说姑娘啊,以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是袖手旁观比较好,要不然老子还得分心照顾你,虽然这么想可叶羽却不能这么说……

“妈妈,你进来一下!”

潇湘馆的鸨母翠云应声迈进了一间精致的绣楼,“素月姑娘,您有何吩咐?”

“吩咐下去,今天不要妄动干戈,息事宁人就好!”身形窈窕,声如凤吟鸾鸣,素月姑娘独对书案,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素月姑娘……”

“按我说的去办!”似乎知道翠云想说什么,素月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不该问的你最好不要问,知道的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

翠云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潇湘馆乃她毕生的心血,可却不想鸠占鹊巢,素月名义上是院子的头牌,可实际却变成了潇湘馆的主人,求告无门,她只有忍气吞声。

“陆家的小姐也参与了进来,游戏越来越有趣了。”听着翠云阖上房门的声音,素月无声的笑了——百媚俱生,倾国复又倾城,此言诚不虚也,只可惜没人看到。

“小妞,你难道想陪着这该死的小子一起死?大爷我最懂怜香惜玉,只要你肯放下武器从了大爷,我保证没有人敢伤害你的。”十多把钢刀加上外围的弩箭手,在他们眼中,叶羽二人已是瓮中之鳖,这些打手们胆气不由又壮大了。

“老大,你享用完了,分兄弟一杯羹如何?要不把她弄到咱们院子里?到时候咱潇湘馆不就又多了一条财路?”

“混蛋!”陆家大小姐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小怜姑娘美目生寒,招呼也不打一声,抬脚就向离她最近的大汉的**招呼过去。

“我操……”意外,绝对的意外,那汉子想不到这小妞竟然会这一手,痛哼不断,他很无奈的弯下了腰——女孩子体力虽然不及男人,可**乃男人最脆弱的部位,田忌赛马都能赢,小怜姑娘能不奏效?

“谁敢放箭?”弩箭纷纷对准了陆小怜,就在这关键时刻,叶羽眼疾手快的提溜起了捂着裆的那家伙。

“住手!全部放下武器!”翠云下楼来,她虽然说得很明白,可这些打手有哪个肯听她的话?“这是小姐吩咐的。”

小姐吩咐?想到素月姑娘的说一不二,这些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了武器。

“这位公子,”走到叶羽跟前,翠云却是一愣,我见过他?前门迎新,后门送旧,门庭闹如火,阅人无数,翠云也没太往心里去,“院子里的护院不懂事,叨扰了公子,还望公子海涵。公子今天的一切花费均由我潇湘馆包了。”

“还不快把公子的朋友扶起来?”

翠云一句话,早有龟公屁颠屁颠的将钱宝儿三人扶了起来。浑身脚印不说,鼻青脸肿的活脱三个肿猪头。叶羽对陆小怜打声招呼,二人同时走到钱宝儿三人身边,“老鸨子,我这几十串糖葫芦被你的人给糟蹋了,我买这些东西花了千两纹银,你说怎么办?”

千两纹银?翠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也太会坐地起价了吧?考虑到素月姑娘的吩咐,她不由点了点头,“来人,速为公子奉上千两银票。”

素月一方势力有的是银子,老娘何必为她省钱?

叶羽没理会翠云,着陆小怜扶住钱宝儿朱泰小公子二人,他双手分别按在了二人头顶心,真气源源不断的送入他们体内。

经脉通,则肌体健,钱宝儿二人内伤并不严重,叶羽真气在他们体内巡行一周,随即涌入十五别络,别络既通,接着进入浮络和孙络。

十五别络乃人体络脉中较大的部分,诸别络之浮而常见者是为浮络,也就是人体浅表部位的络脉,孙络则是络脉之最细小的部分。耳闻不如目见,说到对人体经脉的了解,大梁有谁及得上叶羽?即便如此,他也只能知道这些络脉的大致走向。此举虽劳神费力,可叶羽却不得不为,钱宝儿还好说,可朱泰不一样,要是不能治愈他的外伤,回宫之后,皇帝老爷子不是一眼就能瞅出来?作为太子**的“同谋”,太宗皇帝能轻饶了自己?

淤血打散,肌肤消肿,钱宝儿二人身上的瘀伤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消退,包括陆小怜在内,嫖客、龟公,无不睁大了眼睛——活血散瘀虽然不是什么绝活,可不到一个时辰,能让猪头变帅哥,这就不得不让人惊奇。

“传言你小子能起死人肉白骨,起初我还不信,可现在却不得不对你说声佩服。”虽在绣楼,可通过特制的小孔,素月姑娘清楚的知道楼下的一举一动,“明空被你救去,难道她还没死?”

“叶公子,你是怎么做到的?”看叶羽睁开双眼,陆小怜替大家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怎么做到的?我是神医呗!”叶羽四下观望一番,最后将目光定在了翠云身上,“我的千两银票呢?”

“神医啊!”翠云机械的将银票塞到叶羽手里,“叶公子,他无意冒犯了你,求您大人有大量,替他诊治一番可否?”听着断臂的汉子的哀嚎,翠云心有不忍。

“叶哥,我鼻子好痛!”钱宝儿突然拉住了叶羽的胳膊。

“鼻梁骨没断,你小子就知足吧!”虽然消肿,可伤及骨头,钱宝儿能不疼?

“我兄弟差点被人打断鼻梁骨,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叶羽邪邪的看着翠云,“咱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

“叶…叶哥,我眼眶好疼,你要帮我出气,他们怎么打我的,你就帮我怎么打回来!”朱泰虽不像钱宝儿那样残留着受伤的痕迹,可他何曾被人这么打过?听钱宝儿叫叶哥,他对叶羽的称呼也变成了叶哥!

“你既然称我叶哥,我能不替你找回场子?”叶羽看了朱泰一眼,今天虽耗费了不少真气,可能跟当今太子称兄道弟,这生意够划算,“老鸨子,你听到我兄弟的话没?我不想滥杀无辜,刚刚都是谁打我兄弟了,你让他给我站出来,每人废掉一条腿,咱们私了,要不然咱就见官。”

朱泰身份高贵,叶羽才不信洛阳城的官员有胆袒护潇湘馆。

“我日你母亲,你小子以为……”

吴大爷破口大骂,可话没说话,他就觉得眼前虚影一闪,“啪啪”两声,两边脸颊一痛,张口吐出七八颗槽牙,不等他为牙齿哀怜,骨碎声传进了耳朵,他同时感到钻心的剧痛,哼都没哼一声就此昏死过去。

“没有人可以侮辱我的母亲,”如果说之前叶羽还留存三分玩笑,可这一刻他动了真怒,“如果谁敢言语上冒犯我母亲,这就是下场。”

鬼魅?叶羽那迅捷的身法,冷厉的声音,无人不胆寒。

“叶哥,你是怎么做到的?”虐打自己的恶人伏法,钱宝儿、朱泰岂会害怕,他们同时走到叶羽身边异口同声的问道。

叶羽微微一笑,眼中邪茫大盛,他随手抓起地上的铁棒,“刚才都有谁动手了?”

潇湘馆人多势众,可考虑到素月姑娘的命令,他们不敢擅自行动,想到叶羽刚才的恐怖,这些后来者的手指纷纷指向了第一波出来的几人。

“今天我不想出手,如果你代我敲断他们几人的右腿,我可以考虑饶过你。”

“我敲你娘……”那人接过铁棍,大骂一声,对着叶羽脑袋狠狠的砸了下来。

如果这一棍子砸实了,叶羽非脑袋开花不可。

“小心!”陆小怜惊呼,却不想叶羽不慌不忙的架住了来势汹汹的铁棒,“我说过没有人可以辱及我的母亲。”此话说毕,他飞出一脚踹在此人**上,凌空飞起,落地时已然没了动静。

“该你动手了。”叶羽将铁棒交到了第二人手里。这人看了叶羽一眼,又看了看身周的同伴,他咬咬牙,一棍子敲在了自己腿上。

“在下知道今天踢铁板上了,我也知道我今生报仇无望,可我不能对自己弟兄下手。”此人摇摇晃晃的举起铁棒,再度朝自己那未断的右腿砸去。

“你叫什么名字?”叶羽突然抓住了那根铁棒。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方虎。”

“方虎?我敬你是条汉子!”叶羽夺过了他手中铁棒递到了下一位手里,“该你了!”

有了方虎的先例在先,接连三人都采取了同样的办法,不管腿断没断,叶羽也没有细究。

“叶羽,够了!”陆小怜忍不住娇咤一声。

“够了吗?”叶羽扭头看了看钱宝儿三人。

“叶哥,我……”钱宝儿不知道如何回答,心头虽然解气可又有所不忍;朱泰生于皇家,可由于没有夺嫡的烦恼,他对为君者的铁血手腕并没有什么清醒的认识,人也打了,气也出了,他刚想点头却不想随身的小太监不干了,“叶公子,这些人胆敢伤害公子爷,就算是将潇湘馆封了尚不为过,叶公子你仁慈,打断他们几人一条腿已经算是轻的,岂能半途而废?”

看着依旧猪头的小太监,叶羽心下生出一丝反感,男人少点东西真他娘的变态。

“叶公子,如果小的按照你说的去做,你可否饶过小的?”打了钱宝儿的八人,此刻还站着三个,贼忒兮兮的那个突然走到了叶羽的跟前。

“这小子真想对自己的兄弟动手?”叶羽不由将到嘴的“停手”咽回了肚里,他冷冷的扫了此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这些打手势均力敌,此子铁棒在手,加之是出手偷袭,其余两人带着惊诧、愤怒的眼神缓缓倒地。

“叶公子,事情都是这小子挑起来的,我去打断他的双腿替你两位兄弟出气。”

“叶公子,这真的不关我事啊,我可是刚刚下来的。”报信的龟公看着铁棒逐渐向自己靠近,嘴里乱喊乱叫,双腿一软,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叶羽跟前。

自高奋勇要替叶羽办事的打手为了讨好叶羽,他哪会手下留情?抡圆了铁棍砸在了那龟孙子的大腿之上,惨叫一声,这小子昏死在地上。

“叶公子,我按您的吩咐打断了他们的腿,你说话可要算话。”这小子谄媚的看着叶羽,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你还真是当奴才的料子啊。”叶羽鄙夷的看着他。

“那是,那是……”

“对自己的弟兄下手尚且如此无情,你还算人吗?”此话说罢,叶羽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

“叶公子,你说话不算……”此子话没说完,喉头喷出一股鲜血,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就此一命呜呼。

这一刻没有人觉得叶羽心狠手辣,他们只觉这混蛋死有余辜。

“宝儿,朱小公子,咱们走吧!”

“叶哥,我想…想听听素月姑娘唱曲。”素月姑娘那美妙的歌喉堪称余音绕梁,三日不觉,钱宝儿熬了七日就为再听仙音,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他能这么放过?朱泰受钱宝儿蛊惑,挨了顿揍再听不到歌声,那岂不冤死了?点头附和着钱宝儿的决定。

“我这兄弟想听素月唱唱歌,你去把她叫出来吧。”

翠云害怕叶羽,可此时却是面露难色,名义上她是潇湘馆的主子,可实际上人家素月才是老大,老二命令老大,天下哪有这等道理?两边都惹不起,她匆匆上楼请示去了。

“叶公子,实在对不住,素月姑娘身子偶感不适,今日实在不能见客,还望三位公子海涵。”翠云又匆匆下楼,她一脸歉意的看着叶羽几人。

听到鸨母的话,不说钱宝儿二人,就连围观的嫖友们也不免叹气连连——大清早跑到这儿侯着,不就为一听素月佳音?不过能看到这别开生面的打斗,今天也算不虚此行。

“我说这位大妈,你耍我们呢?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你这是托辞啊。”叶羽撇了撇嘴,“素月说白了就是一妓女,卖艺、卖身那都是本分,你让她敬业点好不好?”

胆敢侮辱我们心中的歌神?这下众嫖客不怕叶羽了,他们纷纷化作怒目金刚。

“宝儿,阿泰老弟,我告诉你们俩一句话,做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平时莫装纯,装纯遭人轮。素月这小娘们想装逼就让她装吧,等以后我娶了她,白天给你们唱歌,晚上给我暖被窝,我累死她小样的。”

“下流!”看着叶羽几人离去,陆小怜愤愤的嘟囔一句,随即跟了上去。

“你该死!”叶羽这话饱含真气远远传出,素月又岂能听不到?虽然不知道装逼是什么意思,可她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要不是考虑到叶羽还有点用途,她早就冲上去拍他两掌了。素月姑娘银牙暗咬,那纤纤素手按在书案上,坚硬的木质桌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掌印,如果叶羽看到这一幕,他肯定会大吃一惊。

“来人,把方虎给我叫来!”……

凌云说好今天三更,按照我那两千字一章的数量,三更即是六千字。

今天白天出门,晚饭后到现在一鼓作气的码出了5000字,现在是腰酸背痛的,明天继续五千,OK?

内容比较连贯,分章节不方便,凌云一次发出来,各位大爷,赏点不?推荐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