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94章 陪嫁的丫头

女人是弱者,可母亲却是强者,她们总是心甘情愿的替孩子们去遮风挡雨。与儿子相依为命十几年,叶灵一直充当着守护者的角色;尽管叶羽现在变得很强,可在她心中,儿子就是她永远的呵护。

雏凤清于老凤声。

叶羽想法同样如此,睡在床里边还是睡在床外边,温情流露于不经意间,他想把这种安全感奉给母亲,可却拧不过叶灵。

“孩儿,你今天累了,快点休息吧。”叶灵趴在**,看着儿子那清瘦的脸庞,她脸上写满了慈爱。

此时无声胜有声,叶羽没有说话,他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周天运转,水谷之精、自然之气徐徐化作他自身真气……

听着儿子那悠长轻缓的呼吸声,叶灵却是没有丝毫睡意。天地虽大,可有几个人肯把她当人看?想到儿子肯为自己舍去性命,想到儿子做事之前总是先考虑自己的感受,叶灵就想哭,同时她又隐隐担心,“儿啊,你要是知道娘以前是个妓女,你还会对娘这样好吗?你会不会像雪儿一样嫌弃娘?”

可以有狠心的儿女,却绝不会有狠心的爹娘,叶灵不记恨那瞧不起自己的女儿,她有的只是担心,“雪儿,你现在过得好吗?府上有没有人欺负你?她们是不是还拿你的出身嘲笑你?”

眼泪与愁思相和,恍恍惚惚之交,叶灵似乎看到儿子面带鄙夷的将她推出了大门,寒风肆虐,她感到身子都冻僵了,哆哆嗦嗦、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洛阳城的大街上,突然她看到王夫人凶神恶煞的指挥着恶奴毒打雪儿,看着女儿满身是血的样子,她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你滚开,你还嫌害的我不够惨?”发丝凌乱,雪儿癫狂的看着她……

“小姐,你可算醒了,你身子现在舒服点没?”

钱紫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可映入她眼帘的却是杏儿那又哭又笑的面容,她刚想擦擦小婢的泪水,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的疟疾。

“杏儿,你快点出去,我会染上你疟疾的。”

“小姐,叶公子说过的,疟疾主要靠血液传播,现在又没有蚊虫,怎么可能传染?”杏儿不退反进,走到床边将棉衣披到了钱紫萱身上,“再说了,就算是会传染又怎么样?杏儿是你的丫鬟,哪有丫鬟扔下小姐不管的?”

蚊虫传播?想到疟疾高发期一般都在夏秋两季,面色虽有狐疑,可钱紫萱心底却是信了八成。

“小姐,让杏儿陪你说会儿话吧,叶公子医术那般神奇,他说能治好你的病就一定能治好的。”杏儿自顾自的说着,提到叶羽,她是一脸崇拜,“你再给杏儿讲讲叶公子怎么让夫人‘复活’的事儿好不?”

“这事我不是给你说过好几遍了么?”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的小婢,钱紫萱忍不住笑了,“杏儿,你把那碗药递给我。”

没有听到想听的故事,杏儿一脸失望,虽不明所以,可她还是顺从的将那碗黑汤子递到了钱紫萱手里。

“小姐,你不能喝,叶公子说过这碗汤药可能会有毒的!”

杏儿想不到小姐竟然要喝这种“毒药”,她慌忙捧住了钱紫萱送到唇边的药碗;钱紫萱身上没有力气,杏儿抢的又急,一个不小心,整碗黑汤子洒到了三丫头的牙床之上。

“小姐,你要相信叶公子,他一定会想到办法替你治病的,”杏儿哀求的看着钱紫萱,“小婢虽然不如小姐你懂得多,可却知道叶公子真的很喜欢你,你要是有什么不测,他会很伤心的。”

“杏儿,你知道叶公子想怎么替我医治?”

杏儿脸蛋儿突然通红,“杏儿…杏儿那会儿在外屋听到叶公子那会儿说要将药…将药弄到小姐…小姐那儿…那儿……”

“杏儿…你皮痒了是不?”钱紫萱亦是面色绯红,她打断了杏儿的话,“叶公子也知道那种方法不好,他是想以身试毒,自己先喝下这东西,然后再给我治疗。”

这药要是真有毒,那叶公子怎么办?

“杏儿,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吗?”

杏儿摇了摇头,“杏儿是小姐你的丫鬟,一辈子都要伺候小姐的。”

“傻丫头,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像大姐、二姐一样,让你陪嫁过去,要是你将来喜欢上哪家的男子,你告诉我,我让人帮你说合。”

“小姐,杏儿不会喜欢别的男人,更不会离开小姐,”杏儿突然低下了头,“将来等小姐嫁给了叶公子,杏儿也会伺候姑爷的,要是姑爷每月能宠幸小婢一次,小婢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在大梁朝,陪嫁的丫头就是姑爷的小老婆,这已是约定俗成。

“那你喜欢叶公子吗?”

杏儿没有说话,她头低的更低——就算喜欢又怎么样?叶公子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

“如果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那你心里面装的全是他,有什么好东西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无论是因喜事而高兴还是因为悲事而伤心,你无不会想到他,想跟他分享自己的快乐,也想向他倾诉自己的心事。你会觉得他比你自己重要一百倍,如果有什么事可能会伤害到他,就算是自己身死,也不想他有什么差池。”

有感而发,钱紫萱完全没有注意杏儿的表情,“你知道我的性子不像大姐更不像二姐,大梁能让我看上眼的男子不多,叶公子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如果老天垂怜,我喝了这种药不但不会有事,疟疾同样会被治好;如果老天一定要拆散我跟羽郎,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墓碑上的名字注定是叶门钱氏。”

“杏儿,老天爷不是没开眼,相信我,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杏儿点了点头。

“今天羽郎让人采的青蒿在哪?你去为我煎一碗汤。”

杏儿,“……”

“娘,孩儿不会离开你的。”

当叶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听到的却是母亲睡梦中的哭泣声,额头、脖颈处附着细细的一层汗珠,盖在身上的被子也变得潮乎乎的。

“娘,儿子怎么会因为你的出身嘲笑你呢?我日后一定要让那混账姐姐跪到你的跟前磕头请罪!”

掀开母亲身上的被褥,将自己的那床盖在了她的身上,叶羽将手掌按在了她脑后玉枕穴,清神去噪,叶灵的呼吸渐渐轻缓,最终沉沉睡去。

萱儿疟疾发作没?也不知道那死明空怎么样了?想到脑中的烦心事,叶羽哪还睡得下?真气恢复了七七八八,他觉得他又可以“战斗”了。

月光微茫,斜挂西山,叶羽信步走向了药房,隔着老远,他就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刺探着药房里的情况……

妹妹的婚礼总算忙完了,凌云更新恢复,每天更新最低四千字,特殊情况还可能加更。

凌云要爆啊爆,哈哈,大家帮忙推荐下哈。

另:大家可以加加咱们风liu邪医的QQ群,大家捧捧场子不是?小说内容简介上有的。

最后说一句:妹妹都嫁人了,可俺媳妇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