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99章 束发戴冠

“杏儿,折腾了一宿,你也去休息一会儿吧,萱儿没什么大碍了,好好睡一觉估计明天就能活蹦乱跳了。”扶着钱紫萱躺在**替她盖好被子,叶羽看着一脸紧张的杏儿说道。

“叶…叶公子,你喝了那些药,身子…身子不会有事吧?”

杏儿觉得不应该原谅叶羽,可她却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几句话,他虽然不是好人,可毕竟是小姐的男人,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小姐一定会难过的,杏儿如此自我安慰着。

“哎呀,我身子好生难受,我……”

看叶羽一会儿捂着肚子,一会儿又捂着胸口,杏儿慌了,“叶公子,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唬小婢啊!”

“杏儿啊,你要听我解释啊。”叶羽‘虚弱’的拉着杏儿坐到了钱紫萱床边,“你一定要相信我,那会儿你看到的女人真是一个贼,她武功可厉害了,我根本就打不过她,她打了我一掌…咳咳…到现在还难受呢!”

“叶公子,你别着急,我现在马上去叫老爷!”也不知道是谁着急,反正杏儿是快急哭了。

“杏儿,我自己就是大夫,这种时候就不要麻烦钱叔了,”叶羽双臂搭在杏儿肩头,两手拇指轻拭着她噙在眼眶的泪水,“只要杏儿你能原谅我…咳咳…我的伤很快就能好的。”

杏儿第一次同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突然变得痴痴地,“公子,只要你身子无碍,你让杏儿做什么都行。”

得亏你这丫头不是萱儿,那妮子可不是这么好唬的,叶羽得意极了,可听到杏儿接下来的话,他又笑不出来了。

“公子,那会儿…那会儿你身子怎么没事儿?”

“呃…那个…是这样的,为了不让萱儿担心,我刚才是强压下了伤势,到现在才开始发作了,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胸口!”

解开上衣的扣子,杏儿看到了叶羽“红肿”的心口——操控真气在心口聚集,那样子还真跟被人打了一掌差不多——顾不上害羞,杏儿哆嗦着手抚mo着叶羽的‘伤处’,“公子,你疼么?等我以后看到那坏女人,我一定替你报仇。”

报仇?叶羽心下很不以为然,素月那丫头现在估计正捂着屁股抹眼泪呢,他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杏儿,我可不希望你去冒险,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会心疼的。”

“不要把这事告诉萱儿好不?”叶羽轻轻捏了捏杏儿那滑嫩的脸蛋儿,说出了他最想说的一句话。

“公子,杏儿不会告诉小姐的。”

搞定,收工!

杏儿晕晕乎乎的压根就不知道叶羽是怎么走的,几个念头反复交织在她的脑海,公子也心疼我,他刚才捏人家脸蛋儿了,公子的伤一定不会有事的……

“羽儿,你在想什么呢?”叶灵打断了叶羽的沉思。

“娘,没什么的,我就是在想咱们什么时候能搬家呢。”

搬家?叶灵期待的看着儿子,“咱们就要有自己的房子了?”

叶羽点了点头,“我托元大哥帮忙,以他在洛阳城的人脉,也就是这三两天吧。等咱们搬了家,娘就是咱叶府的老祖宗,谁要是敢不听您的话,那就是儿子的敌人,儿子一定饶不了他,我要让娘享尽人世间的荣华富贵。”

叶灵沉默良久,“羽儿,你以后别嫌弃娘好不?”

叶羽心知肚明,可却不想挑破,“怎么会呢?你是我的母亲,我是吃您的奶长大的,只这份恩情就足以让儿子报答一生,更不要说娘为儿子所受的那些苦难了。”

泣不成声,叶灵紧紧地抱住了叶羽,“羽儿,你知道吗?这些年你虽然不能动,可能喂你奶吃,看着你一天一天长大,娘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苦,要是没有你,娘真的活不下去的。”

“娘,您说什么呢?儿子这不是好好的嘛!大清早的掉眼泪可不吉利啊。”

“娘不是哭,娘就是心里欢喜,娘听你的,不哭了,”叶灵抹去脸颊上的泪水,“羽儿,你把衣服拿给娘,娘想…羽儿,娘记得昨夜是穿着睡衣睡的,怎么现在却……”

叶羽替叶灵拿过一套烤的暖呼呼的干净睡衣,“娘,您昨晚做噩梦了,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儿子为了让你舒服些才替您换了下来。”

叶灵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尴尬,“羽儿,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娘自己穿衣服能行的。”

叶羽摇了摇头,“娘,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又何必在意那些事情?您身上的伤还没好,正好儿子替您检查一下。”

叶灵红着脸任儿子替她穿衣,“羽儿,娘昨晚说梦话没?”

“娘,你是不是梦到了姐姐?亲疏不分,我日后定要让她跪在您的跟前忏悔,就是打我也要打到她认你为止。”

“羽儿不要!”叶灵惊呼,声音旋即低了下去,“娘真的不怪雪儿的,是娘对不起她,只是…只是不知她这几天过的好不?”

这就是娘啊,叶羽不答,心里默默地打算着……

“羽儿,你过来,让娘替你梳梳头吧!”梳洗一番,叶灵拿着小梳子看着叶羽。

“梳头?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子挺好的啊,散发弄扁舟,这不是挺酷的吗?”

酷?叶灵哪能明白这么新潮的词?“在咱们大梁,男丁满十六岁就要束发而冠,不束发、不戴冠虽然看起来狂放,可却有一种隐逸不仕的意思。要是有机会的话,娘还是希望羽儿你能为官做宦的。”

为官做宦?叶羽咧了咧嘴,这“公务员”是那么好当的?

“娘,梳头还有这么多讲究?我觉得吧,就我写的那两撇毛笔字估计都有损大梁的形象。”拧不过母亲,叶羽蹲坐在她跟前任她摆布,苦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叶灵点了点叶羽脑壳,“娘以前是没法教你,以后你就跟娘习字,”顿了一顿,“还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些东西你都要学,娘都要教你的。”

叶羽这会儿是真的哭了,以前最讨厌的就是学习,逃学都逃到大梁朝了,怎么还逃不出这个宿命?以前讲课的是老师,开开小差、气气他也没什么大碍,可现在却换成了母亲,她要是打我几棍子我什么也不敢说还得忍着啊。

“娘,你是不是想把儿子当成大小姐来培养啊。”

“什么大小姐培养?礼乐射御书数,君子六艺,你都要学的,要是以后你敢不认真学习,你看娘怎么罚你!”

您还是直接罚我得了,这话叶羽终究没敢说出口……

“少爷,你…你真好看。”

梳着当时读书士人常见的头型,身上白衣飘飘,叶羽照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很帅,更不要说嫣儿了,脸颊飘上一抹红云,小妮子突然低下了头。

“我现在好看,难道以前就不好看了?”

嫣儿将头低的更低,“好…好看,我…我去看看萱儿妹妹。”

你这小妮子什么意思?怎么见了老子就跑?

“如烟,你说呢?”

“少…少爷,如烟…如烟去看看早饭准备妥当的没?”如烟更是不堪。

叶羽最终在南儿那儿找到了共同语言……

早饭之后,叶羽来到药房,看明空“涛声依旧”,他颓然坐在了病床边,你说你个死尼姑咋就这么油盐不侵呢?

唉声叹气的坐到辰时左右,叶羽从小丫鬟口中得知元成来了……

一会儿还有,票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