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00章 大梁版“隆中对”(一)

“元大哥,昨天见你垂头丧气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迎上元成,叶羽开门见山的问道。

“叶兄弟,有人要见你!”

有人要见我?叶羽微微一愣,什么人这么大面子能请动禁军副统领当跑腿的?难道是大梁传说中的老大?“元大哥,你给透个底行不?好让我也有个心理准备。”

“叶兄弟,见面之后你就会知道,哥哥难道还会害你不成?如果今天你表现好的话,只要他一句话,你房子的事就算是解决了。”

“元大哥,我们去哪?”元成虽然没有明说,可叶羽却也知道了想要知道的答案,就身份而言,两人可谓一在平地一在天,叶羽还没有托大到天子呼来不上船的地步。

“到那儿你就会知道了。”元成神秘一笑让叶羽有种迈上贼船的感觉……

洛阳城东,毗邻裴府的一处奢华的府邸,披甲执戟的武士全身戒备,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元大哥,这家的主人也姓叶?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看着大门正中那气势恢宏的“叶府”二字,叶羽遥指隔壁的裴府,神色复杂之极。

“叶兄弟,我们赶快进去吧。”元成拉着叶羽迈进了大门,“实不相瞒,哥哥我现已被陛下废为庶人。”

废为庶人?叶羽止住了脚步,他直直的看着元成。

“因为卢通、卢陵之死,七大士族联名上书,誓要诛除我元成,如果陛下一意孤行的话,七大士族及其党羽便以罢官相要挟,陛下此举实属万不得已。”

“七大士族势力真的强横到这种地步?”

元成点了点头,“皇恩浩荡,陛下体恤下臣,不顾满朝文武反对誓要留我一命,追随我的五百亲信下属全部卸甲,其中深意就不用我说了吧?”

叶羽笑了,太宗皇帝还真是老谋深算——以元成的衷心耿耿,他怎么可能背叛?五百精锐禁军虽然脱离了“编制”,可只要元成不死,这些人就是禁军的力量;同时他又给那些衷心于他的官吏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把今天的会面安排在毗邻裴府的叶府,恐怕也是变相的同七大士族宣战吧?

“叶兄弟,你自己进去吧,哥哥我守在门外就行!”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如果换做百花盛开的时节,流连其间,你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处花园而绝非私人府邸,穿檐过廊,二人最终来到一处富丽堂皇的房舍前,元成将叶羽送进房门,自己则悄悄地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炉火熊熊,一室皆春,古色古香,书气袭人,打量一番,叶羽的目光最终落到书案前背对自己的老者身上,士人文士打扮,虽看不到脸孔,可那种气度却让叶羽心生佩服。

“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

就在叶羽不知该怎么打招呼的时候,老头子突然吟诵起墙上的一幅自勉联。

“老爷子韧性十足,叶羽自愧不如,我最欣赏的一句话便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男儿于世该出手时就出手。”

“老爷子?”老头子突然扭过头来,须发皆白,不怒自威,“这些年来你是第一个如此称呼朕的人,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朕的身份?”

“真要矢口否认,恐怕连我自己都觉得矫情,能使唤的动禁军副统领,除了皇上还能有谁?”出家人不打诳语,叶羽跟明空呆的久了,决定实话实说。

“你既然知道朕的身份,你就不怕朕治你君前不敬之罪?”太宗皇帝眼中异彩连闪,“来人,把叶羽给我拿下!”

“有!”门外禁军应声而入。

“慢着!”叶羽看了看杀气腾腾的军人,老皇帝难道想玩真的?“老爷子可否容叶羽说两句?”

“朕且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太宗皇帝对那两名将士摆了摆手。

“敢问陛下,您是想以皇帝的身份宣叶羽觐见还是打算以长者对晚辈的态度同叶羽交谈?老爷子微服出宫,恐怕后者的可能性较大吧?”

“这有区别吗?”太宗皇帝示意来人退下。

“当然有区别了,皇帝面前战战兢兢,唯恐行差踏错,为了项上头颅,谁能不小心翼翼?晚辈对长辈就不一样了,忘年之交,畅所欲言,就算是叶羽说错什么话,老爷子也可以指点纠正,这是长辈对晚辈的提携,老爷子以为然否?”

太宗皇帝哈哈大笑,“好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提携,看来朕还是小瞧你了。”

“老爷子过奖了,若没有老爷子暗中维护,几番杀戮,叶羽在大梁早已没有了容身之地。”

“大闹裴氏老妇人寿宴,裴氏祠堂外大开杀戒,光天化日之下斩杀卢氏父子,无论哪一条罪名,把你剐了都不为过。你即明知凶险为何还要孤注一掷?”

“老爷子,身处洪流,身不由己,积聚了十七年的怨恨一朝得以发泄,你能控制得住?树欲静而风不止,那种情况下,叶羽不杀人,就是被杀,敢问叶羽身死,大梁会有人站出来为叶羽母子鸣冤叫屈?”

“好一个树欲静而风不止,”太宗皇帝拊掌而叹,“那你以后意欲何为?是选择同七大士族妥协还是选择继续杀戮?”

“妥协?我母亲身上的伤尚未痊愈,我要是此刻服软,我有什么脸面去照顾母亲?说到杀戮,叶羽几乎把命搭上,可又起到了什么作用?七大士族还不是高高在上?”顿了一顿,”“七大士族盘根错节,他们是一个社会阶层,他们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就算叶羽再悍不畏死,又岂能同半个社会抗衡?”

“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你会怎么办?”太宗皇帝凝声问道。

“老爷子,那你说什么才是足够的力量?”叶羽自问自答——虽然说得口干舌燥,可人家是大爷,现在正在浏览“股市行情”,你能不好好表现以争取变成绩优股?“枪杆子、笔杆子、钱袋子,三者缺一不可。”

“说下去!”

“老爷子,有一句话叫弱国无外交,拳头不够硬,你说什么也是白搭,强权才是公理;再有就是人才,这和治理国家是一个道理,马上可以打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没有人说什么也是一句空话;再有就是钱,虽说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谁肯替你办事?”

“万岁爷,午时已到。”就在这时,手拿拂尘的小太监跪倒在太宗皇帝跟前,人家虽没明说,可意思很明确,你老人家出来的时间不短了,是时候摆驾回宫了。

现在就午时了?叶羽觉得口干舌燥,您老人家的考核通过没?

“你差人准备午膳,朕要与叶羽贤侄把酒倾谈。”……

第二更奉上,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