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05章 一家人

踏月寻香清夜归。

“少爷,嫣儿好担心你!”刚走到钱府门口,叶羽就见一个单薄的身影扑向了自己,月色淡淡然,单薄的身影愈显单薄。

“嫣儿,你怎么呆在门口啊,娘干嘛呢?”叶羽抱住嫣儿,这才发觉小妮子手脚冰凉,看样子守在门口的时间不短了,“傻丫头,少爷我能有什么事?”

拉着嫣儿小手,叶羽精心呵护着;嫣儿却很有眼色,“少爷,嫣儿替你背着包袱吧。”

包袱里是老皇帝赏赐的宝物,别说它不重,就算是重…那就更不能让嫣儿背着了。叶羽没接嫣儿话茬,他突然将小妮子横抱了起来。

“少爷,会有人看到的!”嫣儿有些慌乱。

“我抱着自己的媳妇怎么了?谁爱看谁看!”叶羽满不在乎,“嫣儿,一会儿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呢!”

“礼物?”男儿霸气却是饱含柔情,嫣儿还就吃叶羽这一套,“少爷,你已经给嫣儿买了一对坠子……”

一整天不见儿子,叶灵早已是“坐立不安”,若不是如烟拦着,她早跟嫣儿一样跑大门口等着去了。

看儿子抱着嫣儿进屋,叶灵松了一口气,如烟却是将那颗小心肝提了起来,告罪一声,逃也似的抱着南儿避开了。

老子真有这么可怕?人家好歹也是南儿的爹爹啊,难道连女儿都不能看了?叶大公子满脑子的莫名其妙。

“羽儿,你今天去哪了?”叶灵慢慢踱到叶羽跟前。

“娘,你身上伤还疼吗?”母亲着紧儿子,儿子能不着紧母亲?叶羽第一时间将嫣儿放下,第一时间又抱住了叶灵。

“早就不疼了。”叶灵的回答永远这么千篇一律。

“我今天啊,就是陪一个老头喝酒、聊天,说的我嗓子都冒烟了。”叶羽抱着母亲趴在**,给母亲检查伤势的同时他大略说了今天的境遇。

“少爷,你还没吃东西吧?嫣儿去给你准备。”

嫣儿这问题还真把叶羽给问住了,说吃了吧,守着满满一大桌子菜,他不记得自己吃的什么;可要说没吃吧,他现在又不觉得饿,想了想,“嫣儿,还是给我倒杯水吧,我就是觉得口渴。”

他能不渴吗?他今儿一天说的话比这一辈子都多。

嫣儿刚要转身,却被叶羽叫住了,“嫣儿,你先闭上眼睛!”

嫣儿不解的看着叶羽,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尽是疑惑,在叶羽的催促下,她不明不白的闭上了眼睛。

少爷要干什么?娘就在一边呢!感觉叶羽抓住了她的右手腕,嫣儿心里一阵狂跳,突然她感觉手臂上凉飕飕的,她知道少爷将她的衣袖挽了起来。

“少爷,嫣儿身上好难看,你不要看的。”身上的伤疤是她心底永远的痛,嫣儿哭了,她慌忙将衣袖弄了下来,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这……”叶羽手里拿着御赐的乌金镯子,茫然不知所谓。

“羽儿,嫣儿心底是喜欢你的。”叶灵抱着儿子的身子叹了口气。

“这我知道啊。”

要是一个女孩子打心眼里讨厌你,她肯大冷天的守在门口等你回来?

“可她却不想嫁给你!”

“我知道,”叶羽深沉的叹了口气,“她是把我当成弟弟,当成少爷,那种喜欢不是男女间的那种喜欢。”

“傻小子,嫣儿要不是那种喜欢,她肯让你抱,让你亲?”叶灵脸上现出几丝伤感,“你也见过嫣儿的身子,这孩子满身是伤疤,她…她心里……”

“娘,你不要说!”脸上挂着泪痕,嫣儿端着茶水进屋了。

嫣儿虽然不让说,可叶羽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小妮子就是自卑呗!就算是自己不在乎又能怎样?嫣儿可绝对不会这样想,想要让她彻底与过去说声拜拜,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完全消除她身上的疤痕,可这又谈何容易?

想要祛除她肌肤上金属等利器留下的痕迹不难,只要设法排除残留在肌肤里的毒素,即可大功告成;真正让叶羽没把握的确是那烧伤、烫伤的痕迹,以他的本事,如果治疗及时肌肤不会留下丝毫疤痕,可嫣儿身上的疤痕经年累月,想要贯通体表的络脉及孙脉,除非将疤痕撕裂,与这样的痛苦相比,叶羽宁肯嫣儿身上保留这些伤疤。

女人爱财,男人爱色,可事无绝对,叶羽就很骚包的推翻了这个结论,他对嫣儿的感情杂糅了亲情与爱情,叶灵排第一,嫣儿绝对能稳坐他心头的第二把交椅,不要说身上有些许的伤疤了,就算嫣儿是个丑八怪,他也一样会疼她,爱她。

叶羽抢到嫣儿身边,将茶杯放到桌上,他紧紧地抱住了小妮子,“嫣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心头肉,一辈子宠你爱你。”

虽然是心里话,可叶羽自己都觉得肉麻,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他一准说不出这句话;女人对肉麻的免疫力比男人强太多了,就算是被肉麻的话包裹着,她们也一点也不会觉得肉麻,嫣儿那双流着泪的眼睛痴了,怯懦着嘴唇,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叶灵幸福的哭了,这才是一家人啊。

“嫣儿,这是少爷我送给你的礼物。”送个礼物咋就这么难呢?叶大公子直接将金玉镯子套在了嫣儿的右手腕上,“好看吗?”

“少爷,这…这太贵重了,嫣儿承受不起,还是送给娘吧。”入手温润,没有生命的玉镯似有感情一般,虽然不知这东西的真实价值,可嫣儿却也知道绝对便宜不了。

“贵重什么啊,这就是跟我聊天的老爷子送我的。”叶羽阻止了嫣儿的动作,“咱还是一家人不?少爷我送你件礼物还不行?我当然忘不了娘那一份啊。”

紫玉乌金镯是一对,母亲一只,嫣儿一只,叶羽早就打算好了的,将另一只镯子套在母亲的手腕上,叶羽拿出了那件金丝裘袍。

“羽儿,这是?”叶灵、嫣儿同时呆住了,这么好看的东西,真是人家送的?

“夫人,叶公子他……”就在这时候,钱紫萱在杏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羽郎,你怎么……孔雀金丝裘?”……

今天又晚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