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07章 我就是贱的

“夫人……”钱紫萱看也不看叶羽,她将镯子摘下来放到叶灵手里,张口欲言却不知该说什么,扭头就向门口跑去,门未开,泪已落,三丫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叶羽是开玩笑,可她却当真了,平白无故的,皇上凭什么赏赐这么多宝物?银屏公主年方二八,才貌双全,她三丫头算什么?

杏儿狠狠的瞪了叶羽一眼,那眼神比看阶级敌人还凶狠,嘟囔了一句负心薄情,慌忙追着钱紫萱去了。

“羽儿,你…你说的是真的?”叶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医工在大梁地位不高,儿子能娶上钱家的小姐,叶灵兀自觉得高攀了,更不要说攀龙附凤了。如果可以在钱紫萱和公主之间做一个选择,她绝对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你说你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贱呢?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叶羽真想给自己一嘴巴子,可考虑了考虑没舍得下手,“娘,您可别当真,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罢了,我知道公主谁呀?再说就算是公主貌美如花,哭着喊着要嫁我,我也得考虑考虑不是?”

叶羽说的这倒是实话,当朝驸马爷,听起来虽然听气派,可公主就是那么好娶的?公主是你老婆,你是可以骑,可骑完你不得供着?再有这骑不骑的爽还得另说,公主千金之躯,身娇肉贵,估摸着,什么时候做,每天做几次,每次深浅多少都得有严格的限制,太监、宫女在一边监督着,你能爽的了?这还得是赶上脾气好一点的,要是碰上那女暴龙,整个家里还不得鸡飞狗跳?这哪是娶媳妇啊,这分明是受罪啊!

听叶羽这么说,嫣儿笑了,叶灵却是急了,“羽儿,不要诽谤公主。”

“我的好母亲,这都哪跟哪啊?就算我真的诽谤了,皇帝老爷子他也舍不得杀我啊。”叶羽搂着母亲肩膀,话说的理直气壮——老头子还指望我替他借命呢,他舍得让老子归西?“对了,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老爷子赐给咱们老大一片庄园呢。”

“一大片庄园?”叶灵与嫣儿又愣了。

“那当然了,明天咱们就搬家,好不?”……

“别打,别打,杏儿,是我啊!”因为嘴贱把人家三丫头弄哭了,他叶大公子得哄哄人家不是?哪成想还没进门,就被守在门口的杏儿发现,小妮子“欢迎贵客”的方式倒也别致,怒目圆睁,举着扫把没头没脑的一阵乱打。

“你松开我,我打的就是你!”被叶羽连人带扫把一块抱住,杏儿强烈的挣扎起来,“你都要娶公主了,还来找我家小姐干什么?”说到这儿,杏儿眼眶先红了,“我从小就跟着小姐,从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过,小姐对你那么好,你干嘛还想攀龙附凤?”

这妮子是数落我还是吃我豆腐啊?怎么说到最后竟然扑在老子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主仆感情也忒好了吧?叶羽抱住杏儿的小脑瓜,含笑抹着她的眼泪,“谁说我要攀龙附凤了?我连公主家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啊。”

“你自己说的!”杏儿呜咽的看着叶羽。

没错,还就是我自己说的,叶羽打了个哈哈,“我就是跟你们开了个玩笑,你们怎么还当真了呢?公主知道我谁啊。”

“你真的开玩笑?”

“当然!”

“你发誓,只要你发誓我就信你。”

“好!我发誓,如果我刚才那句话不是开玩笑,那我情愿让天下最丑最丑的女人夜夜**,奸到体无完肤摇摇欲坠为止,我的杏儿大小姐可满意否?”

“你下流!”杏儿小脸儿逐渐变红。

“那我现在可以去见萱儿了吧?”趁杏儿愣神的当口,叶羽一扭身钻进了钱大小姐闺房。

“你…你别进去……”杏儿话没说完,叶羽已然迈进了钱紫萱的卧房。

钱紫萱伏在**,抽抽噎噎的正哭得惨淡。

“我的大宝贝儿,我都给你来道歉了,你好歹得给点面子不是?你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坐到床边,叶羽将双手搭在钱紫萱肩头,安慰了半天,见这妮子没啥反应,他的手逐渐下移,滑过背脊落到了那令他情难自禁的屁股上,感觉钱大姑娘身子动了动,叶羽知道机会来了,他悄悄地想探入衣服,做一次更深度的交流。

“你走啊,你出去,你有了公主还管我这没人要的老姑娘干什么?我不稀罕你!”脸上遍是泪痕,钱大姑娘猛的甩开叶羽那意图不轨的双手,推搡着就要把他请出卧房。

“谁敢说我萱儿是老姑娘?”叶羽忙抓住了钱紫萱双手,以最快的速度把对杏儿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你要不信,我发誓也行!”

钱紫萱沉默,似乎在思索叶羽这话的真实性;叶羽忙讨好似的把那镯子套在了钱紫萱手腕上,“公主算老几,她有我萱儿有才吗?她有我萱儿漂亮吗?她有我萱儿屁股圆吗?”

经叶羽这么一说,钱紫萱才想起洛阳街头关于银屏公主嫁去突厥和亲的传闻,这才恍然自己实在是太笨了,为啥把这话当真?听叶羽夸她比银屏公主漂亮,她心里喜滋滋的,可越听越不是味儿,这个下流坯。

“你看,这不就结了?萱儿,你笑起来真好看。”叶羽伸手轻抹钱紫萱脸上泪痕,却不想这三丫头冷不丁的咬住了他手背。

“丫头,我夸你漂亮,你也生气?”

“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是谁?”女人变脸太快了,钱大小姐咬着叶羽手背上的肉威胁他啊。

“杏儿,你个死丫头竟然说话不算话?”

杏儿姑娘不明真相,她就是想让小姐看清叶羽这负心汉的真面目,哪会想到如此转折?

“你少埋怨杏儿,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就…就告到夫人那儿去。”

叶羽本来还想告诉钱紫萱要搬家的事呢,看着架势,他识趣的闭口了;叶大公子离开三小姐闺房的时候,发髻变得乱糟糟的,身上不知留了多少排牙印,早知这样还不如让你多哭一会儿呢!

这事儿的罪魁祸水就是那死明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明空还是那德行,看着那白嫩的**,躺着犹自挺立的椒乳,在三丫头那儿被惹起火的叶大公子只觉口干舌燥,“明儿啊,你说你醒了肯不肯跟老子上chuang?你要是不上的话,皇帝老爷子可会要了我的命啊!要不咱先上船后买票?”

叶羽很下作的朝下摸去……

“算了,咱哥们是翩翩君子,不干这没品的事儿。”叶大公子揉搓着冰凉的手指,这得亏不是小弟弟啊。

“咦,这是怎么回事?”叶羽突然发现明空酥胸上方的刀口已然愈合,只留下淡淡一条红痕……

第二更奉上,终于在十二点之前赶完,算上昨天晚上那一更,咱个今天也三更了啊,嘿嘿~~

这一周就要结束了,今天晚上推荐票能上八百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