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11章 紫阳门人

如果我杀了姐姐,娘这一辈子都高兴不起来了,更何况血浓于水,叶羽也下不了这个手啊,心中纵然恚怒,可他却是渐渐松开了扣在雪儿玉颈的手。

“娘,您莫要担心,我心里有数。”

叶灵恍若没有听到儿子的话,她慢慢挪到咳嗽连连的女儿跟前,“雪儿,你没事吧?不要怪你弟弟,是娘对不起你。”

“我的死活与你何干?”雪儿呼吸渐渐顺畅,声音依旧没有丝毫波澜,“我永远也不想看到你!”

叶羽火气又上来了,“给母亲跪下磕头谢罪!”

裴雪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有不屑更有嘲讽,“她不是我的母亲,更不配做我的母亲……”

“啪”的一声,叶羽重重的裹了裴雪一记耳光。

“羽儿,不要!”叶灵惊呼,她想看看女儿怎么样了,可有人比她更快。

“小姐……”嫣儿哭着把摔倒在地上的裴雪扶了起来。

嘴角溢出鲜血,半边脸颊高高肿起,雪儿大小姐无畏的看着叶羽,她自始至终没有看叶灵一眼。

“雪儿,你疼吗?”叶灵扑到女儿身边,她想伸手抚mo女儿那红肿的面颊,可女儿那冷漠的眼神,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让她不敢继续之前的动作。

“我疼不疼与你何干?”

“你……”叶羽觉得自己也算阅人无数,可碰到裴雪这样的人他却有一种狗咬刺猬的感觉,他又想甩耳光了。

“少爷,求求你不要打了,小姐身子骨本就不好,你这样打她会受不了了。”嫣儿哭着跪到了叶羽跟前。

目光扫过泪流满面的嫣儿,神情呆滞的母亲,叶羽目光最终落到了裴雪身上,冷漠,凄清,恰似风雪中的一剪孤梅,无怒无悲,无恐无惊,眼神没有丝毫感情,妙龄少女却有着一颗落寂的心,与其说是大活人倒不如称之为行尸走肉,看到这一幕,他感觉有种不知名的东西深深触动了他的心弦。

扬起的巴掌终究没有甩出去,叶羽一直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难倒自己,可这一刻他却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归根究底,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今日的悲剧?他抬头看着雄伟的大门上方雄浑的两个大字——裴府,总有一日老子要烧了你裴氏宗祠,扒了你裴家祖坟。

“羽郎,你怎么了?”钱紫萱走到叶羽身边,关切的看着他。

“萱儿,先把娘扶起了!”

叶羽同钱紫萱走到叶灵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羽儿,不要再打你姐姐,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是娘对不起她。”叶灵目光依旧死死地盯着女儿,她不奢望能听到女儿的那声娘,要是女儿能哭一场或者骂她一顿,她心里也许会舒服些。

“娘,我不会再打她的。”叶羽微微叹了口气,“萱儿,你先扶着娘。”

走到嫣儿身前将她扶起来,叶羽注视着裴雪,“杏儿,你过来把雪儿小姐扶到咱家马车上去。”

老子还就跟你卯上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给娘叩头请罪。

“小姐,少爷现在有新家了,你跟小婢一块走吧,小婢还做你的丫鬟。”嫣儿搀着裴雪胳膊,祈求的看着她。

有新家了?裴雪眼中突然恢复一丝神采,她喃喃自语,弟弟如此本事,他能在短短时间内挣一份家业这也是理所当然,可这跟自己有关系吗?自己的人生注定是一场悲剧。

“你不要碰我!”

杏儿想遵照叶羽的话将她扶起来,可雪儿大小姐却是毫不客气的甩脱了。

杏儿满心委屈,可想到人家是裴府的大小姐,她又有些释然;钱紫萱却是满脸怒气,若不是碍于叶灵在旁,她早就冲到裴雪跟前同她理论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杏儿岂是你可以欺负的?

“杏儿,她就属狗的,你不要理她,照我的话去做就行!”

“少爷,小婢…小婢不敢……”

叶羽有些颓丧,阶级分化难道真就这么深入人心?七大士族就一定得高高在上?看了看马车旁边紧紧抱着南儿的如烟,想到那个为了小姐敢跟自己动扫把的杏儿,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历史的局限性。

“嫣儿,你放开我,我是裴府的人,我哪也不去……”说这话的时候,裴雪脸上现出一丝无奈,裴府的人?裴府有几个人肯把自己当成小姐?下人们虽然毕恭毕敬,可那是畏惧于祖母的威严,低眉顺眼的背后却是不屑一顾;因为弟弟的缘故,七大士族的子弟视自己如仇雠;王夫人不知怎么了,摔桌子、砸椅子的打骂下人,她知道那个女人也绝对不会放过她,可对一个心死之人来说,死亡应该很快乐得吧?

“雪儿……”听到裴雪的话,叶灵又一次绝望了。

“哪也不去?你以为裴府的人真的把你当成自己人?要是他们把你当成自己人,为什么这么许久了连个鬼影子都不肯冒出来?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你永远都是娘的女儿也永远是我叶羽的姐姐,我这个人一向喜欢为所欲为,别人越不喜欢我干什么我就越要干什么,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叶羽突然将裴雪抱了起来。

无喜无忧,裴大小姐这一次却是怒了,她剧烈的挣扎着,“你放开我,我的死活用不着你管,要我跟那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我宁可死,你要是不放手,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混账,放开雪儿小姐!”就在这时一个暴怒的声音传进了叶羽的耳朵。

来人二十多岁,相貌粗犷算不上丑陋,可叶羽却觉得异常不顺眼,身着灰色道袍,头戴荷叶巾,手掣一把长剑,杀气四溢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

来者不善,小六等人纷纷拔出佩刀,将一干女眷围在中央,戒备的看着敌人。

“放开雪儿小姐!”

“我耳朵不聋,”叶羽嗤笑一声,“可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他娘的又算哪根葱?”

“凭的就是我手中长剑!”粗犷道士长剑抖出几朵剑花,脸现傲然之色,“凭的是赵郡李氏,凭的是紫阳门人。”

“哎呦,我好怕啊。”叶羽把裴雪放下,他装作一副怕怕的样子,“不知小真人怎么称呼?”

赵郡李氏也好,紫阳门人也罢,无论哪一个都能让大梁为之震颤,来人没见过叶羽,目空一切的他见惯了世人那卑躬屈膝的嘴脸,哪会怀疑叶羽另有玄机?

“在下李湖之,紫阳真人门下第三代弟子。”

李湖之说完这话,他关切的朝裴雪走来。

“第三代弟子你他妈的还好意思出来见人?”叶羽突然挡在了李湖之跟前,他指着裴雪,“你想泡她?你他娘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这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兄弟,长的恶心不是你的错,可你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问题了。”

叶羽也不想用“泡”这带有侮辱性的字眼,可想到裴雪对母亲的态度,他又觉得不吐不快;旁人虽然没能明白什么是泡,可那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们却是听懂了,想到有人追求自己的女儿,叶灵心下一紧,母亲哪个不关心儿女的婚事?看着李湖之目空一切的架势,叶灵实在不喜这样的人;钱紫萱听叶羽这话说的有趣,她突然觉得一阵轻松,羽郎没事就好;“娘亲,这个叔叔好凶狠。”南儿奶声奶气的说道,如烟望向他的眼睛,那一丝阴柔让她心下好生不舒服。

“你该死!”李湖之暴怒,轻啸一声,长剑轻吟着朝叶羽猛刺过去。

“好快的剑!”叶羽目光一凝,他刚要后退,伴随着叶灵的一声惊呼,嫣儿第一时间挡在了他的跟前。

“住手!”雪儿声音落地,李湖之毫无征兆的止住了剑势。

收放自如,紫阳门下第三代弟子尚且如此功力,那紫阳岂不更加厉害?想到明空多次提及紫阳真人,叶羽神色有一丝凝重,赵郡李氏已然同紫阳真人扯上了关系,那其他家族呢?看来紫阳那老道也是一大劲敌啊。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裴雪冷冰冰的看着他,这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裴府。

“雪儿小姐,你……”李湖之想追上去,却被叶羽挡在了跟前。

“癞蛤蟆先生,你配不上雪儿,希望不要招她烦。”

人有亲疏之别,那个姐姐虽然不肖,自己打她虽然很不解气,可叶羽却不想看着别人去欺负她,如果说裴雪对眼前这个男人有意思的话,那他也不想难为这等癞蛤蟆,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不是?他叶大公子自问了解女人,尤其是恋爱中的女人,就算是再冷漠的女人在爱情得火炉面前也会解冻,可看雪儿那决然的表情,他知道那个姐姐不仅没有爱上这个人反而对他很是不屑。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这样的男人虽然可悲,可叶羽却不想怜悯他,憋了一肚子火总得寻求个发泄不是?

“咱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用剑指着我,很不幸你却这样做了。”叶羽回头看了看,“嫣儿,咱家就在前面,你们先带娘回家!”……

感谢时间使者的打赏,今天奉上五千,另一章稍后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