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14章 海底捞月

素月这小娘皮是打算拿你儿子当冤大头啊!她是怕我不肯杀李湖之,才冠上我女人的名号,李湖之一死,这口特大号的黑锅我就是不想背都不成了。

本以为能借刀杀人呢,哪成想这小女人玩了这么一手?更可恨的是这李湖之不能不死,如此阴柔的目光,歹毒的掌法,留下来始终是一个祸害,只有死人才是最保险的——叶羽终于明白为什么飞蛾明知是自取灭亡还要义无反顾的去扑火,这都是情势所逼啊。

素月本就是个妓女,名节对她有什么约束力?难道要跟母亲说妓女没有名节?这不是给娘伤口上撒盐吗?

“娘,儿子这次真的没有撒谎。”

看着衣袂飘飘的素月,叶羽只觉得牙有些痒痒,你以为你不露脸不漏屁股就能瞒天过海?他想将这女人乃潇湘馆素月的事情抖出来,可刚要张嘴却又放弃了这个打算。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素月小女人要是玩一手金蝉脱壳,那可真就成了敌暗我明——素月有急智,武功高强,下毒手法更是神乎其神更兼之有强大的后台,同她比起来,李湖之算个鸟毛啊。

叶灵盯着儿子的眼睛,她有些拿不准,难道羽儿真的不认识这女子?

就在此际,素月一声娇咤,一招海底捞月,长剑由下而上,从李湖之的裤裆一直划到了胸膛——最毒不过妇人心,李大公子也算倒霉,临死之前还得客串一回太监哥——鲜血喷涌而出,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素月身子晃了晃方才站定,她看着不远处的叶羽,眼眸里聚满了泪水,接着大颗大颗的滚将下来,湿润了面上轻纱;素月泪水流的越急,叶羽身后几女脸色也就越难看,不要说小醋坛子钱紫萱了,就连亲厚如嫣儿也是一副看待阶级敌人的眼光。

“羽郎,奴家知错了,要打要骂都行,奴家绝无怨言,奴家只求相公原谅。”

素月突然跪在了叶羽跟前,情真意切,把所有的错误都扒拉到自己身上,她越是楚楚可怜,叶羽就越显得不是玩意儿。

好一个痴情女子啊,群情哄哄,他们恨不得把叶羽大卸八块,估计是考虑了叶羽那强横的武力,愣是没有一个人把想法落实到行动上。

“编啊,接着编,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花样来?”叶羽眯缝着眼,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看不出是喜是怒。

看到叶羽这副表情,素月心底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心悸,可想到这混蛋竟然那样对待自己,她又觉得很不服气。

“婆婆,萱儿心里好生难过……”

听到叶羽的话,钱紫萱百感交集,酸涩有之,失望有之,更多的是心痛,她突然扑进叶灵怀里痛哭起来。

“萱儿,咱们回家!”叶灵怒气冲冲的瞪了儿子一眼,同钱紫萱相互扶持着向马车走去。

“娘,还是儿子来扶您!”叶羽知道母亲这次是真的发火了,虽然冤得慌,可一句两句能解释的清楚?他想搀着母亲的胳膊,可叶灵却是大力甩开,“你不要碰我!”

“婆婆,求您不要责怪相公,一切都是奴的错……”素月双膝跪地,泣涕涟涟的跪爬到叶灵脚下,磕头的时候眼中却露出一丝得色——你们男人不是喜欢女人对你们言听计从吗?我今天就让你过够大男人的瘾。

叶灵可以跟儿子发火,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责备人家小姑娘,这种事情毕竟都是女儿家吃亏,怔了片刻,她扶着钱紫萱上了车。

“少爷,你…你…怎么…能……”嫣儿不知道该跟叶羽说些什么。

“嫣儿,不要管他!”

嫣儿听叶羽的话,可她更听叶灵的话,神色复杂的瞅了叶羽一眼,快步走向了叶灵所乘的马车;钱宝儿看看叶羽,想想姐姐的怒火与泪水,他很明智的选择了上车。

“小六,你先护送我娘回家,我一会儿就回去。”……

“看什么看?不想死的就给我滚远点!”看着母亲他们拐进了家门,叶羽对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就是一通大吼。

这是个疯子!围观的人们作鸟兽散;素月大姑娘却是笑意盈盈的走到了叶羽跟前。

“奴家知道错了,要打要骂都行,”叶羽把素月的声音学了个惟妙惟肖,“搅合的我家庭不和睦,你觉得这有意思吗?你说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心机咋深沉到这种地步?”

“当然有意思了,你难道没听说过小女子有仇必报吗?那夜你打我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有今天这一幕。”素月此刻是针锋相对。

“我那夜怎么打你了?”

“你……”素月脸蛋儿一红,长这么大她就没像那么丢人过,虽然明知不可能有别人知道,可小妓女窝在房里整整一天不敢出门。

“真白,真圆,手感真不错,”叶羽啧啧有声,“女儿一抹春常在,我真后悔当日没有……”

“你还敢说?我杀了你!”素月这下沉不住气了,左掌直击叶羽胸口。

“怎么?身上的毒解了?”叶羽闪电般扣住了那白净的手腕,小手柔若无骨,他很难想象就是这双手刚刚斩杀了李家的公子。

“你到底给我下的什么毒?我为什么感觉不到身子有任何异状。”手腕挣脱不开叶羽的“铁爪”,素月是咬牙切齿,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来的。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无色无味,取人性命于无形之中,这才是真正的用毒高手。”

想到叶羽之前那神乎其技的逼毒方式,素月没有怀疑他的话,“你怎么样才肯给我解药。”

“我记得我上次说过,给你七天的考虑时间,可你却跟我玩了这么一手,你觉得我还会给你解药吗?”话虽如此,叶羽心中想的却是,“就算是你不服软,到时候老子也得给你吃点东西啊,要不然这事儿岂不是穿帮了?”

“素月也是身不由己,还望公子谅解。”

身不由己?素月这小女人可是有实力问鼎奥斯卡的主儿,叶羽还真不知道她这话是真是假,正嘀咕着,素月突然朝后倒去。

“你干什么?我告诉你啊,这‘狼来了’的游戏,玩一次是高明,玩第二次可就是蠢了。”叶羽用力一拉素月的手腕,这小女人又向自己倒过来……

昨天本想有第二更的,可突然间知道了好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真觉得我有些过分了。

今天想了整整一天,反复跳不出那个圈子啊。

明天更新恢复,包括《美妙》,朋友们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