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25章 生男孩生女孩

“大哥,兄弟我犯了事还得你给擦屁股,这让我这做兄弟的怎么落忍?”

人生一世,跪父母可也,跪崇敬的长辈可也,然同辈中人岂可轻言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大庭广众跪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叶羽走到银屏公主身前,他似乎没看到这天之骄女,直接拉起了元成的手臂。

“二弟,君臣有别,还不快给公主跪下?”

银屏公主愤恨的看着叶羽,想到父皇对这**贼的赏识,心里纵然不服气可也知道值此用人之际,父皇断不会因为这事儿处死叶羽;能够叛出裴府,此子定然桀骜难驯,如果真把他逼急了,离心背德,于当朝局势不利。明晓了其中的利害关系,银屏公主现在就想借坡下驴,如果真能为父皇分忧,那她只能吃下这哑巴亏了。

君臣有别?叶羽看了看银屏,君威何在?他硬生生托起了元成,“要我认错可以,但绝不会下跪,这事我有错,可她能丝毫没有干系?堂堂公主之尊,打扮成这副德行,成何体统?再说了,谁让他胸脯那么小了?她要是生就一对*,我能分不出男女?”

“二哥,你……”朱泰有些发懵,认错就认错吧,你还倒打一耙了?皇妹最忌讳别人说她胸小,为了这事儿,伺候她的宫女全部换成了小胸脯的女人啊。

“你…你……”银屏公主气的说不出话来——胸口虽然急剧起伏,可那规模还是大不了啊——她干指着叶羽,“本宫…本宫要诛你九族。”

叶羽抬起头来,冷笑的看着银屏,“听说你是一个才女,难道你就没有听过狗急了跳墙这话?叶羽从来不受旁人威胁,你若不信,那大可一试,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有人敢伤害到我的母亲,我必叫她死无葬身之地。”

叶羽此言,掷地有声,配合他嘴角的那一抹邪笑,银屏公主竟然感到了害怕,突然她只见叶羽虚空一抓,不远处一块石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叶羽掌心。

“隔空取物?”银屏公主惊呼出声,她曾经见过紫阳真人使出这一手。

元成、朱泰、嫣儿、杏儿有些发傻,这位爷到底是想干什么?

“如违此誓,当如此石!”没见叶羽如何发力,掌心那块石头化作粉末,随风飘散。

“你…你不是好人,你非礼了人家不说还要威胁……”银屏公主愣了愣,突然捂着脸哭将起来。

不怕女人横,你横我更横;不怕女人硬,你硬我更硬;可叶羽就怕女人哭,难道还要跟着她一块儿哭?哥们又不是那大耳朵刘备?眼泪咋能说来就来?

“我威胁你?是你先要诛我九族的好不好?”女儿泪珠能化百炼钢为绕指柔,叶羽此时再也硬气不起来,“我跟你叩头请罪也不是不行,前提是你必须让我心悦诚服,听闻你博学多才,那咱们打一个赌如何?”

银屏公主依旧不说话,不过她的泪水已然止住;朱泰等人倒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叶羽真不知天高地厚到那种混账地步该当如何是好?

“咱们一问一答,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医卜星象,只要能给出答案的,皆可发问,问一次答一次算是一个回合,如果双方都能回答,那就继续下一个回合;如果你答出我的问题而我没能答出你的问题,叶某任你发落,反过来一样;如果我们都不能答出对方的问题,那这一回合作废,如果你我三战皆平,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公主殿下以为然否?”

“谁先发问?”

有错在先,认个错还得推三阻四的,叶羽虽然有点无理取闹,可银屏公主却还能接受:博学的人一般都很自负,这位公主殿下得算其中的佼佼者,如果能在才学上压倒父皇赏识的人,这也算是一种成就;更何况叶羽此举也算给了她一个台阶,就算是输了,她知道叶羽绝对不会蠢到对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毕竟这**贼不是混蛋;要是赢了的话,她似乎看到了叶羽摇首乞怜的样子。

“进门是客,任由公主殿下抉择。”叶羽如此大度,是因为他知道此赌局他已然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是这银屏公主的问题咱哥们一个也答不上来咋地?哥们找些后世的科学疑点,一准能唬住这丫头,三战均平,这笔账不就一笔勾消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银屏就当仁不让了。”

这种事情先发问者肯定吃亏,可文人相轻,银屏公主还真没怎么把叶羽放在眼里,此战她已抱定必胜之决心。

“如此就请公主殿下发问吧。”……

银屏公主要同叶大公子举行“擂台赛”,这还不瞬间传遍整个叶府?叶灵、钱紫萱诸人闻讯赶来,当她们得知朱泰就是当朝太子,几乎当场跪拜;作为叶羽三弟,朱泰哪好意思让叶灵拜他?叶羽更是不可能让母亲下跪,着人搬来桌椅,小心翼翼的扶着叶灵坐好,看着母亲那战战兢兢的样子,他庆幸母亲不知道自己摸了公主的胸,要不然娘还不削了我?

“羽郎,那个小厮打扮的人就是当朝公主?你怎么想起跟人家比试?”钱紫萱拉着叶羽的衣袖小声问道,她能看不出银屏那泛红的双眸?

“文学切磋嘛,身份什么的都是小事儿。”叶羽含糊其词,事情的缘由一定不能告诉萱儿,完事之后还得跟杏儿说几句好话啊……

“听闻叶公子医术精绝,那银屏就从医学发问,《黄帝内经》乃医家宝典,敢问公子,素问第十四篇汤液醪醴论第二十七个字是什么?”银屏公主可不想一局定胜负,考虑到叶羽的职业,她觉得还是由易到难、层层深入比较好。

黄帝内经?想起那玩意叶羽就觉得头疼,不要说第二十七个字了,就那醪醴俩字怎么写他都得犹豫犹豫;看着夫君咧嘴,钱大姑娘恨不得替他讲出来,真急死个人呐。

“叶公子,十息之内你若不能答出,那就算是你输了。”看叶羽这“草包”的样子,银屏公主分外失落。

“不用十息了,我搭不上来。”叶羽坦然认输,只常用汉字就得三千,更不要说那《黄帝内经》生僻字一大堆了,几千分之一的概率,蒙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啊,“按照约定是不是该我发问了?”第一个问题就丢脸了,叶羽有点不敢看钱紫萱,更不敢看叶灵……

银屏公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叶羽讲下去,她现在彻底失去了玩下去的兴趣,真不明白这人有什么地方值的父皇如此赏识的。

“公主殿下以医学为题,为公平起见,叶羽也由医入手,敢问公主,生男孩、生女孩是由父亲决定还是由母亲决定,为什么?”叶羽也不想这么无赖,可这种情况下不下狠药不行了啊,简单的要是公主一不小心蒙对了咋办?

“你……”银屏公主哑口无言,她恨不得着人把叶羽这无赖加三级的混蛋拉出去砍了,哪有这样的人?

朱泰、元成相视无语,能将银屏公主殿下逼到这个份上,二哥(二弟)也算是强人了;钱紫萱、叶灵纷纷掩面,没你这样干的啊;“爹爹,你真棒!”唯有南儿这好闺女坚决的拥护着叶羽……

从这周开始,凌云真的要发奋了啊。

爱拼才会赢啊~~

票票,凌云什么都要,不挑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