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29章 同床与隐疾

钱紫萱真的没想这么早就便宜了叶羽,可前途渺茫,她真害怕明日之后天人永隔。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认识叶羽的时间虽然不长,可这个男人却已扎根她内心深处,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大梁很讲究从一而终,好女不侍二夫,钱紫萱平素觉得那些为亡夫守节的孀妇是最傻的,可此刻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生是叶家人,死是叶家鬼,不管将来发生什么。

虽然曾郑重的答应母亲,婚前绝对不会同叶羽发生什么逾礼的事情,可此情此景,她却渴望能为叶羽生一个孩儿。女儿家的羞涩与生俱来,钱三丫头虽然精通《素女经》、《洞玄子》等房术宝典,她能够坦然的在叶大公子的“狼眼”之下除去全身衣物已然算是了不起了,至于其他的诸如什么鱼比目,空翻蝶,山羊对树等等等等则想都不要想,还是传统的nan上nv下式比较靠谱啊。

热辣辣的爱是人世间最好的**,钱紫萱娇躯发软、浑身发热,可她却羞涩的将自己埋在了被子底下。她自认为很了解叶羽——没事还想动手动脚的沾点便宜呢,更不要说此刻本姑娘主动献身了——可钱紫萱这次却是失算了,叶大公子老僧入定般端坐床头,心头却展开了一场近乎惨烈的思想斗争,上还是不上?

欲是索取,那是一种**裸的zhan有;而爱是给予,是把那心爱的人儿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人生是公平的,有得有失,有给予也有索取,真正的爱情是在给予中不知不觉的索取。叶羽思想远没有这么深邃,他更加不信奉那不切实际的柏拉图式精神爱恋,他有情更有欲,面对着女孩儿那喷香、惹火的胴体,他自然也会有流鼻血冲动。

可叶羽却也觉得自己不是那纯粹的下半shen动物,他能体会到钱紫萱此刻的用心,要是明日救不回明空反被她拉进鬼门关,这岂不是害了萱儿?只要轰轰烈烈的爱一场,这也就足够了,叶羽如此安慰着自己,可想到自己“死后”可能会便宜了某个王八蛋,他又觉得心里好生不舒服。

左右为难,叶羽把那双手伸进被窝,抚弄一下萱儿那白皙的肩头,他就觉得良心受到了某种谴责,这么好的女孩儿,你忍心吗?可把手撤出来吧,他又觉得很不舍,哥们可是男人啊。

一来二去的拿不定主意,羞涩的三丫头却是急了……

抉择的关头也许就需要借助那么一丁点的外力,叶羽最终还是钻进了钱紫萱的被窝,**相对,小弟弟虽然抬起了头,可他人却是清醒了,哥们不能无耻到这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啊。

“羽郎,你怎么了?”

黑暗中钱紫萱看不到叶羽的脸,可她却能感觉到一个火热的东西顶着自己大腿根,女神医知道这是什么,可她却想不通好色的相公为何只是紧紧的拥着她什么也不做。

“萱儿,先不要说话,我就想这么好好的抱着你。”

叶羽隐忍的很是辛苦,虽然时不时捧一捧钱紫萱的臀瓣儿,可他却成功的守住了做人的底线——沙漠中饥渴交加的旅人看到甘洌的清水却喝不到时是啥感受,叶羽现在就是啥感受,这种感觉让叶羽刻骨铭心,就因为这事儿他把自己标榜成纯爷们直到很多年以后。

“羽郎……”钱紫萱将头埋进叶羽肩窝,她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怀里抱着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却什么也不做真不算丢人,可令叶羽感到没面子的是他竟然梦遗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他很自觉的捂起了脸。

说到适应能力,女人远远强过男人,虽没有确切的夫妻之实,可也毕竟同床共枕了,钱紫萱收起那羞涩情怀,她落落大方的服侍叶羽梳洗穿衣。

洞房花烛之后,晓堂拜舅姑,本来挺光荣的一件事,因为日子的提前而演变成了一场“媾和”,钱紫萱没敢以媳妇的身份去拜见叶灵,目送叶羽出门,她泪珠却是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二哥从姐姐房间走出来?”

钱宝儿宿在钱紫萱隔壁——昨日醉得不省人事,这还是叶羽把他抱**去的——看到叶羽的背影,他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追不上叶羽,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姐姐房前,叩门声响了好久,钱紫萱才打开了房门。

“宝儿,你有事吗?”

“姐,你以后能不能对我温柔点,别像以前那样欺负我,中不?”钱宝儿一脸无害的看着钱紫萱,那张笑得很灿烂的脸庞看起来很欠扁。

钱紫萱纳闷的看着弟弟,实在搞不明白他这是唱的哪出。

钱宝儿很不懂得察言观色,挤进屋子他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姐,你老弟我现在渴了,去给我倒杯茶来。”

钱家三女一子,钱夫人虽然重男轻女,可却没有轻到这位三小姐身上,不要说把这唯一的少爷当主子供着了,拍桌子砸椅子的事钱紫萱也对弟弟做过呀,她心情本就不好,钱宝儿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你把刚才的话给我重复一遍。”

钱紫萱紧紧的握着那用来清理灰尘的鸡毛掸子冷声问道。

摄于三姐的“雌威”多年,看到这幅表情钱宝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想到自己手中的“把柄”,他胆子又大了起来,“姐,你知不知道二姐嫁人之前的事?”

钱紫萱一言不发的瞪着弟弟。

三姐没啥反应?钱宝儿感觉有点无趣,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那个…那个二姐曾经跟二姐夫牵了牵手,一不小心被娘撞见了,那时候我只记得娘拿了一根沾了水的藤条拉着二姐进了屋子,我还小,有些事情记不太清楚,我只记得二姐好长时间都不敢坐着吃饭。”

“你到底想说什么?”

钱紫萱如何不知道二姐的故事?来这儿之前,钱夫人还拿她当反面教材呢。

“那个啥…那个我是不是可以称呼二哥姐夫了?”钱宝儿自以为是的说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滚出去!”

钱紫萱丝毫不见矫情,她扬起鸡毛掸子直接送客。

“三姐,你就不怕我把这事儿告诉娘?”

不要说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就算是真的那样了,钱紫萱也不怕钱宝儿威胁啊,她毫不客气的拿鸡毛掸子招呼着老弟的屁股。

钱宝儿大喊大叫,上蹿下跳着往门口跑去,“三姐,别打,别打,我错了还不行?我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

看着钱紫萱砰地一声关上房门,钱宝儿心头又是一阵哆嗦;想到三姐那泪眼汪汪的样子,他揉了揉屁股,今天这顿打算是白挨了。三姐你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是二哥有什么隐疾?一定是这样的,连二哥都治不好的病,姐姐当然没把握了,她不哭才怪呢。

这可怎么办是好呢?……

过年了,应酬多了很多,咱哥们尽量不断更哈。

书评区能热闹起来不?怎么现在死气沉沉的?各位朋友发点言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