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35章 老天有眼

小轩窗,正梳妆,叶羽、明空相顾无言,可惜没有泪千行。

习惯了躺在**一动不动任由自己“把玩”的明儿,看着这尼姑那冷若冰霜的颜容,叶羽可以说是满脑子的黄色和下流,他那不怀好意的双眼不停的在人家胸前和下身逡巡。

功力更胜从前,明空本以为自己已然宠辱不惊,可此刻怒气却在心底滋生,双拳紧握,她恨不得立马将这混球送往西天极乐世界;考虑到自己昏迷期间已然被这混蛋看遍、摸遍,穿着衣服被他看两眼又算什么呢?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功力恢复,要不然自己的计划如何实施?如此安慰着自己,明空的小拳头渐渐的松开了。

“拿来!”明空打破沉默,她人冷冷的,话语凉凉的,伸出个小手却是理直气壮。

叶羽发懵,你欠着老子的诊费还好意思第二次张口?

“臂砂卫!”话不在多而在精,明空就是这么一个人。

这个世道不太平,明空那匕首既好看又实用,叶羽岂能不随身携带?他都把明空视为禁脔,更不要说区区一把匕首了,简单两个字——我的!

叶羽很骚包的拿着匕首在明空跟前晃了晃,“还给你也不是不行,你是不是先给俺把诊金结了?十万两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没钱!”

出家人四大皆空,明空头发虽然没剃光——这头发她真的不能剃,忽略掉眉毛以及眼睫毛,她全身岂不成了“不毛之地”——可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没钱呐?这可不好办了呀。”叶羽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要不这样吧,这匕首先在我这儿存了,等你什么时候筹够了银子,你就什么时候来取呗。”

明空享受天下供奉,何曾被人这么刁难过?酥胸急剧起伏,她刚要说话却被叶羽打断了。

“钱能生钱,你拖着我这么多银子怎么也得给点利息不是?看咱俩还有点交情,我也就不多要了,拖一年多加两万两,拖两年就多加四万两;另外这匕首我也不能白帮你保存,你得给点保养费不是?每年五千两……”

“你无耻!”

“你没毛!”

从前的明空认定女人全都“白虎”,可听了叶羽一番言语,她才意识到她自己才是个中另类——另类的代名词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有了小JJ,那她绝对不正常——明空干指着叶羽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叶羽突然展开身法,她看的一清二楚,可我到底要不要暴露自己功力恢复的事?

就这么一个犹豫,明空落到了叶羽手里。

“明儿啊,我抱过你,亲过你,看过你,摸过你,你给我当媳妇怎么样?你要是答应,我就不跟你要钱了,否则我只能赶你走了。”

叶羽双臂虽然有力,可明空自问这束缚不住自己,他毫无防备正是取他性命的大好时机,可是……

双手握拳旋即松开,这尼姑缄默不语。

“没有武功,你行走江湖可是很危险的,要是被某个土匪抢到山上做了压寨夫人,每天供十七八个大汉发泄兽欲,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啊。”

叶羽威逼,可惜不顶事,明空依旧不语。

“你是不是怕缥缈峰知道你失贞的事儿?”见明空任由自己抱着,既不挣扎也不说话,叶羽自我膨胀了,“你就放心吧,就算你做了我的女人,我也有办法让你臂上守宫砂不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我还不为所欲为?”

这怎么可能?女子失贞,臂砂自褪,若非如此,那遭烈火焚身酷刑的师姐焉能被师傅发觉?自己臂砂尚在,可被眼前的男人如此对待,算不算失贞?令师门蒙羞,就算自己身死又岂能洗清罪孽?

“你能化解与七大士族的仇恨?”明空不惧一死,可想到那位师姐临终前的哀嚎,她非常的不羡慕这种死法,叶羽之事,震惊天下,师门不可能收不到消息,如果真能渡其为善,师门应该不会怪罪自己失贞之事吧?

“你个小女人竟然不乐意?能舍身救你性命,像我这样的好男人你介绍一个给我?”叶羽感觉自己是自作多情了,这小女人已然被缥缈峰洗脑,期盼着玩政治的女人爱上自己,这不是傻蛋么?他假装没听到明空的话,右手下移,抵在了明空的臀缝处,轻拢慢捻,边做指示边言语,“你身上这两个洞洞都是老子的,要是你敢便宜别的男人,老子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满脸通红,明空突然狠狠的咬在了叶羽的肩膀上。

右肩剧痛,叶羽大怒。

“你个臭尼姑属狗的怎地?你快给我松口啊。”

被人咬着,对方又不想松口,越挣扎越是疼痛,叶羽想了好几个办法都不好使,万不得已之下,他还得招呼那弹性十足的小屁股。

你让老子疼,老子就让你疼,叶羽不记得自己打了多少下,反正右手火辣辣的似乎都肿了。

“老子不跟你玩了,我还得去伺候我娘,你收拾收拾东西赶紧滚蛋吧。”叶羽妥协了,再玩下去恐怕自己肩膀上的肉就要掉了。

“我不走!”

明空终于住口了,唇上染血,眼眶含泪,她灼灼的看着叶羽以及他肩膀附近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衫,眼神中有不屈更有那一丝丝的不忍。

叶羽没搭理明空,他第一时间撕开衣襟,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他有些气急败坏。

“我上完药再跟你算账!”

“你…我……”明空想说我帮你止血,可想到叶羽那下流无比的言语以及屁股上的疼痛,她又觉得她没错。

叶羽再瞪明空一眼,“喝人家血的滋味好受不?不怕告诉你,我身体里有一半是你的血。”

恶心完明空,叶羽很潇洒的出门了,要是让萱儿她们知道我被明空咬了这个部位,那怎么解释的清楚?还是偷偷的上药去吧。

明空却没有觉得恶心,她睁大眼睛看着叶羽走远的背影,他是怎么做到的?明空知道叶羽身体能自动止血,可伤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愈合岂不太反常了?这还有谁能杀死他?

明空自然不知道这都是拜她自己所赐,恐惧归恐惧,可也更坚定了她留下来的决心,菩萨割肉饲鹰,终而脚踏莲花,立地成佛,我明空为何不能以身侍魔?想到这些,明空发觉自己屁股不痛了,趴到**,解开腰带,明空看着自己那白嫩细腻的臀肉,又是一阵目瞪口呆,难道刚才是幻觉?

再说我们的叶大公子,他偷偷摸摸的跑到钱紫萱存放药材的仓库,翻箱倒柜的一通乱找,等他拿到钱府秘制的金疮药,肩膀上的伤口竟然不翼而飞了,再看看手背上那消失的针孔,叶羽惊诧复又哈哈大笑,直叹老天有眼啊

更新恢复,凌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人品大爆发的时刻,日后咱是不是也玩一手日破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