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40章 门牙下岗

“你…你不要过来。”

裴府大房的混世魔王对叶羽有着发自肺腑的恐惧,叶羽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裴温肝胆俱寒,哆嗦着双腿,裴大少爷这就想撤。

“裴兄,你这是怎么了?美人未至,先行避席,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游戏的规则在大梁尤为明显,裴温结交的大都是七大士族的子弟,作为其家族的共敌,这些所谓的“贵族”有哪个不知道叶羽长什么样?说话的这位爷,话说出口他便后悔了。叶羽同七大士族是有仇,可最直接的恐怕就属这位裴大少爷了。叶羽此人喜怒无常,鬼才知道他今天是喜还是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缥缈峰没有动手将其铲除之前,还是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好啊。

“二哥,咱们……”

钱宝儿不知道裴温等人的身份,可看人家服饰华贵,他也知道人家身份非比寻常,更何况素月姑娘还没唱曲,哪能惹得美人不快?钱宝儿从大局观的角度拉了叶羽一把,却不想叶羽看也不看他,照旧一步一步走向裴温。

“冤家宜解不宜结,希望殿下能劝服叶羽,化干戈为玉帛,不要妄造杀戮。”明空叹了口气,谁成想冤家路窄呢?朱泰贵为太子,如果他能出言制止,叶羽不会不给他这兄弟面子吧。

“他们是谁?”

朱泰虽然晕眩于明空的美貌,可清楚缥缈峰的势力,他可不敢做那吃天鹅肉的妄想,再说了,朋友妻不可欺,他也不能对不起叶羽不是?朱泰不认识裴温等人,可看叶羽那逐渐变冷的脸庞,他也能猜出一二,他当然得通过明空确认一下。

“裴氏一族嫡系子孙裴温。”

“明空玄女,皇兄同叶公子义结金兰,可叶公子毕竟是兄长,银屏听过长兄如父,可没有以弟训兄的道理吧?善恶到头终有报,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连承担自己过失的勇气都没有?裴温行那大逆不道之事之前为何不考虑一下后果?”

没等朱泰发言,银屏公主抢着说道。大梁当今局势,她比朱泰看得清楚,不破不立,她很认同叶羽对父皇说过的这话,如果叶羽双方真能握手言和,那大梁这种僵持的局面何时才能打破?从自身角度考虑,她更得支持叶羽战斗到底了,突厥和亲之事就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消弱七大士族就是消弱和亲派的中坚力量,银屏公主能不乐意看到?

明空想不到这才貌双全的银屏公主竟然横插一杠子,自从叶羽横空出世,她缥缈峰在江湖上似乎日渐没落,明空此际外表虽淡然,可内心却是愤慨异常,“长兄在上,银屏公主你以皇妹之身代兄决定,这恐怕也是不妥吧?”

就算不考虑皇家的利益,一边是仰慕但绝对没有结果的尼姑,另一边是自小一块长大、无话不说的皇妹,朱泰该当如何抉择?

“那个…那个皇妹的话正是本宫想说的。”

听着朱泰跟自己打起了官腔,明空愤愤的将目光转向了叶羽。

“小逼,你父子俩是不是一个锅里炖出来的王八?”

再说叶羽这边,他一把薅住战战兢兢的裴温,笑无好笑,他邪的不能再邪了。

叶羽能不知道母亲是如何进入裴府的?差不多二十年前,母亲就是被人从这种地方抬进了裴府那种高宅大院,在被那无良的二公子糟蹋后才有了后来那一系列的不幸,难道事隔二十年你裴大少爷又想让素月重复母亲的经历?

“王八?我…我是王八。”

感到叶羽的左手扣在自己颈上,裴温觉得自己就好像老猫嘴里的耗子,话都说不利索,他突然感觉裤裆里热乎乎的,再看地上流下了一滩水迹。

“知道就好,我可告诉你素月是我媳妇,你少打她的主……”叶羽话没说完,他就闻到了一股骚臭味,“你个混蛋就这点出息?”

叶羽教训裴温,嫖客们看的眉飞色舞,可这小子竟然把素月说成了他的媳妇,这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这些人纷纷掩鼻的同时,都怒气冲冲的看着叶羽,打算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

裴家大爷嫖个妓,自然不可能单枪匹马,天璇卫也还跟着几个,他们不敢跟叶羽正面交手,可却敢在背后放冷箭,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朱泰的侍卫可不是吃素的啊。

“你放心,我今天不会要你命的……”

他的个姥姥哎,裴温现在是悔不当初啊,早知道这煞神会来潇湘馆,龟孙子才往这儿凑呢,听到叶羽这半句话,裴大少爷算是看到了希望,他激动的热泪盈眶,“大哥……”

“谁是你大哥啊,套什么近乎?”叶羽嘴角微微上翘,他却毫无征兆的一拳打在了裴温下巴上,“你让我把话说完不成?我不会杀你,可没说不折磨你啊。”

门牙下岗,满嘴是血,裴温痛的嗷嗷乱叫。

“你要是不想变太监,你就继续嚎,另外不许给我装晕,要不让等你醒了,身上指不定就少了什么部件,我可没把握给你安上去。”

听到叶羽这话,裴温哭了,有你他妈的这么折磨人的吗?

“叶羽,够了!”

明空那愤怒的声音传进了叶羽的耳朵,裴温想不到此时竟能见到“死去”的明空,他当然无暇考虑明空怎么又活了过来,此刻他有一种见到母亲般的亲切啊。

“你觉得够了,可我说还不够!”叶羽一把提溜起要往明空那儿爬的裴温,“这混蛋他老娘打我母亲的时候,我母亲皮开肉绽,你怎么不说一声够了?再说你觉得这种懦夫值得你同情吗?我娘可是一声不吭,直至被打的昏死过去。”

说到愤恨处,叶羽一掌拍在裴温背上,真气刺激麻痒穴,裴大少爷就感觉有千万只小虫在啃噬自己的血脉,这种感觉算不上剧痛,可比剧痛却难受千万倍,那是沉醉的骨子的感觉,他恨不得挠破全身皮肉以求片刻的舒服。裴温鬼哭狼嚎的,可想到叶羽的话,他竟然以无上的毅力使自己尽可能的保持了沉默。

明空想不到叶羽竟然当着她的面痛下辣手,此刻已是忍无可忍,她刚要出手却见叶羽将臂砂卫抵在了裴温的咽喉处。

“明儿啊,这没你的事,别让你的相公难做!”……

我就是要票票,形式乐观,凌云就是熬夜也得再码一章出来啊。

另,《美妙》继续有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