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49章 再言七星

第149章

再言七星

素月最爱楚楚可怜,再见时依旧那盈盈欲泣的表情,虽然不太明白这小妞是临时伪装还是一直就这样,可叶羽却是再一次心软了。

“那个…那你昨夜睡得好吗?”

叶羽的好心问候听在素月耳中可就全然变了味——女人视其容貌为第二性命,“性命”攸关,这一宿的时间,素月脑中时不时浮现起叶羽口中鲜血淋漓的惨景,她不知有几次被这噩梦吓醒——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她假装没看到叶羽,自顾自的在那抹眼泪。

被人无视了,叶羽有些下不来台,他决定再次敲打敲打这不听话的小勾栏女。

“月儿啊,其实豹胎易筋丸不算是最恐怖的,我新近鼓捣出一种名叫硫酸的东西,你想不想知道这硫酸是用来干什么的?”

硫酸?素月没听过这种东西可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货,眨巴一下眼睛,她扫了叶羽一眼,接着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这玩意有强烈的腐蚀性,不要说弄在你的小脸上了,就算是滴到手背上,立马就能看到骨头,它最缺德的地方却是它不能接触水,要不然烧的更厉害。”叶羽知道浓硫酸的常识可他没办法弄出来——听说前辈们穿越了,飞机坦克都能鼓捣出来,现在看来这全扯谈,叶大公子就连普普通通的卫生巾都不能造出来啊——可他危言耸听一番还是勉强可以办到的,“今天出来的比较匆忙,改天一定让你见识见识,咱就用你的小手试验一下中不?”

“你…你混蛋。”

直觉告诉素月,叶羽说的这八成都是真的,这小女人气的胸口起伏不定。

“月儿啊,做人要淡定,你也别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应该清楚,事情会有今天的结局多半是因为你的咎由自取,你丫老老实实的做你勾栏女这份很有前途的行当,我犯得着跟你斗气么?”

素月理亏,心上不服,银牙暗咬,她开始轻解罗裳。

叶羽最喜欢别的女人对他使用美人计,你既然愿意脱哥们就乐意看,这种情况下傻子才会故作清高呢。

“公子,在我大梁,女儿家的名节胜似性命,素…月儿身子既然被公子看过,那月儿就是你的女人。”

女人衣服脱起来真的很容易,这眼瞅着就剩肚兜了,叶羽还是只看不说话,素月反倒有些下不来台,她再次咬了咬牙,一把扯下面上那仅存的布条,逗弄中更多的是害羞,欲拒还迎,叶羽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

“公子,月儿对你敞开心扉就意味着对组织的背叛,组织对待叛徒……”说到这儿素月不由打了个冷颤,“月儿不想死,唯有公子你能庇护月儿的周全。”

这小妞功夫这么厉害,她怎么还会怕冷?哥哥乐意借你温暖啊。

看叶羽对她招手,素月觉得美人计有了成效,她低眉顺目的走到叶羽跟前。

难道我会爱上他?想到肚子里的“豹胎易筋丸”,素月只觉的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与委屈同时涌上心头——自从记事起就身不由己,这样半傀儡似的人生到底何年何月才是个头啊。

“公子,你…你听月儿把话说完。”

是哥们手法生疏了还是素月这妞定力惊人?听到素月的话,叶羽微微一怔,“你说,我听着。”

嘴巴占着呢,叶羽哪有空多言废话?

素月同叶羽为敌,可内心深处却希望叶羽对自己着迷——不是狎玩是那种爱的着迷,可看叶羽一副“猪哥样”,她心头不由涌起一股怒意。这种情况如果换成了三丫头,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个大嘴巴子抽过来;可素月不一样,逢场作戏她也得忍下去。

“公子,月儿想问你,你是希望月儿心甘情愿的效忠于你,还是被迫无奈、貌合神离的应付着你?”

男儿本色,叶羽却不至于如此急色,他此举虽有占便宜的心思但更多的却是试探,听素月说出这句话,素月这妮子不简单啊,她比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女星更有定力啊。

“我相信你不会貌合神离的应付着我。”素月的冷静让叶羽害怕,他现在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素月诧异,她想了好多种可能却不想叶羽竟然说了这么一句。

“别把哥当白痴好不?如果你应付的不能让我满意,那‘豹胎易筋丸’的解药恐怕就鼓捣不出来喽。”空手套白狼,在对素月彻底放心之前,叶羽不得不硬着头皮演下去,“到时候恐怕……”

叶羽的啧啧有声终于让素月忍无可忍,妙目生寒,她身子猛地一僵,“你放开我!”

“淡定,淡定!”毛爷爷曾教育我们,敌退我进,敌进我退,叶羽一手在人家姑娘臀缝处游荡,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腋下轻轻拨弄着她的红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当然不希望像你这样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别的我不敢说,至于玩毒么,如果我不想你有事,阎王爷都不敢收你。”

素月沉默,她一直以为自己玩毒已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自从见了叶羽,她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月儿,那你现在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在叶羽面前,素月贝齿轻咬红唇似乎成了习惯,“公子可曾听过七大士族北斗七卫?”

叶羽点头的同时,他想到了小裴,这好些日子不找他,险些忘了自己还有几十万两银子“存在”他那儿呢。

“北斗七卫以七星命名,我们的组织也与七星有关,只不过我们以道教所谓七大星君为名。”

七大星君?叶羽一愣,他感觉自己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就天上那七颗星,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称呼?

素月点头,“凡人性命五体,悉由其本命星君掌管,我…七星就是要主宰天下人的命运。”

“主宰天下人命运?”叶羽嗤笑一声,他手底狎玩的动作忍不住顿了顿,“你们强的过缥缈峰?我最烦这种自以为天下老子第一的装逼派头。”

素月没理会叶羽,她自顾自的叙述着,“北斗七大星君:阳明贪狼星君、真人禄存星君、玄冥文曲星君、丹元廉贞星君、北极武曲星君、天关破军星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七大星君之一吧,你是哪一个?”

“你觉得呢?”

叶羽笑了,“这我虽然猜不上来,可我知道你绝对不可能是武曲星君。”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素月满脸通红,她双腿并拢的同时,巧手死死的按住了叶羽那不规矩的手。

叶羽乐了,“这还不简单?你们七星既然有这么大的野心,那能没点实力?既名武曲星君,功夫定然差不到哪儿去,就你这两下子,打个架都能让人把裤子给扒了,这说出去丢份啊。”

忍无可忍真的无需再忍,素月毫不客气的咬住了叶羽在她嘴唇边晃悠的手指。

“你个小勾栏女怎么乱咬人呢?你要是不松口,我可不客气了!”

不客气,素月心头不以为然,难道你现在就叫客气吗?这丫头打定了主意,咬定青山不放松。

叶羽想声东击西,可手指上剧痛,他除了冒冷汗就是嚎叫,也得亏素月房间隔音效果不错,要不然他的声音还不得响彻潇湘馆?

嘴里传来一股浓重的腥咸,素月这才扫见叶羽手指上已有鲜血流出,她恨恨的松了口。

“你属狗的啊?”

叶羽骂骂咧咧的,可接着他发现素月瞪圆了眼睛,小勾栏女迅速拉过了他的那挨咬的手。

你还想咬?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叶羽二话不说,直接抱过素月按到了桌子上,噼里啪啦,对着那两片屁股蛋儿就是一通巴掌。

素月屁股上全是通红的巴掌印,当叶羽再次蛮横的让人家坐到他腿上是,小勾栏女呲牙咧嘴的,可硬是没说一句痛,“你的手指怎么回事?”

我的手指?叶羽一愣,他突然明白这小勾栏女为什么要抓他的手了。为了更进一步的震撼素月,叶羽决定再露一手。

“缥缈峰明空玄女连臂砂卫都肯拱手相让,难道你们真的……”看到叶羽手中的匕首,素月眉毛挑了挑。

“怎么?这事跟你有关系吗?你不会是想借缥缈峰的手铲除我吧?”

素月没有答言,豹胎易筋丸成了她的心病,她哪敢让叶羽去死?

“看好了!”

在素月的惊呼声中,叶羽在自己的手背上划了一道大口子。

刀伤不比棒伤,这一开始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正是鉴于此,叶羽才敢现场表演,虽然谈不上痛,可他心头却是不自觉的紧张,心跳加快,气血运行同样变快。

臂砂卫离体,不要说素月了,就连叶羽自己都惊诧的合不拢嘴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