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57章 明空一掌

第157章

明空一掌

明空身份崇贵,可她更是人间娇娃,能睡了明空可以说是大梁每个正常男人的梦想,叶羽此言一出,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叶羽的悖伦而是嫉妒;明空脸色阴晴不定,她睡在叶羽**的时候没光屁股,她光屁股的时候叶羽没在**(昏睡的那段时间除外),可这种事情越描越黑,明空辩无可辩。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祩宏圣僧惋惜的看了明空一眼,他双手合什,唱喏一声佛号——如果说德清的“阿弥陀佛”是掩饰尴尬的口头禅,那祩宏就是有意为之了——师从道衍,禅宗出身却兼奉净土,诵读《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一心专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念念于心,称名正行,以期往生极乐净土。到底有没有西方极乐世界不好说,可祩宏却从这“阿弥陀佛”中悟出了他的独门秘技狮吼功,似九字真言一般破魔正道,扰人心神于无声无息之中。

“我说你能不能换一句台词?整天阿米豆腐来阿米豆腐去的你不嫌烦么?”

叶羽哪知道老和尚的阴险?在他看来所谓之狮子吼,不过是鼓足中气玩一手歇斯底里的长嚎,以高亢的声波刺激人的耳膜使其痛苦难当。祩宏的声音不大,他却觉得声声入耳,谈不上烦躁却又一种压抑,欲发泄却又发泄不出来,是以出言讥讽。

老和尚不为所动不说他装逼还装上瘾了,拈花一笑,莫测其高深,“阿弥陀佛,施主你杀戮太过,戾气太盛,我‘阿弥陀佛’能涤人心智,时常念诵于你有益无害。”

“叶施主,大师所言甚是,只要你诚心悔过,佛家必定大开方便之门。”

看着明空,叶羽冷笑,什么叫诚心悔过?红尘作伴,他还想策马人生,哪有那避世佛门与青菜豆腐为伍的闲心?“我说你还是不是我媳妇啊,你到底哪头的?”

听到叶羽的诘问,明空心下委屈,她知道叶羽很强,可不懂武技,他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两大圣僧联手,她不想看叶羽妄造杀戮,她更不忍心叶羽命丧于此。四大圣僧对师尊道衍敬为天人,明空知道叶羽刚才的无礼已然触动了祩宏的底线,虽然叶羽不领情,可她却要为他堵住祩宏和尚的嘴。

“叶公子,祩宏圣僧慈悲为怀只要你肯让你的人离开,大师必不会为难于你。”

“阿弥陀佛,玄女所言极是……”

“师兄!”见祩宏老和尚有妥协的意思,真可不乐意了。

叶羽撇了撇嘴,“想杀我就直说,何必还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我没空跟你们俩墨迹,再不闪开可不要怪我不客气。”

“好狂妄的小子!”真可重重的将禅杖往地上一杵,一声闷响大地似乎在颤动,以他为中心,附近好几块方砖尽皆碎裂,“如此贫僧领教施主高招。”

在众人惊呼声中,叶羽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刚要踏前却见明空挡在了跟前。

“够了!”明空一双美目凄迷,“你难道真想看到血流成河吗?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闹?你以为我想吗?难道我就不关心我的兄弟们?你难道没看到裴府这铁桶般的架势?只要我有丝毫示弱的表现,那漫天弓弩就会将我兄弟们淹没!”看着不住增援的天璇卫,叶羽知道裴府是想一劳永逸,“就算是我死,我也不想看着我的兄弟们流血,我必须要扫清眼前的一切障碍,我要让裴嵩知道这两个老和尚不能奈我何,我要让他害怕以求保全我的兄弟们。”

叶羽平常没什么架子,吊儿郎当却是一片率真,他早同这些铁血汉子们打成了一片。此刻掷地有声的豪言更是让他们热血沸腾,军人表达情谊的方式就是拼死以效,刀锋寒,弩上箭,战意起,不死不休!

“阿弥陀佛!”祩宏环视对峙双方,“叶施主此言差矣,佛家度人却不会杀人,贫僧有一善法可避免不必要的杀戮。”

叶羽看了看咬唇不语的明空,他示意祩宏说下去。

“我佛慈悲,只要你能自废武功,诚心皈依我佛,贫僧担保没人会伤你的人分毫。”

叶羽心下冷笑,面上却沉吟不语;剑客帮兄弟们群情激愤。

“叶公子,明空还有第二条路供你选择,”明空看了祩宏一眼,“远赴异域并罚下重誓,终生不再踏足大梁半步!”

叶羽脸上笑意更冷,明空咬了咬牙,“明空永伴君旁,此生绝无二心。”

世人谁晓明空苦心?两大圣僧、裴氏诸人却恍然大悟,他们果有情况。

“那我姐呢?”

“阿弥陀佛,欲取之,先予之,只要施主做出选择,必能见到令姐。”

“你早说嘛!”叶羽哈哈一笑,他玩味的看了明空一眼,径直走到祩宏跟前,“我的选择就是……”

话说一半,叶羽飞起一脚直逼老和尚裤裆;祩宏想不到叶羽竟如此卑鄙不要脸,眉毛上扬,怒气盈然,身躯虽然肥胖,可双臂却异常灵巧,左掌下压叶羽脚背,右掌拍向了叶羽心口。

叶羽想不到百试不爽的绝户撩阴腿却不能奏效,脚背好像踢到了泰山石,大有纹丝不动之势;错愕之中,他手忙脚乱的迎上了祩宏右掌。

“阿弥陀佛!”

叶羽想不到祩宏还有闲心唱喏,心头一跳,他感觉一股大力涌来,“蹬蹬蹬蹬”,他后退了四步方才站定身形。

“师兄,你没事吧?”

看着狼狈的叶羽,真可有些纳闷,此人能废了德清师弟,他怎会如此不济?

“善哉,善哉!”

虽然一招迫退叶羽,可祩宏表情却是更加凝重,这虽是试探的一掌,可他却明了叶羽功力之浑厚远非自己所及,如不是他不能运用自如,败退的恐怕就是自己了,怪不得德清师弟会被他废掉武功。

趁他病,取他命,这更坚定了祩宏诛除叶羽的决心。

祩宏心中的震惊哪有明空来的深刻?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在大梁最了解叶羽的恐怕就数明空,看着叶羽眼中死意渐浓,眼眸似乎又有转红的趋势,她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叶公子,你真的不肯答应明空的条件?塞北苦寒之地也好,南蛮不毛之处也罢,明空誓死追随。”

看叶羽不语,明空心中挣扎的越是厉害,“你难道对明空真的如此不屑一顾?”

“我命由我不由人,我想干的事儿没人能阻拦,我不想做的事儿也没人能强迫,你有什么资格流放我?滚开,我不想跟你动手!”

“叶公子,明空得罪。”

叶羽没能听清楚明空嘟囔的什么,他更料不到明空会突然出手,等他反应过来,明空的妙手已然印在了他的胸口。奇寒刺骨,这滋味比之冰凝毒入血更加难捱,呼吸艰涩,他感到喉头有些腥甜,闷哼一声,他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突生此变,始料未及,叶羽死死的盯着明空,旁人却是直直的盯着他。天气虽寒却远远够不上滴水成冰的地步,可叶羽中掌之后短短数息,他的头发、眉毛以及身上衣物凝上了厚厚一层白霜,渐渐还有结冰的趋势。

“羽哥!”

叶羽开创剑客帮走的是“古惑仔”的路线,为了拉近兄弟间的关系,称呼自然也就是这哥、那哥的,猝不及防,小六等人迅速向叶羽围拢。

“叶公子,明空也不想的。”明空亦扑向叶羽,可迎接她的却是小六等人那戒备的目光。

“缥缈峰不愧是缥缈峰,我真没想到你能隐藏的这么深。”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叶羽表情越是冷漠,明空心头也就越痛苦,这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她宁肯叶羽甩她两个耳光,那样她或许好受些——叶羽当然想揍他,可打了她又有什么用呢?白白浪费力气而已。

祩宏对师弟使个眼色,真可大喝一声,手中禅杖似困龙出海,毫不留情的对着叶羽当头砸下。

明空头也不回,手中长剑弹起似长了眼睛一般巧之又巧的挡住了那刚猛无比的禅杖。明空身子融合了叶羽近八成的功力,她又能控制自如,其威力可想而知;真可闷哼一声,后退丈余,他堪堪化解了明空透过禅杖传来的阴寒之力。

看着那泛起冰晶的禅杖,祩宏讶异,真可恐惧。他们知道明空功力不弱,可毕竟是一个女人,她怎能强悍到这种地步?

“明空玄女,除魔卫道乃我辈本分,你难到想庇护他?”

“他已然受伤,你们不能杀他。”真气鼓荡,明空脸上寒意更甚。

“我用不着你假好心!”叶羽才不会感激,他感觉身上力道渐渐恢复——肌肤能快速愈合,内脏又岂能例外?体温过低能延缓伤口愈合的速度,可再慢能慢得过明空未醒之时?内伤既愈,侵入经脉的寒气又能奈他何?寒则寒矣,可与他自身真气同出一源,祛除寒气,那股真气就好似江水汇于大海,身子再无半点异样。

“我先送你回去,明空会把雪小姐带回府里的。”

明空哪知道这些?她眼眶似含着泪花,撑起叶羽的身子就要离开。

“天璇卫听令,全力斩杀进犯府邸的这一干逆贼!”

听到这声令下,叶羽瞪了明空一眼,他猛地绷紧了身子,歇斯底里的一声长啸彻底淹没了祩宏那迟来的“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