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58章 绝地杀神

第158章

绝地杀神

北斗七卫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令行禁止,叶羽啸声出口的同时,天璇卫万弩齐射,箭如飞蝗,遮天蔽日。啸声起,人掩耳,弩坠地,音波可伤人但难分彼此,对离弦之箭的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剑客帮兄弟们不似天璇卫那般首当其冲,叶羽的啸声他们能忍受,可围困四周的近千天璇卫弩箭射出的近千箭矢却非他们能挡,骁勇善战又怎么样?无险可守,虽有甲胄护住全身要害,可受伤却是难免,箭雨落处,鲜血迸现。

禁军卸甲——按皇帝老爷子初衷——包括元成在内,这五百人都算叶羽的下属,叶羽也清楚这回事,可骨子里他无法把这些人看做自己的家奴,“古惑仔”的路线他就是要和这些人兄弟相称。

既为兄弟,叶羽觉得就要为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性命负责。此次救姐乃是私事,因此而让兄弟们蒙难,叶羽不欲也。兄弟们的鲜血,人肉盾牌般挡在他身前的架势,深深的刺激了叶羽,这一刻他的头脑很清醒,可却重温了之前那种死寂与嗜杀的感觉。猛力挣开明空的扶持,旱地拔葱,腾空跃起,落地之时伴随的是天璇卫的骨裂声、哀嚎声,叶羽抢过一把长枪,左冲右突,开始了死神收割生命之旅。

长枪当棍,横扫千军,绝地杀神,谁与争锋?

剑客帮兄弟们热血沸腾,天璇卫觳秫着前仆后继,祩宏师兄弟有些跟不上思路,刚才还病怏怏的一副重伤垂死之相,怎么眨眼间就变得生龙活虎了?佛家慈悲,可“阿弥陀佛”却救不了血泊中那将死未死之人;看尸横遍地,明空暗恨,心犹滴血,表情冷若寒霜,七星莲花步发挥到巅峰,眨眼间她已欺身叶羽跟前。

这种情况下,所谓的战前对话全是扯淡,叶府里“受气包”似的明空,长剑挽起朵朵剑花,她杀伐果断的迎上了叶羽手中长枪。

叶羽、明空,功力同出一源,前者纵使浑厚,估计也强不了太多;说到武技,叶羽更是拍马也赶不上人家,一个照面他就感觉手中长枪不是自己的了。看着明空,想到要不是这尼姑从中作梗,兄弟们也不会流血受伤——重色轻友也得分时候,如果说为讨好女人而把兄弟们送入坟茔,叶羽决不能容忍——怀着对兄弟们的愧疚,叶羽咬牙,鼓足真气的他双拳迎上了明空那熟悉的身躯。

叶羽杀人明空怒,她想毫不犹豫的将手中长剑刺入他的胸腔,可心底一个声音告诉她,做人决不可忘恩负义。也许正如叶羽所言,他与明空血脉相连,你中有无,我中有你,根本分不出彼此,从前那行事如风的明空玄女自中毒被救以后基本就消失了,她可以对任何人冷漠,可对叶羽母子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否则也不会在叶府那般委曲求全。爱恨情仇作祟,明空自己也不清楚叶羽在她心里到底占据什么地位,为道义而制止他杀人,这是从小被灌输在脑子里的根深蒂固的信念,打他、伤他都可以,独独下不了那个杀手。

长剑递出半尺反手抛落,明空双掌迎上了叶羽双拳,一声闷响伴两声闷哼,明空身形急退,落地时檀口轻张,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胸前衣襟。以己之所短攻敌之所长,弃剑而用掌,明空知道自己此举很蠢,胸口压抑的难受,她绝望却不后悔,如果能用自己的死唤回叶羽的良知,她也觉得值了。

明空也算掩耳盗铃,可耳朵还没掩好,身上所有的不适感竟瞬间消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空突然想到了那日看到的叶羽肩头的奇迹。

叶羽亦想不到明空这小尼姑能强到这种地步,虽有一种自掘坟墓的无奈,他却没什么好担心的,很坦然的摔了个四脚朝天。狼狈归狼狈,可他却想不到不等他爬起来,一柄禅杖带着呼呼的风声兜头砸下。

始料未及,剑客帮的兄弟们惊呼;迅雷来不及掩耳,明空欲制止而不能;眼瞅着心中的恶魔就要魂归冥冥,天璇卫一阵轻松;祩宏老和尚凝神闭目默诵“阿弥陀佛”,叶羽既愤怒于真可老和尚的卑鄙不要脸,他又有些发傻,身上划一刀算不上大碍,可要是脑浆子被砸出来呢?

藉此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娇咤响彻在叶羽耳边,剑鞘的破空声刺破苍穹,精准无误的撞在了真可的禅杖上,剑鞘被弹飞,老和尚那志在必得的一杖以禅杖擦着叶羽头皮而落到不远处的青石板上而告终,青石板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坑,石屑纷飞,叶羽闹了个灰头土脸。

叶羽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他跳起身来,抡起拳头就朝真可那张看起来异常讨厌、异常可恶的黑脸上砸去。叶羽有备而来,真可心思却完全不在他的身上,握着禅杖的右手微微颤抖着,他朝剑鞘射来的方向瞧去,窈窕一女,身形曼妙似若柳扶风,想到剑鞘上的力道,真可骇然,是自己老了还是世道变了?明空如此,这不知底细的女人亦是如此,女人怎么都这么有病?满脸不可思议的他注意到叶羽的动作,那极度不友善的拳头已然近在咫尺。

好个老和尚,关键时刻当机立断,他毫不犹豫的丢开手中禅杖,双手抢先一步护在了脸上。一个蓄势而发,一个仓促应战,其高下立判,叶羽一步不退,真可却是双臂发麻,要不是祩宏出手相助,他绝对难脱那“四脚朝天”的厄运。

“公子(羽哥),你没事吧?”

素月第一个抢到叶羽身边,小六等人接着围了过来,明空也想一探究竟,可迎接她的却是那恶狠狠、冷冰冰的眼神,脸色突然有些发白,明空看着叶羽想解释什么,却想不到叶羽眼角都不想扫她,苦涩、无奈,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心中的茫然一闪即逝,她旋又倔强的注视着这些人。

叶羽想不到素月会来,更想不到她能在关键时候救自己一命,看看素月再扫一眼明空,他就想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对待素月,他堪称耍弄,最后还是硬上了人家,至于明空,他差点把命搭她身上,难道就是因为少了那个?

叶羽捏了捏素月小手示意自己无碍,他又看了看一脸关切的热血兄弟,“小六,你先带兄弟们离开,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