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66章 没有可是

第166章

没有可是

裴雪依旧昏睡,嫣儿趴在床边睡熟,叶灵则坐在一旁椅上,素月这小女人站在她的身后轻轻捏着她的肩头。

这妮子想干什么?大清早她怎么跑到母亲房里来了?叶羽料不到,钱紫萱更料不到,正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三丫头感觉素月这就是红果果饿挑衅,一股没有硝烟的肃杀在她们之间蔓延开来。

“羽儿,你姐姐她还没有醒。”

听到开门声,叶灵突然扭过头来,双目微微泛起血丝,她那疲惫的脸上硬挤出了一丝笑意。

“娘,您是不是一晚上都没休息?”

叶灵默然不语,叶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蛮横的将母亲抱到了另一旁的榻上,为她盖好被褥,叶羽坐在床头,他捧着母亲的脸颊,“娘,您现在就是要好好歇息,要不然姐姐没醒您就先病倒了。”

“可是娘担心雪……”

“没有可是,要不然儿子可生气了!”叶羽有些耍无赖的看着母亲,“等姐姐醒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您,好不?”

叶灵嘴唇动了动,她慢慢的阖上了双眸。

安顿好母亲,叶羽才发现素月已然走到了钱紫萱身边,这俩丫头不会真的掐上一架吧?

“萱儿妹妹,你不生姐姐的气了吧?”

大梁男子之妻妾,先入门者为大,素月这声妹妹就是要告诉钱紫萱,在叶府她才是正室;三丫头如何能不知道?尤其是素月那挑衅的目光,更是让她愤愤难平。如果屋子里只有叶羽,她会毫不犹豫的揭穿素月那“伪善”的面具,可婆婆当前,她可不想留下善妒的恶名,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嗯了一声,旋即快步走向裴雪。

咦,这俩丫头怎么转性了?叶羽哪知其中奥妙?泰坦尼克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冰山,他松了口气,这才抱起了一边的嫣儿,这丫头也这么不听话,真该打屁股了。

“月儿,你跟我出来一下,我问你点事儿。”

钱紫萱替裴雪把脉的手不由一滞,她咬着唇看着叶羽。

这丫头啊,叶羽摇摇头,他在钱紫萱耳边低语一句,化解了她那满腹的酸醋。

你干嘛什么事儿都得看那女人的脸色?素月这下不乐意了,刚一出门,那小脸就绷了起来。

“月儿……”

“哼!”素月打断了叶羽的话。

素月这小妮子深谙人性,虽然拈酸,可也不是一味的蛮不讲理,气鼓鼓的却透着一丝可爱,百炼钢都能化作绕指柔,叶羽哪发得出火来?

“月儿啊,咱这儿这么波涛汹涌,心胸可不能那么狭窄啊。”

叶羽突然抱住了素月,手随心动,他半开玩笑的看着素月。

“你讨厌了!”脸蛋微微泛红,素月却没有拍开叶羽的魔爪,“那…那我的同那钱紫萱的谁更好看?”

“当然…是我月儿好看了。”叶羽生怕三丫头突然杀出来,他给出答案之前还得四下看了看,还是稳妥点好啊。

素月满意叶羽的答案却很不满他回答问题前的转头,皱了皱鼻子拂袖欲走,叶羽忙拢住了她,“月儿,咱说正事儿。”

正事儿?素月点了点头。

“你知不知道有谁的武器是两把弯刀?”

“弯刀?”素月眉头微微一皱,她大致形容了一下弯刀的形状,“是不是这样?”

叶羽点头,“原来他真是你们的人啊。”

素月这次没有附和,脸色一沉,突然间变得盈盈欲泣。

“月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女孩家的脸怎么说变就变?叶羽真的摸不着北了。

“我们的人?你是不是没把月儿当成你的女人?”

叶羽一拍额头,这都哪跟哪啊?

“算我说错话了成不?我的好月儿可是真正的大宝贝啊。”千言万语比不上嘴对嘴的深情一吻,“月儿,他到底是什么人?”

“丹元廉贞星君。”

“廉贞?”叶羽将这几个字默默的叨念了几遍,“月儿,你能不能设法将他引出来?”

“公子,他怎么惹到你了?”

“惹到我?”叶羽声音转冷,“这混蛋杀了我的兄弟,要是昨晚我晚到一会儿,恐怕就见不到萱儿了,这还不算完,他竟然敢拿我的女人威胁我,龙有逆鳞,就凭这一点就算是将他拨皮抽筋都不过分。”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还算什么男人?看到叶羽这份志气,素月有几分欣慰又有几分担忧——北斗为什么要让他出面?难道他们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月儿,你怎么了?”

看素月脸上阴晴不定,叶羽拍了拍她的脸蛋儿。

“公子,月儿有点怕。”

这百变娇娃似得女人也会怕?“月儿,咱设法除掉这混蛋不就万事大吉了?”

“公子,你不知道的,此人武功高强且居无定所,想要找到他真的很难。”

“你们曾经同为北斗成员,难道没有什么联络的暗号?”

素月摇了摇头,“七星各自为战,只听命于贪狼,彼此见面尚且不相识,哪还有什么联络的方法?奴家能有幸见其三人也还是蒙贪狼器重,可现在他恐怕已然怀疑月儿了吧。”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组织?叶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本以为找到了线索,可哪想到会是这么一种情况?被动防守虽非他所愿,可现在除了步步为营还有什么更高明的法子?

人手不足,情报匮乏,这是叶羽目前最欠缺的,羽翼丰满不可能一蹴而就,至于情报方面,叶羽想到了翠云——男人嘛,有些时候还真管不住自己的嘴,更何况勾栏院的营生,人来人往,三教九流的,这本就是天然的情报机构啊。

翠云无儿无女,因为叶灵的缘故,她总是不自觉的把叶羽当成子侄,更何况这种事情利大于弊,她又怎能不同意?

“叶…公子……”从潇湘馆回家,叶羽意外的看到了明空,这小尼姑规行矩步的站在他的跟前,说话都显得不利索,哪有半分当日“寒冰掌”的风采?

“有什么事吗?我很忙!”

叶羽的冷漠让明空蓦然心痛,她现在宁肯叶羽像以前一样对她动手动脚的,眼眶里含着泪水,她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是不是该滚蛋了?”明空的柔弱让叶羽有些快意,同时他又有一丝淡淡的怜惜,不敢看她的眼睛,他故作不经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