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67章 选驸马

第167章

选驸马

“你…你…我不走!”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最终顺着脸颊滚了下来,明空掩面跑开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剪不断,理还乱。看着明空的背影,叶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血脉一体,明空心头总是浮现他的影子,他又何能例外?谈不上情可又挥之不去——他真想追过去可又拉不下那个脸子。

接下来的两天,明空愈发憔悴,除了吃饭时间基本上看不到她的影子,不知道她睡觉的时候语不语,反正明空是做到了吃不言,这让叶大公子很郁闷。

这种不痛快让叶羽觉得自己很贱:以前想学功夫,这尼姑千方百计的来阻挠,现在人家顾不上,他又没那个热情了。恰逢药铺开张,就算是请了老岳父坐堂,三丫头也还忙的不可开交,叶羽自然就帮着出出主意。虽然没做过营销,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不是?后世那些先进的经营理念,好比什么员工的管理,叶大公子随手拈来几条就让三丫头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是因为素月的事儿,她恐怕早就忍不住献身了。

三天的时间,叶羽悄然发现,家里似乎分成了两派,杏儿自然唯她家小姐之命是从,也不知道如烟被素月灌了什么迷魂汤,反正她很听素月的话。钱紫萱不肯献身,素月因为叶羽总是看三丫头脸色,颇多不满,也再不肯同他颠凤倒鸾,嫣儿倒是“无门无派”,可她心忧小姐,叶羽哪能干那霸王硬上弓的事儿?倒是南儿无论如何也要同他一起睡……

如果这也算一种煎熬的话,那始终不肯醒过来的姐姐给他的才是炼狱般的折磨,因为其身子机能正常,叶羽清楚这完全是心理因素——因为不想面对,潜意识里不想醒过来——看着母亲那焦灼的目光,叶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啊。

“今天都是第四天了,雪儿怎么还不醒来?”

双目红肿,这个问题叶灵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与其说是问儿子,倒不如说是在问她自己。叶羽没有说话,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紧紧的抱住了叶灵。

“娘,您快看,小姐嘴唇刚才动了动。”

嫣儿话音落地,叶灵、叶羽以及钱紫萱同时抢到了裴雪床边。

“婆婆,喂姐姐喝点水吧。”

听到钱紫萱的话儿,叶灵既忐忑又激动的端起了旁边的茶杯,她撑起裴雪的身子;双眸紧闭,裴雪那干裂的唇微微张开,很顺利的咽下这口水。

“公子,姐姐应该不会有事了。”

看到这一幕,钱紫萱松了口气,她突然抓住了叶羽的手;叶大公子反手握住三丫头,他眼睛却是紧紧的注视着裴雪。

“我…我这是…在哪?我没……”

裴雪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张她不想见却永远忘不掉的脸庞,艰难的抬起手臂她打翻了叶灵手中的茶杯。看着摆过头去的女儿,叶灵眼泪刷的滚将下来。

老子拼命救你,难不成救了个白眼狼?叶羽怒从心起,哪还顾得上什么伤不伤病不病?甩手就是一记耳光,看着三丫头重新倒回**,嫣儿第一时间扑了过去。

叶灵愣了半晌,她突然回了叶羽一个耳光,泪流满面,她不停地摇着头,嘴唇哆哆嗦嗦,“羽儿,不要…不要…娘不怪雪儿……”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三丫头也就是一个媳妇,她能插什么嘴?叶灵歉然的看看儿子,目光还是投到了女儿身上,可裴雪却是不看她,自顾自的抱着嫣儿痛哭。

叶羽摸摸脸颊,他有些心疼的抱着无声哭泣的母亲坐到了裴雪床前,“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分不清好赖人?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你心里没数啊?”

裴雪不说话,叶羽就好像自言自语。

“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你知不知道娘这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日日夜夜守在你的旁边,吃不好睡不好,就算是被我逼着去睡一会儿,她做梦都喊着你的名字。”

听到叶羽这话,裴雪嘴唇动了动,继续保持着沉默。

“十月怀胎,娘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娘?你不就是被那老混蛋养大的吗?就算那老混蛋活着,看到你生病,她也决计做不到娘为你所做的万一。”

“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藐视天下人,可有一个人你必须在她面前放下你一切的架子,那个人就是娘……”

“羽儿,你不要说了,是娘对不起她的,娘一点也不怪她,看到她没事娘比什么都高兴的。”

看着“麻木”的裴雪,叶羽真想再给她一巴掌,“你…你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

“萱儿,咱们走,让她死去吧!”

叶羽蛮横的抱起了母亲,看了看三丫头当先走了出来。

“姐夫,你快点过来,三哥有急事找你。”

钱宝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着气喘吁吁的弟弟,三丫头眉头皱了皱,宝儿就跟那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阿泰?”太子殿下能有什么急事?叶羽看了看母亲,“娘,您先歇息一下,我去去就来。”顿了一顿,“萱儿,你照顾一下娘。”

待叶羽、钱宝儿离开,叶灵看了看钱紫萱,她又回头看了看,还是放心不下屋子里的女儿,她慢慢的踱了回去;钱紫萱叹了口气,这位姐姐真是有点过分了……

“二哥,你可来了。”

叶羽看着朱泰,“三弟,作为太子,你代表的是咱大梁的形象,举手投足之间要有一股子大家之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就算是房子着火了,你也得不紧不慢的说话,你有空多学学我,别整天跟宝儿似得……”

不怎么着调的叶羽能说出这种话?太子殿下面色古怪,这还是我那行事肆无忌惮的二哥吗?元成站在一旁,他想笑又不敢笑,那张老脸憋的通红。

“姐夫,什么叫跟我一样?”钱宝儿可不乐意了,你比我能好到哪去?

“三弟,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叶羽将钱宝儿的话直接pass了。

“二哥,我皇妹要选驸马了……”

“什么?”

刚刚还教育人家呢,叶大公子话没听完,声音就高了八度。银屏公主虽然不怎么给自己好脸色,可就算生气人家照样好看啊,更何况跟自己还算“志同道合”,还真有点舍不得,也不知道要便宜哪个王八蛋?

朱泰似乎很满意叶羽的反应,“父皇亲口跟我说的,这还有假?”

“你皇妹有没有相中的人?难道她就乐意随便捻一个?”叶羽心情本就不好,这下似乎更不好了。

随便捻一个,这叫怎么说的?朱泰看了叶羽一眼,“身在皇家身不由己,皇妹就算不乐意又能怎样?与突厥和亲之事拖到现在,昨日朝堂之上,唯七大士族马首是瞻的文武官员联合对父皇施压,七日之后选驸也是父皇的无奈之举啊。”

叶羽沉默,凡事涉及政治就复杂了很多。

“我皇妹才貌双全,能配得上她的必要文武双全,我大梁未婚男子皆可参与,文采、武功,如果能胜过参与此事的突厥使臣,那他就是当朝驸马;如果突厥使臣有人夺魁,那…那皇妹就得远嫁突厥,突厥阿史那公主已然表示赞同。”

“阿史那公主?难不成她真有十足的把握?”

“父皇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父皇要你也参与选附。”

“我也参与?”叶羽没来由的一阵轻松,看了看站在一旁侍候着的如烟,看看身边的小舅子,他觉得这种事得矜持一点,“那个…你二哥可是要成家的人了,这样有些不太好吧?再说你那皇妹对我也没什么好感啊。”

“皇妹对你的确没什么好感,她说你这人贪花好色,”朱泰实话实说,“父皇这么做也就是权宜之计……”

叶羽一口气没倒腾上来,咱不带这么损人的吧?看了看幸灾乐祸的钱宝儿,叶羽忍不住赏了他一个脑瓜崩。

“这活老子接了,这次我说什么也要一举夺魁。”叶羽气呼呼的说道。

“二哥,你真的同意了?”

“敢说我贪花好色,这就是红果果的诽谤,等我娶了她然后就休了她……”

自古以来还没听说驸马敢休公主的吧?元成、钱宝儿听的目瞪口呆,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朱泰笑笑,皇妹嫁不嫁你还得另说,再说她岂是二哥你说休就休的?

“二哥,母亲可好?我想去拜见!”

“如烟姐,你领着三弟去母亲房里,我得找月儿有点事儿。”

如烟看看叶羽,看看朱泰,她有些恍惚,曾几何时,太子殿下是何等的遥远,可现在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啊,这不是做梦吧?心跳加快,她忐忑不安的低头引路。

出了房门,叶羽直接朝素月的住处走去——文采武功,文采嘛,估摸着还能抄袭一点儿,可武功就不好说了,天知道突厥会派什么厉害的人物上场,再有就是那不明底细的七星,如果真能娶了银屏公主,那绝对是一张护身符,他们能看不到这一点?现在是不想学也得学了啊。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七天应该有富余吧?

素月房里空无一人,叶羽只得找了一把长剑,学艺之前先练练手呗?可刚出房门他就看到了明空。

“叶公子,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