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70章 秃鸡散

第170章

秃鸡散

“相公,你们不是要出去么?”

生意人嘛,无利不起早,与其说让别的店铺老板剥削一番,倒不如来自己回春堂配药,本以为三丫头还同素月针锋相对呢,哪成想她竟然跑到了药铺里?

“那…那个,萱儿,我想配点药。”跟自己的老婆要情药,酝酿了好半天,叶羽还是觉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配药?要不要我给他瞧瞧?”叶羽气色俱佳、活蹦乱跳的肯定不是他身子有恙,三丫头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看着叶羽。

“宝儿,还是你跟你姐说吧。”叶羽很适时的将钱宝儿推上了台面。

“姐,我先跟你说好,这药是姐夫要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说钱宝儿傻?这小子精明着呢。

看姐姐点头,钱宝儿挑衅的看了叶羽一眼,“菟丝子三分,肉苁蓉三分,五味子三分……”

真不愧是一家人,不等钱宝儿说完,三丫头已然明了这是什么药,她脸色先是转红接着又变白,可能是中午被素月气坏了,这下可找着情绪的宣泄口了,甩手一个耳刮子就掴在了弟弟脸上。

三丫头不会是想杀一儆百吧?想当初哥们就是这么甩她耳光的啊,叶羽下意识的抚了抚脸颊;元成有些惋惜的看了看无辜的四弟,这才叫祸从天降呢;小六等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主母威武啊。

至于钱宝儿同学,他是被打懵了,回过神来又委屈的哭了,“你凭什么打我?我都说了是二哥要配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钱紫萱很没做姐姐的觉悟,她没想去安慰安慰弟弟,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叶羽看。

宝儿这小子不讲义气啊,你丫挨了一巴掌难道还想老子也跟着挨一巴掌?

“萱儿,你跟我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叶羽快步走到钱紫萱身边,他第一反应就是抱住了她的双臂,“萱儿,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儿?”

钱紫萱点头,想到那两名兄弟的被杀,胸口郁积的火气不由消了大半。

“那混蛋有线索了,我今天配这药就是为他准备的。”

“为他准备?”钱紫萱捂住了小嘴,“相公,你想做什么?你一定不要饶了他。”

叶羽做了一个你放心的神色,“萱儿,宝儿到底说的什么药?我听他吹得挺玄乎的。”

钱紫萱未语面先红,“宝儿说的是秃鸡散,《洞玄子》曾有记载,此方主治男子五劳七伤,阳…不行不举,为事不能。”

“秃鸡散?这名字挺怪的么。”

钱紫萱笑了,“相传弃此药于庭中,雄鸡食之,即起上雌鸡之背,连日不下,啄其冠,冠秃,故名秃鸡散。”

“连日不下?”叶羽不由瞠目结舌,这可是好东西啊,要是换成男人的话,非得精尽人亡不可啊,“萱儿,这东西对女人有效没?”

“你又想干什么?”钱紫萱警惕的看着叶羽。

叶羽翻了翻白眼,哥们就那么像色鬼么?三丫头这防范之心也忒强烈了一点吧?“我想怎么让那混蛋把这东西吃下去啊,那混蛋喜欢混迹青楼,你想啊,与他作陪的姑娘开怀畅饮,他不就不怀疑了么?”

钱紫萱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她吐了吐舌头,“你放心吧,这药只对男人有效的。”

“妈的,宝儿这混小子还真欠揍。”听三丫头这话,叶羽大叫天助我也,可接着他意识到了宝儿这小子的动机不纯——自己只说需要情药,还没说男女呢,他就给自己准备了男士专用品——你丫还真当老子不举呢?

“不许说脏话!”钱紫萱啐了一声。

看着三丫头,叶羽突然意识到自己该振一振夫纲了,就这小醋坛子,以后怎么让明空进门?他突然拥住钱紫萱,对着她的屁股蛋儿就是两巴掌,“那会儿竟然猜忌你家男人,真是该打。”

事实证明叶大公子还是怜香惜玉的,三丫头脸蛋儿虽然羞得通红,可丝毫没有受罚的觉悟,“人家去…去给你配药了。”

“什么叫给我配药?”叶羽急了……

“小六,你把这药送到潇湘馆云姨那里,”接过三丫头亲自配成的散剂,叶羽在小六耳边低语几句,“你就暂时留在潇湘馆,也许可以帮上点忙。”

看着小六离开,叶羽将手臂搭在撅着嘴的钱宝儿肩头,“宝儿,咱们男子汉的心胸可不能这么狭隘,要不然怎么讨到媳妇?”

“感情打的不是你。”钱宝儿丝毫没被叶羽嘴里那莫须有的媳妇打动,他恨恨的看了自家姐姐一眼。

“宝儿,是姐姐错怪你了……”

钱宝儿哼了一声,打了人家说什么对不起就完了?人家好歹也是钱家唯一的男子汉不是?

“你小子还没完没了了,”叶羽敲了钱宝儿一个脑瓜嘣,“走吧,咱们出去走走。”

“大哥,前边围着那么多人干什么呢?”

洛阳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左侧围了不少人,他们对着那面墙壁指指点点的,叶羽有些好奇的问道。

元成笑了笑,“陛下颁布诏令,明年开春重开恩科,举国上下,不问门第,不论出身,大力选拔贤才。”

求贤令?叶羽微微一愣,看来老爷子是真的要下手了啊。唯有才者居之,七大士族又怎肯看着皇家声势壮大?联想到朱泰所言银屏公主选驸马的事儿,这恐怕是老爷子为安抚七大士族的变相妥协吧?选婿一事他要自己力压群雄,恐怕是想双赢吧?想到可以令七大士族吃瘪,叶羽对即将而来的“驸马海选”充满了期待。

“大哥,咱们在这间酒楼小酌一番如何?”

“能与二弟把酒言欢,哥哥我求之不得啊。”一看这话就是酒鬼风采。

元成、叶羽、钱宝儿以及三个弟兄走进了醉仙楼,虽然不提倡以貌取人,可叶羽几人相貌堂堂,气度不凡,跑堂的小厮又怎敢怠慢?

“几位客官,雅间里有请。”

叶羽看着点头哈腰的小厮,心想怪不得这醉仙楼生意火爆呢,你看人家这服务——把你捧饿跟大爷似得,你能不爽?

“要进这雅间最少得花多少银子?”想到后世酒店那所谓的最低消费,叶羽笑着问道。

“客官说笑了,您几位爷气度不凡,岂会在乎那区区几十两银子?”

你瞧人家这说话的水平,也就是碰上了叶羽吧,这要是碰上那爱面子的,就算是囊中羞涩,恐怕也不好意思不去吧。

“区区几十两银子?”叶羽现在可不是当初的菜鸟了,一两银子折合到后世就是三百块钱啊,就算是十两也得三千快呢,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宰人么?“瞧您这口气就是见过那大世面的,咱兄弟银子可不是大风刮来的,咱们在大堂里坐下如何?”

这后一句话叶羽是对元成说的。

“好啊,好啊,在大堂里才热闹呢。”

唯恐天下不乱,钱宝儿突然不生气了。

原来就是几个穷鬼啊,小厮眼中的不屑一闪而逝,“客官,小的有必要提醒一下,咱们楼里菜肴价钱…那个……”

这小哥话说的很委婉,其意思不过是我们这儿东西不便宜,到时候别没钱付账,被人当成吃白食的打一顿。

叶羽笑了,“不便宜啊?货真价实就行。”

在大堂找个位置坐好,叶羽开始调侃了,“澳洲鲍鱼来两只吧。”

澳洲鲍鱼?不要说这小厮了,就算是元成、钱宝儿都愣了。

“对不起客官,没有!”

“这没有啊,那就上四斤的龙虾吧,先来四只。”

叶大公子突然想到了赵大叔的经典对白,这小厮还挺配合,强忍着心头的不耐,“对不起,没那么大的。”

“你没有啊!我说你们这么大的酒楼到底有什么?那就来盘花生米吧。”

元成、钱宝儿哈哈大笑,小厮差点就以为叶羽几人是来砸场子的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你快点去啊。”

考虑到酒楼的规矩,小厮那怒气是忍了又忍,“对不起客官,要是只这一个菜,那恐怕就要请各位离去了。”

“啊,点一个菜还不行啊?”钱宝儿顺着叶羽的口气,继续调侃。

小厮点头,他话都懒得说了。

“那就再来盘炝土豆丝吧。”

土豆丝?看着众人的反应,叶羽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马铃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他不清楚,可看架势大梁人还不知道啥叫土豆啊。

“那就再来盘清水煮豆腐吧,你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小心我找你掌柜的去。”

找我掌柜的?要是让掌柜的知道你小子来砸场子,他得先废了你不可,也不看看咱这家酒楼是谁罩着的。

“二哥,土豆是什么?好吃不好吃?”

叶羽汗颜,这种情况下不解释又说不过去,硬起头皮道,“也还算凑合,一两银子能买一大车吧。”

“几位公子,可否听小女子抚上一曲?”

就在此际,一个动听的女音传进了叶羽的耳朵,抬眼望去,只见一妙龄女子怯生生的站在他几人跟前,脸蛋儿瘦削却不掩其美貌,粗布衣衫更无损身材的曼妙,随身负这一把瑶琴,她迎上叶羽的目光,又急忙闪躲开去。

“好啊,好啊!”钱宝儿呆了片刻,第一个拍手叫好。

叶羽哼了一声,你丫就不问问这女人是干什么的?刚要说话就见几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的朝这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