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73章 背影

第173章

背影

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叶羽此言一出,红袖脸蛋儿一红,她情不自禁的挪了挪屁股——人家是施主,自己顶多算个混饭吃的,他自去风流快活,干自己何事——低头不语,默默的扒着饭菜。

如果说红袖之前还有那么点矜持的话,此刻是彻底的放开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面对着混蛋,越是淑女受害的几率岂不是越大?

关键时候,男人还真没女人放得开,最起码野狼盟的两位战战兢兢的,筷子都有些拿不稳了。

“大哥,咱兄弟今儿个喝他个痛快。”

对于身边敌对男女的表现,叶大公子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斟满烈酒,端起酒碗冲元成拱一拱手,一饮而尽。

不是吧?看起来儒雅风流,他岂能如此品酒?红袖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也算书香门第,在她看来,喝酒就是小酌浅饮,如此牛饮,实在是暴殄美酒——呆呆的看着叶羽。其看似手无缚鸡之力能一拳击飞劲敌,文文弱弱却又豪气冲天,红袖越来越觉得叶羽似乎就是一团迷雾,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

说句良心话,叶羽对酒兴趣不是很浓,此番痛饮不乏卖弄之嫌——虽然对红袖没什么非分的想法,可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女人的仰视——分别同几位弟兄对饮,酒到碗干,几大碗酒下肚,面不红气不喘,红袖小女人更是惊呆。

“宝儿,要不要来上一碗?”

什么才是真正的口无遮拦,看此时钱宝儿公子就能明了,“二哥,你别害我,我一会儿还想跟你们风流去呢,要是一不小心喝醉,那岂不是亏大了?”

这几人没一个好东西,红袖在心里啐了一口……

酒足饭饱,红袖丝毫没有吃人嘴短的觉悟,细细的抹抹嘴唇,招呼也不打一声,起身便走。

“红袖姐姐,你何不跟我们一起?”

钱宝儿嘴挺甜的——开口就是姐姐——他一番好心,生怕这漂亮女人落到野狼盟的人手里;可这话听在红袖耳边可算彻底的变了味,以一种贞女看色鬼的眼神扫了叶羽几人一眼,脚步迈的更快。

“二哥,难道我又说错话了?”

叶羽没有言语,他默默的注视着红袖的背影,单薄中却透着一股坚强,那略显破旧的衣衫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母亲。

“红袖姑娘,请稍等!”

红袖哪知道叶羽心中所想?刚走到门口的她站住了脚步,微微扭头,看着寻求风流快活的男人的眼睛满是不屑。

“掌柜的,给这位姑娘准备些干粮!”

叶羽有些后悔,当初真不该给人家姑娘留下色鬼的印象,恰逢胖掌柜走了出来,叶羽有些萧索的吩咐了一声。

红袖一呆,再看叶羽一眼又迅速扭过头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淌下。

叶羽没看到红袖的眼泪,他更想不到女孩的眼泪不是感激而是恨、是心痛。

君子不是嗟来之食,女子也一样。在红袖眼中,叶羽此等行径无异于那红果果的施舍,她真想大步走到叶羽跟前,大声说一句,她苏红袖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有了这些干粮,她或许就能活下去,或许就能为父兄族人伸冤,委曲求全似乎是她此刻唯一的选择。

看着红袖肩膀不住的耸动,叶羽想走过去。

“你不要过来!”

叶羽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红袖姑娘,车到山前必有路,天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如果还有人抓你,你就报我叶羽的名号,如果你真的信得过在下,那就来我叶羽的府上。”

叶羽无官一身轻,可他的名字在洛阳城也的确有些分量,虽不能百分百的止小儿夜啼可也差不离。红袖依旧不回头,叶羽看向了野狼盟的两人,“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可红袖姑娘是我罩着的,如果她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管是不是你们动手,我叶羽必要你们野狼盟灰飞烟灭。”

叶羽此言饱含中气,远远的传了出去,举座惶然。

如那无根浮萍漂泊了数月,那刹那的恍惚,无助的她似乎找到了依靠,红袖真相放声大哭;可他为什么要帮我?惊惊怕怕,无论多么纯真的女孩也会变得多疑,红袖紧接着想到了这个问题,对头是那般的庞然大物,她更坚信叶羽是别有用心。

恰逢醉仙楼小厮将裹着馒头的包袱送到她身边,红袖强忍着没有转过头去,抓过别人“施舍”的干粮,她几乎跑着离去了……

“二哥,你怎么了?”钱宝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叶羽。

叶羽没有说话,他缓缓摇了摇头,“我没事儿。”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西斜。叶羽几人离开醉仙楼,人儿在夕阳的映照下留下长长的影儿,凭添几分萧索,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酷似母亲的背影,可却很是放心不下——叶羽后悔当初没蛮横的将其留下,其实他也清楚,即便重新抉择,也会放任红袖离去,素昧平生,初次见面欲留人,任谁也会将此行径同那强抢民女挂上钩。

“二弟,我们去哪?是不是……”

元成看了看野狼盟依旧战栗的两人,欲言又止。

“大哥,我心里有数,为避免打草惊蛇,咱们还是等天色全黑再行动手。”

欲忘却烦恼,就是别让自己闲下来,想到七星廉贞,叶羽不由撇了撇嘴角。

“叶…叶公子,我…我们兄弟,是不是…可…可以…走……”

“怎么?你们想走?”叶羽笑意更浓,“我叶羽从来说话算数,既然说带你们风流快活,那是定要去风流快活,你们不是希望我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吧?”

野狼盟两人哪敢答话?还风流快活呢,跟着这样的煞神不萎了就算谢天谢地了。

“洛阳城晚上挺热闹的,咱们先逛逛吧。”温言温语的叶羽声调陡变,“你们最好别跟我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小爷我不讲情面。”

大爷您什么时候讲过情面?那两兄弟哭了……

廉贞今夜会不会再到潇湘馆?叶羽心里没底,在焦急的等待中夜幕姗姗而来,月黑风高杀人夜,他几人悄悄的从后门溜了进去。

“云姨,那人今夜来否?”

看着叶羽,翠云点点头,“咱们馆里姑娘正陪着他,我已经按你说的吩咐妥当,不论是菜里、酒里都下了大剂量的药,小六他们已经在暗中布置好了。”

“云姨,谢谢你!”叶羽笑笑,他突然转身,双手作刀毫无征兆的切在野狼盟那两人的脖颈处,“大哥,咱们去看出好戏吧。”

“羽…羽儿,你小心些,莫要让你娘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