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85章 我的女人

第185章

我的女人

房门大开,看着狼狈不堪的叶羽,明空、素月恨恨的看了对方一眼,她们同时迈出了一条腿,可接着又都缩了回去——明空身上一丝不挂,素月虽然穿着上衣,可现在已然变成了“情趣里衣”,她们哪好意思出门?

妈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把老子打水缸里了竟然不说出来看看,叶羽心头大骂,他手脚并用从水缸里爬出来,衣服紧紧粘在身上,湿漉漉的活脱一个落汤鸡。胡乱抹一把脸上的水迹,他捡起扔在一边的“杀威棒”就冲进了屋子。

“哎呀!”

随着叶羽推门的动作,两声娇呼传进了他的耳朵。

身上裹着锦被,明空、素月刚走到门边,叶羽就推开了房门。猝不及防,她二人同时摔了个仰八叉,锦被散开。

“相公,月儿不是有意的。”

看叶羽黑着张脸,素月哪敢责怪叶羽让她跌跤?爬起来抢到他身边,用身上那仅有的“烂布条”在他头上擦拭着,“都怪那讨厌的尼姑,人家打不赢她,刚才被她牵引着误伤了你。”

明空自幼谨记师门训诲,清心寡欲,不与他人争锋,可听到素月这话,她哪还忍得住?“你还好意思说?明空不欲伤你,可你却故意打坏屋里的东西,就连明空那唯一换洗的一套衣服也被你弄烂了。”

离开师门,行走江湖,明空一直轻装简从,身上穿的那身衣服是她自己运功震碎的,可屋子里晾的换洗的衣服却是“牺牲”在素月棍下,连身衣服都没了,她能不气?

“谁让你那般讨厌了?我教相公武功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要是不横插一脚,你以为我稀罕跟你说话?”

“我就是要插手,他就是不能跟你学剑!”

“我偏要教。”

叶羽没搭理斗嘴的两女,他打量着这间好似被十二级台风袭击过的屋子——床塌了,桌子、凳子散架了,衣服、被褥的布料碎成一片一片的,飞的满屋子都是。

大梁也流行野蛮女友了?

“你们可真出息啊。”叶羽被气笑了。

“相公,月儿才不想打架呢。”素月瞪了明空一眼,她撒娇的挽起叶羽胳膊,“咱们去月儿房里,月儿给你换一套衣服,咱不理这臭尼姑。”

“你才是臭尼姑!”

“住口!”叶羽大喝一声。

治闺阁犹如治军,功必赏,过必罚,以前的叶羽对这话很不以为然,可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像素月、明空这样的女人,搁哪都能掀起滔天巨浪,要是任由她们如此有恃无恐,这个家早晚让她们闹个底朝天。

“你们俩给我跪下!”

“相公,地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不要让月儿跪了吧?”素月撇撇嘴,声音嗲的叶羽差点亲她一口。

“你还知道这屋里乱?我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你们是不是打算把房拆了?”

“都是明……”

“跪下!”

素月下一跳,瞪了明空一眼,她拉过地上的锦被,不情不愿的跪了下去。

“你呢?”

听到这话,明空很想说“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可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许顶撞叶羽——抿了抿嘴唇,缓缓的跪了下去。

“白虎精,丑死了!”

“你……”明空又想动手了。

“啪啪”两声,叶羽在她们屁股蛋儿上分别赏了一棍子。明空么,嘛事没有;可素月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哥们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啊,怎么能体罚亲亲老婆呢?这棍子他只为恐吓,没打算真动手啊。

素月亦想不到叶羽真能打她,臀上吃痛,她眼泪不由滚了下来。

人家还不是为你好?心里委屈,她倔强的扭过头不看叶羽;明空更是八风吹不动,闭着眼睛好似那得道神尼,可心里却在想——我为什么要怕他,听他的话儿?

上次就是老子自己找台阶,你们好歹给你男人留点面子不是?进退两难,叶羽想了想,他一巴掌拍在素月屁股上,随即扬起棍子打在明空身上。

素月突然“啜泣”起来,看着素月那红肿的臀儿,叶羽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打错了。

此刻哪还顾得上什么颜面不颜面?他赶紧扔下棍子抱住了素月。心下不停的责怪自己,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素月擦了擦眼泪,她一把推开叶羽,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她一瘸一拐的四处找衣服,可哪里找得到?久寻无果,她突然伏在一边墙上哭将起来。

“你走开,不要碰我!”

叶羽不理会素月的挣扎,他把身上那半干的衣服脱下来裹在素月身上,拦腰抱起她,“月儿,别哭了,是我不好,那会儿你但凡说一声,我也不会再打你了。”……

看叶羽推门出去又阖上房门,明空擦擦眼泪——肌肤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可挨打她也疼——委身坐在了棉被上,目光扫过这间屋子,熟悉无比似乎又很陌生,再低头看看臂上那醒目的臂砂,咬了咬嘴唇,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月儿,你心里还在埋怨我呢?”

叶羽抱着素月回到她的房间,亲昵的贴着她的身子坐到了床边。

“你走啊,你讨厌死了,你打月儿这么狠,一点也不疼惜月儿。”

素月哭着推搡叶羽,推不动她又挥舞着小拳头锤他的胸膛。

“哪能呢?我什么时候打月儿了?我可是最疼月儿的。”

这一路上,叶羽捧着素月的屁股蛋儿,暖暖的真气缓缓的透入她的肌肤,证据早就被他销毁了。

素月拍开叶羽捏着她臀瓣儿的手,微微动一动身子,哪还有半点疼痛?扭头看看,哪还有半分红肿?这算怎么回事儿?打一棒子又给一个甜枣?

“月儿,不要生气了吗?”

素月本想不理他,可看叶羽那表情她又忍不住破涕为笑,想到不能这般轻易原谅叶羽,她又绷起了脸。

“我就知道宝贝月儿舍不得怪我!”

明空光着身子坐在那床破锦被上,双手抱膝,下巴搁在膝盖上,双目无神,她呆呆的注视着前方,随着灯烛的燃起,叶羽看清了这一幕。

那看似无助的身影让叶羽感到了心痛。

“明儿,还在生我气呢?饿了吧?我喂你吃饭。”

“叶公子,麻烦你给明空准备一套衣服。”

明空这是怎么了?自打发生了关系,她就算是要自己抱着她方便也没用过“麻烦”这般生分的字眼啊。

“明儿,咱不急,先吃完饭再说。”

叶羽挤出一丝笑意,他上前抱住了明空。

明空不着痕迹的推开叶羽,“叶公子,明空要走了。”

“哦…什么?你要走?不许!”

“不许?你不是一直嫌我烦,巴不得我早点滚蛋吗?”

“明儿,我爱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女人。”

叶羽自己也想不通为何要说出这番话,可听说明空要走,他心里万二分的不舍。

“明空是出家人,不会爱上任何人,我今天晚上就走。”

“你说谎,你忘不掉我就和我无法忘掉你一样,你若不爱我,那为何不介意我看你的身子?你这般坦然让我抱着,就说明你不讨厌我,你心里已经接纳了我。”

“我是不讨厌你,可让你抱着和爱上你有关系么?”

“没有关系?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总会不经意的想到我?”叶羽感觉同明空说话很费劲,真不知道缥缈峰是怎么教徒弟的,大事上,明空杀伐果断,确能独当一面,可怎么对这男女之事就这般糊涂?

“想到你?”明空怔怔的看了叶羽好一会儿,她突然伏在叶羽肩头哭将起来,“你为什么要救活明空?明空现在好痛苦,自从那天醒来,你的样子总是不自觉的出现在明空心中,怎么甩也甩不掉,你为救裴雪大闹裴府,我误伤了你,心痛的要命。我知道府上每个人都讨厌我,我也不想这般没脸没皮,可就是不想离开,我要劝你向善,其实不过是我要留下来给我自己找的借口罢了,我根本就阻止不了你。”

“明儿啊,自从你我换血的刹那,咱们两人就再难分出彼此,你想想,你若真的讨厌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你怎么会传我七星莲花步?”

听到叶羽这话,明空双手抱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明儿,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你不想面对而已;再说,你已经是我叶羽的女人,这辈子都逃不掉的。”

“我是你的女人?”明空脸上现出一丝迷惑,她看看右臂,“你为什么总说我是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