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86章 臂砂退了

第186章

臂砂退了

明空真把叶羽给问住了,两人既没有父母之命又没有媒妁之言,更没有领过结婚证,说两人感情深厚吧?也不怎么靠谱。如果非要找点关系的话,那就是两人有一次露水姻缘,可这就能口口声声我的女人么?搁在后世,春风一度泛滥,要这般容易就“我的人”了,那岂不得乱套?

“明儿,别再看你那‘守宫砂’了,那玩意有时候也会欺骗你的眼睛,醒醒吧,你现在已经是妇人之身了。”

明空脸现迷茫之色,“什么是妇人之身?”

叶羽额头冒汗,明儿也算女人中的极品了,“妇人之身就是说你不再是那清白女儿身。”

“不清白?”明空愣了好半天,“你骗人,我臂砂还在的。”

老天爷啊,没这么玩人的吧?你趁早给我块豆腐让我一头撞上去得了,“我不是说了吗?那玩意有时候也会说谎。”

明空不再言语,可脸上的表情就一个意思——你才会说谎。

“明儿,那你说为什么女人嫁了人就会生小宝宝?”

明空本就没有穿衣服,为了“学术争论”方便一些,叶羽抱着她坐到自己大腿上,左手托着她的背,右手在她那隐秘部位指指点点。

明空心理上不成熟,可她生理上没有问题,叶羽的摩挲让她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下意识的按住叶羽的手,“别碰那儿,痒!”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睿智的明空又迷茫了,想了好半天,“因为她嫁人了。”

为什么女人嫁了人会生小宝宝,因为她嫁人了,明空这智商咋还不如南儿呢?叶羽满脸黑线,他感觉要崩溃了。

“那我再问你,你说小宝宝是从哪蹦出来的?”

“我不知道,”明空低下了头,“小时候我问过师傅,可师傅说出家人不能想那些羞耻的事儿,她还狠狠的骂了人家一顿。”

听了这话,叶羽有种要找明空师傅拼命的冲动,有你丫这么教徒弟的么?

想让明空明白,看来只能身子力行了,叶大公子本着以身作则的精神,他迅速脱去了全身衣服。

“你想干什么?”明空大惊,看到那“张牙舞爪”的家伙,她又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好丑!”

叶羽不理会明空,拉着她坐到了地上的锦被上,他又抱起她向他身上坐下去。

“你还要惩罚明空?”想到那日撕裂般的疼痛,明空吓得绷紧了身子,泪眼盈盈的,她又要哭了。

“明儿,这可不是惩罚,每个女人跟她男人都会这样做的。”

明空从未体会过这种快感,又羞又喜,心里麻酥酥的——女人这点业务,无师自通啊。

“明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的好美!”

叶羽抱着明空坐在原地,灯烛掩映,她那黑白分明的眸子水汪汪的,迷离中透着女孩儿那无尽的风韵,脸颊酡红,身子软绵绵的靠在叶羽身上,怔怔的看着灯烛发呆。

“明儿,你想什么呢?”叶羽一巴掌趴在她臀上。

明空轻呼一声回过神来,“明儿…一会儿就要走了。”

“你还要走?我说过不会让你走的,”叶羽紧紧的抱住她的腰,“难道你不想再和我这样了?”

“想!”明空低低的应了一声,“可明空是出家人……”

似乎知道这小尼姑想说什么,叶羽截断了她的话儿,“明儿,你看看你的手臂。”

“你又想欺骗人家身子不清白……”明空说到这儿戛然而止,看着那原本醒目的殷红变成浅浅的一个红点,她眼睛发直,神色痴痴,久久不说话。

“明儿,你没事吧?”

叶羽拍了拍明空脸蛋儿,这小妮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它…它为什么不见了?你赔我,你赔我清白。”明空身子微微有些发抖,她泪眼朦胧起来,“你让明空怎么跟师傅交代?”

叶羽可不知道明空心头的恐慌,他笑了笑,“这还不简单?你要喜欢的话,我用月儿的胭脂给你重新点上一个不就行了?”

看叶羽这玩笑的样子,明空忍不住俯身他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好明儿,咬也咬了,咱就别再哭了,不就是守宫砂褪去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孤老终身,岂不辜负了造物主的一番美意?”

有什么大不了的?明空脸蛋儿血色渐渐褪尽,“缥缈峰门规森严,对犯戒的弟子绝不姑息,师傅每年都会定期检查师姐妹臂上守宫砂,如果清白丧失,那只有…只有两种结局,要么以臂砂卫自裁,要不当着阖派上下甘受那烈火…焚身之刑。”

明空幼年见过师门的“杀一儆百”之举,受刑的师姐在大火中惨嚎的一幕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此刻想到自己可能的命运,她嘴唇微微发颤。

“明…明空好怕……”

缥缈峰真这么有病?大烧活人不是忒残酷了一点?想想皇帝老爷子都对缥缈峰礼让三分,叶羽才发现如此真有些大条了,可明空是他的女人,缥缈峰没有资格罚她。

“明儿,那日你以臂砂卫自尽,明空玄女就已然死了,现在活着的不是缥缈峰的玄女而是我的明儿,你不回去,我就不信缥缈峰的人还敢跑来洛阳城抢人。”叶羽手指捏着明空发梢言道。

“明空玄女已经死了?明空不能欺骗自己,明空必须回去……”

“你怎么这般倔呢?”叶羽有些气急败坏,可想到这小尼姑已被缥缈峰洗脑,他不由换了另一种口气,“明儿,那会儿我已经把生命的种子弄到了你的身子里,也许此刻你的肚子里悄悄孕育着咱们的宝宝,你难道想让宝宝陪着你被活活烧死吗?”

“宝宝?”母性天然,明空焉能例外?这一刻明空彻底傻了。

“明儿,你是我叶羽的女人,天塌了有我给你顶着呢!”

明空突然放声大哭。

看到这一幕,叶羽反倒放下心来,明空虽然哭的无助,可有那莫须有的宝宝牵挂,明空绝对不会悄悄的离开,等真的生下了宝宝,作为母亲,她就更不能割舍对子女的感情,如果缥缈峰妄图为难叶府,为了孩子,明空势必要同师门决裂,可万一她没能怀孕呢?看来这几天得努力耕耘了。

明空留下来固然好,可怎么调和她跟月儿的关系却也是一大难题?考虑良久,叶羽抱着在他怀里睡熟的明空来到了素月的闺房……

天色渐明,叶羽早早的醒了过来,今天可是银屏选驸马的大日子,他哪能睡懒觉?叶大公子揉揉黑眼圈——好女费汉,更何况两个?左边明空右边素月,抱着这两只小白羊,叶大 公子一整个晚上浮想联翩,压根就没怎么睡着——悄悄的下床穿衣。

“相公,你这么早就醒来了。”

在院子里伸懒腰的叶羽看到了三丫头,他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哼!”钱紫萱走到叶羽跟前,鼻翼动了动,她笑容渐渐敛去,“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叶羽莫名其妙,三丫头咋这么快就晴转多云了?“不就是去打擂台么!”

“有这么重要的事儿,你怎么还去同那两个狐媚子鬼混?你气…气死我了。”

“你怎么知道?”

钱紫萱瞪了她一眼,“你身上全是那俩女人身上的味道。”

三丫头鼻子咋就这么灵呢?叶羽有些脸红,他掩饰般要抱三丫头。

“你先去洗洗澡,碰了那两个女人,萱儿才不让你抱呢!”三丫头毕竟心疼叶羽,“一会儿萱儿去给你熬些滋补的米粥。”

“羽儿,你今天小心些,别让娘担心。”

叶灵知道叶羽参与选驸马的事儿,她拉着儿子的手殷殷嘱托。

叶羽笑笑,“娘,咱一块去看看吧,今天肯定挺热闹的。”

“娘…娘怕给你丢…丢脸。”

银屏公主选驸可是一大盛事,各方云集,七大氏族的人又岂肯不去一饱眼福?想到裴府,叶灵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出身,她害怕被人揭短,她更怕儿子因此蒙羞。

叶羽蹲下面子,他摩挲着叶灵脸蛋儿,“娘,您是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儿子为您感到骄傲,如果说要丢脸也是儿子给您丢脸。”

“你对娘好,娘高兴,可娘真的不想去,有大白陪着娘,娘在家也不闷的。”

大白跟叶灵越混越熟,现在基本上叶灵到哪它跟到哪。

叶羽看了看在脚下晃悠的大白,“娘,你不想看着儿子?”

“想!可是……”

“没有可是,咱们连大白也一块带上不就行了?娘,咱们去吃点东西,一会儿就出发了。”……

叶羽的观念,是人人平等,他极度反感大户人家那种主子吃着丫鬟看着的生活,他喜欢的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氛围。一家人入座,没看到明空、素月,叶羽才想起那两只母老虎还在一起呢。

“哼,你个骚狐狸精凭什么在我的房里?”

“你才骚!”

“你真不要脸,竟然还不穿衣服。”

“你…你…麻烦你给明空找件衣服。”

“我凭什么管你?大白虎,丑死了。”

“你…公子说明空那儿比你好看多了。”

还没进门,叶羽就听到了这番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