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87章 缥缈峰败类

第187章

缥缈峰败类

自古富贵多淑女,从来纨绔少伟男。

才貌双全的银屏有着高贵的出身,这样的淑女“海选”驸马,如何不让大梁的单身男人们趋之若鹜?驸马之“武比”辰时两刻才正式开场,可卯时刚过,皇城东侧的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沸反盈天不足以形容其盛况。

广场的中央布置好了三丈见方的擂台,擂台四周摆放这不少座椅,用后世的一句话说这就是所谓的贵宾席。披甲执戟的宫中侍卫巡弋四周,将那些默默无闻的想要一步登天的男人,看热闹的女人、孩子们挡在“贵宾席”之外。

因为突厥、吐蕃的参与,此事已上升到“国际”的高度,为彰显大梁国威,这些侍卫们都是精心挑选的,身材魁梧、精神抖擞,那不经意间流露的铁血之气能让些许宵小之辈望而却步。

可在这其间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神色焦虑,满脸愁思,看起来煞是不安,张望着人群,脸上不由现出凄苦之意——这人正是银屏公主,今天驸马之争的“主角”。

平常人家的女儿比武招亲,自然要在台上露一露脸以激发男人们的斗志,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就算容貌堪比钟氏无艳,也绝对会为她打破头颅;更何况突厥使者已然认定银屏是其大可汗的女人,那希望她继续抛头露面?

可这种情况下,银屏能坐得住?与其在宫中“苦挨”,倒不如现场观摩一番。虽不合于礼,可太宗皇帝心疼爱女,看着已扮男装、一脸坚持的银屏,除了吩咐侍卫统领负责公主安全,他还能说什么?

早早的来到广场,银屏公主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折磨,那冤家怎么还不露面?他不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

“殿下,时辰尚早,属下恳请殿下……”侍卫统领走到银屏跟前,他双手抱拳,一脸恭谨。

“你说叶公子他会不会不来?”

银屏公主打断了侍卫统领的话,明知时辰还早,可关心则乱,她有些患得患失……

真正的大人物总不会提前到场,辰时两刻已过,那些前呼后拥,骑马坐轿的所谓贵族才渐渐登场。

大梁国师紫阳真人先到,老神棍须发皆白,一身道袍,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大梁佛教虽然兴盛,可作为华夏土生土长的道教,信众也不在少数,加之老神棍在批八字,算吉凶方面别有心得,他的出场让围观的民众沸腾,老神棍不骄不躁,他微微拱手,在一干徒子徒孙的簇拥下在擂台左侧坐了下来。

第二波出场的是突厥、吐蕃的使者,吐蕃也好,突厥也罢,着装与中原迥异,民众们惊讶代替了欢呼,他们对着这些人指指点点,想想大梁公主可能要侍奉这等“野蛮”之人,不少人生出了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慨。

虽同为“外宾”,可公主只有一个,他们注定是敌对关系,哪能彼此惺惺相惜?没打起来算好的。两方人数均不算多,在司仪带领下,他们一同坐到了紫阳一行人下手。

接着便是七大氏族的人马,七姓臣,无冕王的名头还真不是盖得,这眼睛都快撇到天上去了,七位老家主或走着或被抬着,坐到了擂台右手边的前排,他们坐定,七大氏族的子弟才敢落座。

似乎是被叶羽打怕了,七位老人家身周站了好些侍卫,他们严密监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那排场比皇帝出巡也差不到哪去。

大梁讲究门第出身、讲究上下尊卑,坐北朝南是为上,这上座自然是为皇帝一行人预备,公主如此选婿无异于城下之盟,太宗皇帝岂肯自降身价?太子出面已然给足了这些人面子吧。

银屏公主看着空空如也的座位,她眼眶不自觉的红了,皇兄不是去找那冤家了么?他们怎么还不出现?

突然,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

“快看,缥缈峰玄女竟然也来了。”

“缥缈峰号称天下第一峰,其每位玄女都好似神仙般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

缥缈峰?银屏公主第一个想到了明空,难道是他来了?

银屏公主急忙扭头,可看到的却是两个女人,笑容不由僵在了脸上。

葛布缁衣,素面朝天,衣着打扮与明空无异,可容貌却远不及明空那般勾魂摄魄。缥缈峰的人果真都是一副厚脸皮,她俩无视周围的指指点点,径直走到了紫阳老神棍跟前。

“缥缈峰静空(玄空)见过真人。”双手合十,她们打了一个佛号。

紫阳真阳目中精光一闪而逝,他起身稽首,“二位玄女远来辛苦,贫道借花献佛,如不嫌弃,还请玄女在贫道身旁落座。”——儒释道三家一体,专业虽然不对口,可好歹也是一个学院的吧。

紫阳的徒子徒孙们真有眼色,老神棍话音未落他们就腾出了座位。

“如此静空谢过真人。”

“不知二位玄女所为何来?如有需要,贫道愿助一臂之力。”

缥缈峰绝对不是为争驸马而来,想想叶羽、明空,想想洛阳城传言,老神棍心下已有定论。

“叶羽魔头,残杀无辜,七大士族人心惶惶,道衍神僧三大弟子见废于他,如此行径人人得而诛之,有真人这句话,静空代天下百姓谢过真人。”

三大圣僧武力不容小觑,叶羽能诛杀他三人,绝非等闲之辈,静空、玄空能不忌惮?紫阳真人武功出神入化,有他相助,大事可济,她们能不高兴?可心头疑问却没有问出口——紫阳国师府坐落于洛阳城,叶羽如此妄为,他为何任其逍遥。

“敢为真人,可知敝派明空师妹现居何处?”玄空接着问道。

紫阳老神棍面露难色,似是难以启齿。

“明空简直是缥缈峰败类,现在她恐怕已经是魔头叶羽的妾室了吧!”

“晏之,不得胡言!”紫阳真人出声制止。

妾室?静空、玄空却是听清楚了,想想师门清誉,她二人脸上同时现出一丝寒霜。

“这不可能,明空师妹不是那样的人。”

“玄空师妹,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