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88章 惊天一箭

第188章

惊天一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边缥缈峰静空、玄空二女为了明空的“无良”大动肝火,那边银屏公主为了叶大公子的“久不出场”踟蹰翘首,望眼欲穿。

苍天不负有心人,心底千百次的呼唤,银屏终于看到了身着盛装的皇兄。

身为皇子,一举一动关乎国体,一干侍从左右开道,朱泰昂首阔步的走在最前,叶灵拉着南儿的手走在他的身后,大白跟在脚下,钱紫萱、素月伴在她左右;嫣儿搀着小姐紧随其后,裴雪低头不语,似有些心事重重;明空终于不再做那粗布缁衣的尼姑打扮,周身红似火,衣袂飘飘,最出人预料的是她打了眼影,涂了腮红,抹了嘴唇——这还不是素月小女人搞的鬼?明空没衣服穿,她可逮着把柄了,声言如果明空不按她说的做,那今儿个就在被窝里呆着吧。选驸之“武比”,必是各方齐聚,明空哪能安心呆在家里?委委屈屈的任由素月在她脸上“糟蹋”,好在素月顾全大局,为了叶家门风,她除了妆化的娇媚些,倒也没狠下心在她脸上弄两只乌龟,可最令明空愤慨的还不在此,素月画完妆又抛给她一袭红衣。没等明空秋后算账,叶羽很巧合的进门了,少妇风韵,他看的眼都直了,明空娇羞无限,欲除下这扎眼的衣服,可叶羽却是坏坏的笑笑,你要是敢脱下来,我今天的“武比”可就是下手不留情了,明空差点没哭了——此刻她哪敢抬头?羞涩的躲在如烟等人身后一步一步的往前挨。

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朱泰身居高位,可他视叶灵如母,众目睽睽之下,他搀着略显拘谨的叶灵在主位之侧坐下,又眼巴巴的看着令他意乱神迷的雪儿大小姐落座,这才将屁股放到了主位上。

朱泰此举,举座大惊。

这女人到底是谁?她何德何能让太子殿下如此侍奉?就坐的达官显贵们目光完全集中到叶灵的身上,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认识叶灵,裴氏一族见过她的就不在少数。

叶羽怎么没来?裴越在人群中搜索着叶羽的身影;颓丧的裴二公子痴痴的看着叶灵,他想走过去同她说几句话,可想到她挨冻受饿,想到她被打的死去活来,想到她匍匐在地上,血肉模糊的臀部在地上留下长长一道血迹,裴弘那仅有的一点勇气化作了无尽的愧疚;已然残废的裴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他恨不得生啖这低贱的女人。

裴老爷子不是泼妇,他知道现在对叶灵动手那是自讨苦吃,突然间灵机一动,他招呼心腹侍卫过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叶灵此刻坐如针毡,偶然间她看到了裴嵩那阴毒的目光,脸色突然抽去血色,她忙又低下了头。

“婆婆,你怎么了?”钱紫萱就坐在叶灵身旁。

“萱儿,我…我没事。”叶灵装作不介意的摩挲大白身上的毛,可她实在不善于扯谎,那摩挲大白的手都在颤抖。

钱紫萱叹了口气,“婆婆,过去的不愉快的事儿,咱就不要想了。”

朱泰闻言忙扭过头来,他掏出帕子轻轻拭去了叶灵眼角沁出的泪痕。就在这时,锣鼓声响起,“武比”的司仪官走到了场中,一番开场白打断了叶灵心头的担忧……

这武比虽然很不公平,可表面上总不能让人挑理吧?所有参与者的名字被写在了小纸条上,司仪官随机抽取其中两张,高声念出他们的名字,接着又抽取两张,示意他们早作准备。

一声铜锣响,一胖一瘦两人登场,说来也巧,胖的矮,瘦的高,至于长相么,胖的那个五官还算端正,可这不能搁一块看,赤着臂膀仿佛真要大干一场,可那身子白白嫩嫩肥肥腻腻,似乎捏一把都能捏出猪油来,至于瘦的那位,怎么说呢?那脸就跟山体塌方了似得,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还真就应了郭老师那话——买了一个烤红薯,软的站不住脚的那种,捧手里边,烫没能拿住,“啪”一声掉地上了,过来俩小孩,穿着钉子鞋,在上边乱踩了一通——就是那模样。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银屏公主虽然还不定谁的呢,可这两位爷却也拼了命了,瘦的那个举起镔铁棍就朝胖子砸过去,胖子显然不是那般灵活,手忙脚乱的举起兵器挡隔,那东西有点像天蓬元帅的九齿钉耙……

换了便装的银屏正朝叶灵几人走来,看到场中比斗的两人,她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虽然不奢望争抢驸马的能跟她有什么共同语言,可总也得赏心悦目点吧?如此更期盼叶羽夺魁,可现在哪有他的踪影?眼眶泛红,她快步朝叶灵几人走去,心里默默打算着,如果叶羽不来,她就当着天下人一了百了。

“婆…婆…婆……”

钱紫萱毕竟同叶羽有婚约,她那婆婆叫的很自然,可银屏公主就不一样了,婆婆变成婆婆婆不说,那双脸已然是通红,虽然明知如此称呼为时尚早,可她心底却期望着自己此言成真,她跪在叶灵身前,双臂抱住了她的腿。

突然有一个男人叫自己婆婆,跟着又抱住了自己的腿,叶灵唬了一跳,刚要挣开,却听钱紫萱道,“公主,你怎么穿成这样?”

“皇妹?”朱泰更是惊讶,“父皇不是让你呆在宫里么?”

听到这些银屏更是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她看着叶灵,“叶…叶公子他…他怎么没来?”

看着憔悴的银屏,叶灵心有戚戚焉,她拉起银屏,“羽儿他临时……”

叶灵话没说完,银屏眼泪就滚了下来,她颤着声音,“他…他不来了,是么?”

“皇妹,你这是怎么了?”朱泰有些心疼的看了妹妹一眼,“你怎么不听母亲把话说完?二哥怎么会不来?二哥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他这会儿就是同大哥他们寻找合适的兵器去了。”

听到朱泰的话,银屏抹了抹眼泪,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妹妹,这下你放心了吧?”钱紫萱拉过银屏小声说道。

银屏羞赧,她顺势坐到了钱紫萱身旁,这才注意到围在叶灵脚下的大白,想到叶羽心中她竟没这只狗重要,忍不住瞪了瞪眼,大白似乎领会了银屏的“恶意”,它“汪汪”的朝银屏公主叫了几声。

“大白,不要叫!”……

鼓掌声起,朱泰几人的目光全都注意到了台上,只见瘦高个手持棍棒得意洋洋的站在台上,胖子则肉球般滚了下去,司仪走上擂台“承前启后”,夸赞胜者,宣布上场人选之后不忘抓阄。

“……下面有请叶羽、孟铁塔稍事准备。”

叶羽?洛阳城有几人没听过这个名字?他们纷纷搜寻叶羽踪迹的同时不忘为孟铁塔感到悲哀,流年不利啊,出门碰上这等煞星,干脆认输得了。

“姐姐,公子…会不会赶不及?”

银屏好心情被司仪这话弄的荡然无存,她紧咬着嘴唇,期盼的看着钱紫萱;三丫头也想不到叶羽竟然第三个上场,如果迟而未至,会不会被认为放弃比赛?可她不想再给银屏添堵,“妹妹,你放心,羽郎说来他就一定会来的。”

银屏强颜一笑,祈祷着这第二轮能多打一会儿,她慢慢抬起了头。

擂台上两人倒是赏心悦目了许多,一人持剑,一人拿扇,两人互望一眼,颇有些惺惺相惜——候场那会儿裴老爷子的贴身侍卫就找上了他们,如果能挤兑叶灵以激怒叶羽,让他失去比赛资格,那他们就是裴氏一族门人,荣华富贵不在话下不说,为官一方也不是不可能。此二人也算读过几年书,习过几年武,可高不成低不就,家资虽也殷实,可出身不高,郁郁不得志,唯有寄情于青楼楚馆,两人同进同出,床下君子,**伴侣,那怎一个相熟了得?公主选婿,他们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如果瞎猫能碰上死耗子,那就算人财两得,要是实在斗不赢对手拱手认输就是。听裴氏有意“栽培”,如何能不心动?可想到叶羽的疯魔,他们又忍不住惴惴不安,“那叶魔头不会杀掉我们吧?”

裴嵩侍卫微微一笑,心道死岂是这般容易?顶多残废而已,“你们觉得他会不会蠢到当着天下人的面杀人?”

两人一合计,铤而走险也不是不行啊。

“耿贤弟,你我兄弟有幸同上擂台,咱们何必舞枪弄棒?你我言辞争锋,理屈词穷者算作输如何?”

“如此小弟恭敬不如从命。”那耿贤弟将折扇打开扇了两把,似乎觉得有些冷,不由收起了那所谓的“附庸风雅”。

“那敢问贤弟,你为何要做这个驸马?”

“大哥,你这问题太简单了,银屏公主貌美如花,大梁有几个男人不心动?”

“贤弟你此言太过肤浅,如果就这般作答,那第一个回合可算输了。”

“大哥你给说点不肤浅的?”

“娶老婆还不是为了光宗耀祖,能为将来的儿女谋个好的出身?你想啊,要是你在青楼中娶一个勾栏女回家,那一双玉臂,千人共枕,半点朱唇,万人可品,将来的儿女岂不是一辈子矮人一等?孩子要是自己的还好,要是万一杂种那可咋办?”

“大哥,谁说不是啊,勾栏女算是人么?那不过咱们男人的玩物而已,不要脸的无情,戏子无义……”

两人这番言辞,深深刺痛了叶灵的心,她俏脸再无半点血色,回头看了看默然的女儿,泪水不受控制的滚将下来,猛然间只觉脑瓜一阵晕眩,她不由自主的栽倒在钱紫萱怀里。

“婆婆,你不要吓萱儿。”钱紫萱将手指按在了叶灵人中之上。

“萱儿…姐姐,让我来吧。”明空感到莫名的一种心痛,她低着头走到叶灵跟前,双手触及她太阳穴,逆转真气缓缓度入。

“来人!把此二人给我拿下!”朱泰大怒,他站起身来对身边侍卫喝到。

“且慢!”裴嵩似乎老而弥坚,他那洪亮的声音传进了朱泰耳中,“敢问太子,不知场上此二人所犯何罪?”

朱泰看了裴嵩一眼,“擂台之上胡言乱语,妖言惑众,岂是无罪?”

“老臣敢问殿下,这两位公子真的是胡言乱语还是殿下有意枉法徇私?”

朱泰辞穷,“这…擂台武比岂能如此儿戏?”

裴嵩老不要脸了,“谁说武比之前不能开口说话?”似乎生怕朱泰开口反驳,他补充道,“比武争胜可以,那言辞争锋有何不……”

“哼!”

素月忍不住哼了一声,叶灵是她婆婆,岂能任由别人含沙射影?更何况她月姑娘也是潇湘馆的角儿,哪能咽下这口气?本以为太子殿下能拿下此二人,可她想不到裴嵩竟这般老不要脸?一声娇叱,她已然栖身台上。

言辞争锋的两位哥还没看清怎么回事的,只听得啪啪四声脆响,他们俩同时吐出来满口白牙,他们破口大骂,可口齿漏风,腮边麻木,说出话来难免吐字不清,“熏(君)子斗(动)口…臭娘们,憨(敢)打老子?”

天底下素月不敢的事儿还真不多,小女人抬手一掌拍在持剑那人胸口,一声惨叫伴着一口鲜血,那人身不由己飞下了擂台。

“你……”拿扇那人毛了胆儿,他惊恐的看着素月,这小娘们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他不敢拼命,可素月却敢。

“不要!”一道火红的身影抢到素月身边,紧紧的抱住她双手,“你已经教训过他们,不必……”

七星莲花步?缥缈峰二女同时一惊,师门绝学何曾外传?身形一晃,她们同时飞身上台。

“明空师妹?真的是你!”玄空有些不能置信,“你…你怎么能穿成这样?”

明空松开素月,她突然低下了头。

素月一脚将满脸猪哥相的持扇男子“送”下了台,打量着缥缈峰两个尼姑,“这是你们缥缈峰内部的事情,我不想掺和,虽然讨厌她,可这身衣服却是我的,如果你们弄皱了我的衣服,我可不依哦。”

素月说完飞身下台,紫阳老道看着她那优雅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师妹,你为什么不同师门联系?”

明空不语,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小肚子,如果没有叶羽那一番话,她绝对自回师门请罪,可现在不行,她不能让她的的宝宝跟着受牵累。

以前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明空不觉怎样,可想到自己肚里的宝宝,她有一种直觉,如果有人伤害她的宝宝,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即便师傅也不例外。

明空突然跪在静空、玄空跟前,“师姐,请代明空向师傅请罪,明空愧对她老人家栽培。”

“师妹,你说什么?”玄空不解的看着明空。

明空不言,起身向台下走去。

“你给我站住!”静空怒喝出声。

“她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儿?”一个声音传到了擂台之上,接着台下呼声四起,人们纷纷让开一条通道,叶羽走在最前边,左手持一大鼎,少说也得五百斤,他竟游刃有余,神态自若,元成、钱宝儿跟在他身后,尤其是钱宝儿,意气风发,颇有些狐假虎威之势。

叶羽径直走到台上,他将大鼎放下,土石建造的擂台发出沉闷的声响。

台下寂寂无声,唯有钱宝儿那叫好的声音。

“敢为公子何人?”静空神色凝重的看着叶羽,身材瘦削却有如此神力,那只有一个可能——此子功力浑厚,已然登峰造极。

叶羽不理她,走到明空身边将她抱了起来,“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女儿膝下也有黄金,除了跪咱家人,哪能随便给别人下跪?”

“恶贼,还不快放开师妹!”玄空掣剑在手,指着叶羽,一脸愤恨。

“恶贼?”叶羽笑了,“明儿,你说我是恶贼么?”

明空双泪垂,叶羽怜爱的吻去她脸上泪水。

明空不挣扎,这对于洛阳城听说过叶羽“传奇”的人早已是见怪不怪,第一次见面就能“亲热”的打屁股,这又算得了什么?可缥缈峰的俩尼姑可气坏了,明空师妹岂可如此之不争气?难道她不知道师门清誉?

叶羽看着气的说不出话来的两女,他轻轻拍了拍明空臀儿,“明空已经死了,眼前的是明儿,我叶羽的女人,并且肚子里也有了我叶羽的儿子。”

“叶羽?你就是叶羽?”静空、玄空异口同声的言道。

“没看出来啊,原来还有人惦记着我啊,不过就是长得难看了点,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人丑逼不丑么。”

静空、玄空绝对算不上丑,叶羽如此而言不过是想让她们发火——她二人出现,叶羽知道此事绝不可能善罢甘休,既如此不如让缥缈峰的人先出手,这样他再动手也算师出有名,这叫正当防卫。

“公子……”

明空话没出口,静空二人同时攻了过来。

“两位师姐不要!”明空突然挡在了叶羽跟前。

“师妹,他说的可是真的?你可知师门戒律?”静空可不知道明空是不想她们伤在叶羽手下,“如果你能跟我们回师门请罪……”

“你们开什么玩笑?”叶羽忍不住插口,可明空却对他摆了摆手。

“师姐,明空真的不能回去,还望师姐海涵。”

玄空大急,“师妹,你怎么这般糊涂?”

静空冷笑,“如此那就怪不得师姐了。”

“师姐,明空不想跟你动手,可明空有孕在身……”

叶羽笑了,他很得意啊,一个宝宝就把媳妇套牢了啊。就在这时,沉闷的破空声响起,一箭惊天,箭矢划过一道虚影直直射向了伏在钱紫萱身边神色痴痴的看着台上儿子的叶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