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89章 有惊无险

第189章

有惊无险

疾如风,快如电,一箭之威,迅雷不及掩耳,朱泰等人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叶灵茫然若失,眼瞅着箭矢射向了自己心口;叶羽大吼一声,七星莲花步顺势而动,明空反应亦是不慢,两人几乎并驾齐驱,身形化作两道虚影同时抢了过去。

七星莲花步?看到叶羽的步法,静空、玄空目光同时一凛,七星莲花步乃师门绝学,岂可轻易外传?如果说之前对明空尚留有几分姐妹之情,现在已经把她当做了缥缈峰的叛徒;紫阳真人也是有些意外,如果说明空不是心甘情愿,她岂肯将此绝学倾囊相授?看来不得不重新估量叶羽。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观者有几人能体会叶羽心中的痛苦?眼瞅叶灵丧命箭下,裴嵩老头子眼中闪过一丝快意。

至于叶羽,此刻他的心中只有箭矢与身处险境的母亲,可短短几丈距离竟如此之漫长,叶羽感觉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可人的速度又怎能及得上蓄势而发的箭矢?

“不!!”看着箭矢既要刺进母亲心口,叶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母亲的前半生破碎支离,难道还没有折磨够她?老天对她为何如此之不公?

骤然间,一袭人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叶灵跟前。

“月儿!”

离叶灵最近,有能力救下她的只有素月,破空声响传出之际,素月就知道此一箭之不同寻常,紧要关头,她甚至来不及思考,双手下意识的握住了飞来箭矢。

素月功力不弱,可此箭那巨大的冲力让她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口鲜血,这还不算完,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人仰椅翻,她滑出两丈左右才堪堪止住退势,鲜血再次喷出,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她哪还站的起来?双臂僵直,箭尖堪堪抵住咽喉,如果说箭矢再前进半寸,那必是香消玉损的结局。

此刻叶羽已至,闪身抱住了素月,看着怀中气息微弱的小女人,看着从她掌心滴落到衣衫上的血迹,他庆幸,庆幸母亲避过这一劫,他害怕,害怕失去这平日有些任性妄为的小女人,他愤怒,愤怒那暗中放箭的卑鄙小人。

“公子……”素月疲惫的睁开双眼,看叶羽眼中的疼惜,她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月儿,你先不要说话,有我抱着你,你不会有事的。”

叶羽右手托住素月脊背,左手抵在了她的心口,真气缓缓渡入……

明空此刻却是异常理智,在她心中有叶羽在旁,素月性命绝无大碍,站在叶灵身边,手执佩剑,她神色戒备的看着四周,可哪里还有那射箭之人的踪影?朱泰贴身侍卫训练有素,他们自觉的将此一干人等围在了中央,里三层,外三层,即便是血肉之躯,他们也要为太子殿下筑起坚固的长城。

叶灵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踉跄着奔到素月倒地的地方,看着仰卧在儿子怀里闭目无言的素月,她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身子微微颤抖,她捧住素月双手,妄图取下被她握在手心的箭矢。

“婆婆,你让萱儿来吧。”

钱紫萱深通医理,她清楚此刻如若强行取下箭矢,那势必要损伤素月指骨。代替了叶灵,她轻轻揉捏着素月臂上、手上的肌肉,使其渐渐放松。

箭杆取下,看着素月那满是鲜血的掌心,三丫头也没能忍住眼泪——如果没有素月,她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这一刻三丫头心中再无半点嫉妒之心,她真的认同了素月就是府里一员、就是她的姐妹。

作为今天的“主角”,银屏公主却有些发傻,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她的预料,她想看看素月,想安慰安慰叶灵,可哪有机会?低头看到大白对着地上箭杆“汪汪”的叫唤,左右嗅嗅,又“汪汪”的叫着,她走过去将那染血的箭矢捡了起来。

银屏不懂武功,可生于皇家,对于弓马骑射的功夫,她多少也有一些了解,箭矢一般是镔铁箭头,竹木箭杆外加翎毛箭尾制成,可手中这支箭却是通体镔铁,握在手里沉甸甸的,能射出此剑,纵观大梁,寥寥无几吧?想想素月能一脚踢飞一个男人,可在此箭之下却毫无还手之力,银屏公主更是惊异,到底是谁呢?

站在侍卫外围,明空亦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功力今非昔比,可也绝对射不出如此一箭,师傅能做到么?明空没有把握,想想刚才的凶险,她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明空,你可知罪?”静空、玄空,持剑在手,她俩同时走到明空跟前,静空怒视明空,“缥缈峰绝学非本门弟子不传,你难道会不清楚?如若外人习得莲花步,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们清楚吧?”

在静空心中,缥缈峰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一般凡夫俗子岂能习得莲花步绝学?既已发现,她如何能置之不理?

“师姐……”明空自知理亏,她不由低下了头。

“谁是你师姐?缥缈峰岂能容下你这等叛徒?”

“静空师姐,师傅她老人家说过,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明空师妹只是一时糊涂……”

“你住口!”静空打断了玄空的话,她盯着明空,“献身于人,败坏佛家清誉,私传弟子,坏我缥缈峰门规,师傅的脾气你清楚,你觉得她老人家能饶你性命?”

“明空自知必死,可……”

“如果你现在就去斩下叶羽魔头的头颅且随我回师门请罪,我必会在师傅面前替你求情,终身面壁总比丢掉性命强吧?”

静空这话不能说没有私心,身为大师姐,可她却遮不住明空的光芒,见性神尼派明空下山历练,她就知道师傅是有意将衣钵传授明空,哪能心服?她巴不得明空犯什么错误呢。明空果然没让她“失望”,这位小师妹恐怕是永无出头之日了吧?

可如何才能让师傅看到自己的能力?擒杀叶羽魔头是最佳的选择,可叶羽表现的实力让她深深忌惮,如果假师妹之手,既能坐享其成又能表现自己胸怀,这岂不是一石两鸟?

“师姐,我做不到。”明空突然抬起头来。

“师妹,我知道是那魔头强迫于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你真的戴罪立功,师傅那般疼你,她肯定不会处死你的。”玄空焦急的看着明空。

“师姐,对不起,这一切…是…是明空自愿的。”

“哼!”静空冷哼一声,“如此就不要怪我不讲昔日姐妹情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