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92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192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红袖男装打扮,宽袍大袖遮住她那曼妙的女体,手握长剑不急不缓的步向擂台,风度翩翩,好一个俊俏儿郎。

银屏公主的眼睛尚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更不要说那些来看热闹的大姑娘、小媳妇了;若不是知道这红袖是个雌儿,被抢光了风头的叶大公子都忍不住要嫉妒了。

“我说你搞什么鬼?你个姑娘家跟着起什么哄啊。”叶羽走到红袖身边低声说道,“就算是你性取向有问题,你也不用找公主吧?这欺君之罪可是要掉脑袋的。”

红袖脸蛋儿微微一红,她瞪了叶羽一眼绕过他径直走到了擂台北侧,看着被侍卫簇拥着的朱泰,她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这丫头要干什么?叶羽有些发懵,难不成给当今太子殿下磕一个,就能实现她“百合”的梦想了?

“民女苏红袖叩见太子千岁。”

红袖三跪九叩,台下可是炸了锅,这么俊强的男儿咋就成民女了?

“你先起来回话。”朱泰也有些纳闷啊,这怎么又凭空杀出了一个女人?跟叶羽在一起混了这些日子,他似乎也不怎么在意那繁文缛节,没等红袖磕完他就叫“免礼平身”了。

红袖倔强的跪在地上,随身掏出一张状子举过头顶,泪水渐渐在眼眶里积聚,“民女苏红袖状告博陵名门望族柳氏,其家族子弟纵奴行凶,强抢家嫂,打死家兄;民女状告博陵太守徇私枉法,颠倒黑白,屈打成招,将民女一家三十余口尽皆问斩,祈求太子殿下为民女伸冤。”

博陵柳氏?沸沸扬扬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红袖泪水早已弥漫了双眼,此刻除了叩头,她还能做什么?

柳氏一族权焰熏天,越级上告,大梁有哪个官员敢接她的状子?她想告御状,可皇上长居深宫,面圣之事谈何容易?藉此选驸之机得以面见太子,对她而言,这可是她为父兄族人伸冤的唯一的机会。

“来人!将这欺君罔上、扰乱公主选驸盛会的刁民给我拿下!”

柳氏一族的族长柳伯言就在台下坐着呢,他岂能任由旁人“诽谤”?此时皇权旁落,内忧外患,柳伯言清楚即便此案证据确凿,太宗皇帝也不敢轻易拿他柳氏一族开刀,可朱家毕竟是天下共主,他不得不顾及皇家的颜面,如果真闹的满城风雨而让缥缈峰介入,那更是一桩麻烦,此案将苏红袖以诬告上官之罪错杀是最好的结果。

柳伯言一声令下,柳氏亲卫应诺一声就要上台拿人。

“本宫再次,谁敢动手!”

朱泰知道七大士族气焰嚣张,可却想不到竟然嚣张到了这般田步,三十多个人开刀问斩,皇家竟没听到半点风声,这岂不是真正的草菅人命?更有甚者是柳伯言这老东西不由分说就是“刁民”,这将他这太子置于何地?年少气盛的朱泰哪还能隐忍不发?

叶羽也有些诧异,全家问斩?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看了看七大士族的座位一眼,他真正明白皇上老爷子为何对七大士族这般忌惮了。看看依旧跪在朱泰跟前叩头的红袖,看看围绕着她对峙的两拨人马,叶羽嘴角动了动。

“铁塔,你过来一下。”

孟铁塔听到叶羽的话,想想刚才的赌约,他抓着铁棍走了上来。

“给我把这几个混蛋给我扔下去。”叶羽指着柳氏开阳卫说道。

听到这话,七大士族的人无不愤怒的望着叶羽,可他们又真拿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没办法,缥缈峰的女人一个被他播了种,还有一个被他一脚踢了出去,此刻能克制他的似乎只有紫阳真人,可这老神棍注视着台上竟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孟铁塔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棍子送一个人下去,剩下的那几个都乖乖的跑了下去——一个傻大个儿再加一个有病的魔头,他们是真的惹不起啊。

“红袖姑娘,咱们也算朋友了,你就别在这儿跪着了。”

叶羽刚要拉着红袖站起身来,他就听到台下传来男人的“狼嚎”。

“太子殿下,你可要为老臣做主啊,殿下岂能听信此刁民的片面之词?老臣恭添裴氏族长,廉洁自律,如果族中弟子真如此仗势欺人,老臣又岂肯包庇?三十条人命同时问斩,如此大事老臣岂敢专断?编瞎话也不能这样编啊。”

“你…你…不要脸,你柳氏一族仗势欺人,竟…竟然还要倒打一耙?”听到柳伯言这老不要脸的话儿,红袖气的险些说不出话来。

“陛下!”柳伯言似乎没听到红袖的话儿,他对地磕了三个响头又仰首望天,“老臣一家为我大梁鞠躬尽瘁,八个儿子又四个战死疆场,他们尸骨未寒,老臣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太子殿下竟然听信这来路不明的女子一番胡言……”

柳伯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那声嘶力竭的声音彻底压倒了红袖反驳的话语。

“先皇,老臣兄弟六人,其中两人为国捐躯,可您的贤孙……”

叶羽算是见识了,人真的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啊,看看撒泼大闹的柳伯言,看看同仇敌忾的七姓诸人,如果这帮人明天再搞个什么百官情愿,那老爷子就算是想保住红袖也有所不能,此刻还是让红袖韬光养晦一些吧。

“三弟啊,今天二哥跟你也算沾光了,让柳氏的老头子给我磕了不少头啊。”

叶羽一句话让柳伯言停止了磕头——叶羽正好站在擂台上,如果忽略柳伯言说的话,那还真像给叶羽磕头的。

柳伯言想反驳,可叶羽却抢在了他前面,“我说你这么大年纪了,顾及点影响好不?我这傻媳妇…”叶羽指了指身边的红袖,“…就是胡言乱语了一番,你至于这般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说出去让人笑话啊。”

“二哥,你……”

叶羽对朱泰使个眼色,示意他顺水推舟,朱泰虽不明其深意,可他反应却是不慢,“二哥,你什么时候又找了一个媳妇?一会儿把她带回家,要是治不好她的傻病就不能把她给放出来。”

叶羽看看台下钱紫萱几人,心想这媳妇可真是假的啊。

“你…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谁是你的媳妇,就算是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看你一眼,你个混蛋,不要碰我。”红袖哪知道叶羽的想法?满心的希望突然变成了绝望,她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你们看看,这不又犯傻了?”

红袖满腹冤屈却无从发泄,她扑进离她最近的叶羽怀里撕打着、用牙齿咬噬着,想想偌大的天下竟然没有说理的地方,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让她好过一些,叶羽看的心头难过,忍不住点了她的昏睡穴,看着软倒在自己怀里的红袖,叶羽苦笑了一下,傻丫头,我这是在救你啊……

驸马之争提前完成任务,在场诸人纷纷散去。朱泰虽然很想伴着雪儿,可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儿,他必须同父皇汇报这一切。

“皇儿,今天‘武比’之事结果如何?”

朱泰将叶羽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儿大致述说一番,“父皇,今天竟然有人要暗杀二哥…叶夫人,那一箭实在是太恐怖了……”

听完朱泰这番话,太宗皇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有人能射出那样一箭?

“皇儿,朕再调拨一千禁卫,你着人带到叶府,现在洛阳城风起云涌,叶氏夫人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否则那小子会疯掉的。”

“儿臣代叶氏夫人谢过父皇。”

太宗皇帝笑了,他看儿子的目光里满是慈爱。

“父皇,还有一件事,今天有一位红袖姑娘女扮男装登台状告博陵柳氏……”

“岂有此理!”太宗皇帝猛地一拍桌子,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三十多人问斩,朕竟然没听到半点风声,七姓臣,无冕王,你…你们干的好啊。”

“父皇息怒,还请父皇保重龙体。”朱泰走到太宗皇帝身边轻言安慰。

老皇帝急喘几口粗气,“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想想他们如此草菅人命,儿臣真想把他们一网成擒,可二哥却没让动手,他不动声色的将这事给搪了过去。”

“好小子,朕果真没有看错你……”

“咦,明空呢?她干什么去了?”回到叶府,叶羽才发现明空不见了踪影。

“二哥,她好像是跟着缥缈峰的那两人一块走了。”

听到钱宝儿的话,叶灵忍不住看了看叶羽,“羽儿,娘听说她有了你的宝宝,她这会儿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以她的功夫如果想要自保没人能伤得了她。”

叶羽看了看怀里抱着的红袖,“娘,你们先去休息,我先给她找个房间。”

钱紫萱、素月、银屏三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的集中到红袖身上。

“我真的跟她没什么关系,就是那天再酒楼见过一面而已,不信你们问宝儿。”

“二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顶着姐姐那威严的目光,钱宝儿忍不住撇了撇嘴。

“红袖姑娘,你醒了?”

红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叶羽那含笑的面庞,她突然记起了刚才的事儿,猛地一把推开叶羽,挣扎着就要闯出门去。

“你给我回来,你是不是真的想找死啊?”叶羽一把把她拉住。

“我就是要找死,爹爹死了,娘亲死了,哥哥也死了,我早就不想活了,”红袖一把甩开叶羽,“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死在你的跟前。”

“你要去哪?”

“我不用你管!”奔到门边的红袖回头看了叶羽一眼。

“不用我管?”叶羽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今天我不阻止你,你就能告倒柳氏一族?”

红袖不说话,叶羽继续,“你以为凭你的片面之词,皇上就能定柳氏的罪?皇上办案讲求的是证据,这得需要皇上派人查证。”

“查证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拿家人的生死当儿戏?”

“谁又能证明?”

“你……”

叶羽看着红袖的眼睛,“皇上要查案,自然得委派官吏,七大士族广结党羽,他们势力盘根错节,有几个官员敢拿自己的前途和身家性命为你伸冤?我敢担保,他们查证的结果只能是你诬告上官,就凭这几个字,柳氏一族就敢将你千刀万剐,如此一来既能杀鸡儆猴又能让他们杀人灭口,你以为他们会心软?”

叶羽这几句话重重的敲在红袖心头,脸色苍白的她忍不住萎顿在地上,神不守舍,她喃喃自语,“难道…难道天下真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吗?”

叶羽拉起红袖,这孩子行尸走肉般的被他拉到床边。

“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就是从裴氏的宅门里走出来的,裴氏族长那双腿是我弄残废的,裴嵩的兄弟死在我的手上,裴氏老夫人也是间接死在我的手上……”

“你能替我报仇伸冤,是不是?是不是?”听到叶羽这话,红袖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她紧紧的抓住叶羽双手,“如能你能替红袖报仇,你让红袖做什么都行。”

叶羽看着红袖,她不由叹了口气。

“你…你不肯么?”红袖紧紧的咬了咬嘴唇,“如果你肯帮助红袖,红袖这辈子就是你的人,鞍前马后,侍枕席,伴君前,红袖绝无半点怨言。”

明空当日也这般说过,可她却是要我不要杀人,叶羽伸手捏了捏叶羽的脸蛋儿;红袖想躲可有忍住了。

“你真的以为我叶羽饥渴到那种程度?”

红袖感到一阵晕眩,她突然跪在了叶羽跟前,“叶公子,红袖只有这具还算干净的身……”

叶羽要拉红袖起来,可她却是铁了心。

“我是可以杀人,我杀得了十个、百个,可我杀得了千个、万个么?构陷你全家的,你知道有多少人吗?三十多人问斩你知道这要牵扯到多少人?”

“你知道什么样的报仇才是真正的报仇吗?暗地里给人一刀,对这些醉生梦死的人不过是一场解脱,我要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眼睁睁的看着荣华富贵一步一步离他们远去,我要当着天下人的面把他们送上断头台。”

“红袖姑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不会不能等吧?”叶羽拉起红袖坐到了床边,“你就暂且在我府里住下,我保证没有人敢来杀你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