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95章 真的咬啊

第195章

真的咬啊

“人家都说了,今天不…不行的。”银屏娇躯微微颤抖,她双手捂住眼睛,一副娇羞不胜的样子。

“那…那你干嘛还暗示人家?”叶羽突然坏坏的一笑,“银屏啊,有一首诗你听过没?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银屏痴迷于文赋,她哪能料及叶羽心中的龌龊想法?听这两句意境不俗,她不由忘却了羞涩,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两遍。

“这应该还有前两句吧?你要是告诉银屏,银屏就让你抱着。”

很诱人的建议,可叶大公子却有些瞠目结舌——能记住这后两句是因为它“寓意深刻”,鬼才记得前两句是啥呢!他换上了另外一幅放纵的表情,“银屏啊,你真的不知道我说的是啥?”

银屏公主理所当然的点头,叶羽拍了拍额头,他在银屏耳边低语了几句。

“我咬死你!”银屏没听叶羽说完,她脸脖根儿都红透了,“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这怎么算是欺负呢?这是情调,懂不?”叶羽感觉很冤枉。

“不入流!”银屏公主啐了一声,“羞死人了,人家才不会那样呢。”

“你要是不同意,那我明天就罢工,哎呀…不行了,不行了,我身子没有一点力气,看来明天是起不了床了。”叶羽装成弥留的样子,“屏儿啊,这可苦了你了,希望你在异域还能记挂……”

叶羽话没说完,银屏公主突然轻轻抽泣起来。

“没意思了,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咱不弄就不弄么。”

“哪有你这般看玩笑的?你个大坏蛋。”叶羽这一安慰反倒安慰出事儿来,银屏**上身扑进他怀里,“你心里一点也不喜欢人家。”

“谁说我不喜欢你?”叶羽佯装生气的拍了拍银屏那光洁的背,“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瘦吗?就是因为我想你啊,你是身娇肉贵的公主,我是不名一文的升斗小民,一在平地一在天,我只能每天默默的思念着你,其实我最想对你说的三个字就是——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爱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盗版能盗到这个份上,叶大公子也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这脸皮多厚啊。

银屏看着叶羽的眼睛,她突然笑了,“才不信呢,你就会哄人。”

一笑百媚生,叶羽都有些不敢看银屏——他是怕没地泻火啊。

“那个…你能不能把刚才的话再给人家说一遍?”

叶羽:“……”

“你是不是真的希望银屏那…那样?”

“啊……”

银屏突然把叶羽按倒在**,她俯身凑了上去。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啊,红唇温润,叶大公子有种如坠仙境的感觉……

蓦然间,房间里传出一声男人的惨叫,叶羽跟个大虾米似地蜷缩在**——庆幸没有血迹——银屏不知所措看着他,急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你…你…这个‘咬’不是那个咬,”叶羽声音都有些哆嗦,“你难道真想你的男人断子绝孙?”……

天色将幕,叶羽亲自送朱泰兄妹回宫。

朱泰垂头丧气,他想跟叶羽说话,可叶羽却一门心思放在银屏身上,这俊美的小公主羞羞答答,她假装漠不关心,可眼睛总是不自觉地往叶羽身上瞄,偶尔接触到“小叶羽”,她必是脸蛋儿通红,然后迅速扭过头去,可要是不看她又觉得心里少点什么似的……

“你明天一定得赢,要不然…要不然银屏就死给你看。”

皇宫门口,银屏痴痴的看着叶羽,她这话声音不大,可异常坚定。

“你说什么?”

看着银屏离去的背影,叶羽一时没回过味来。

“重色轻友!”朱泰愤愤的嘟囔了一声。

“你还好意思说我呢?是谁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雪儿小姐在哪?”

朱泰脸一红,他挥手示意侍卫们先行回避,“二哥,雪儿小姐今天不理我了。”

这还用说吗?老姐恐怕是因为知道了你是当朝太子才想着跟你划清界限的吧?叶羽笑着看了他一眼,“堂堂太子殿下,国之储君,想要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朱泰这下急了,“我才不喜欢那样的女人呢,我就是喜欢雪儿小姐,”说到这儿,他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笑,她哭,无论她干什么,我都觉得她是最好的,前几天我陪她说话她会笑的,她还把她绣的那些香囊、帕子送给我呢,可今天却是不看我,她还说她身份卑贱,配不上我,如果我真的为她好就再也不要来找她了。”

叶羽叹了口气,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姐姐,他真的不知道是该撮合这件事还是该阻止。

“二哥,你给我出个主意啊,我是真的想娶雪儿,等我做了皇帝,我就让她做我的皇后,我一个妃子也不要的;要是她不喜欢,那我宁可不做皇帝……”

“停!”叶羽赶忙打断了朱泰,“你还真想着不爱江山爱美人呢?这要是让你父皇知道,他肯定第一时间砍了我。”

朱泰不言语了,看他这样子,叶羽突然有些不想打击他,他想了想,“我问你,我姐再跟你说那番话的时候,她是什么表情?”

“话没说完她就哭了,我想过去安慰她,可她却一把把我给推开了,然后就再也没跟我说话。”朱泰说这话的时候神色甚是落寂。

“你就为这事儿愁眉苦脸的?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敢情我皇妹是一心想要嫁给你,你当然不能理解人家了。”

“你别话题扯远了,你说我姐为什么要哭?”

“为什么?我怎么知道。”

太子爷就这情商?宝儿那小子都比你懂得多,叶羽撇了撇嘴,“她正是因为心里有你,可又觉得配不上你,左右为难,她这才会哭啊。”

“真的?”朱泰表情立马就不一样了,“你说她心里有我?”

“假的!”叶羽没好气的看了朱泰一眼。

“二哥,你就帮帮我嘛。”

“我替你撮合撮合倒是可以,但有一点你可得给我记住喽,你是当朝太子,你要学着以天下为重……”

“不是还有二哥你辅佐么,本太子信得过你。”

老子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叶羽又一次无语了……

慢悠悠的回到家门口,天已全黑,得知明空尚未回来,叶羽这下可有些呆不住了,明儿她到底上哪去了?是她想离开自己还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砰”的一声,叶羽感觉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躯体。

“哪个不开眼……”叶羽心下焦急,说话哪还会客气?可看清姑娘的脸,他那后半句话接不下去了。

“小怜姑娘,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家多危险啊?要是碰上那劫财又劫色的狼,你可就惨了。”

小怜没有说话,她怔怔的看着叶羽。

“我说陆大小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小怜眼眶里渐有泪水在积聚,“恭喜你了,银屏公主才貌双全,她…她好有福气。”

“小怜,你瘦了。”

这对白是驴唇不对马嘴,可小怜听到这话,那眼泪却是再也止不住,她毫无顾忌的扑进叶羽怀里大哭起来。

“我说小姑奶奶,你这是怎么说?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话虽如此,可叶大公子却有些心猿意马,他本来是拍着人家的背,那手渐渐的就滑到了女孩儿的臀上,被银屏勾起却又强行压下的邪火这一刻山崩海啸般爆发了,小叶羽“按首挺胸”,大叶羽不自觉的在小怜唇上吻了下去。

如此唐突,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肯定会一个大嘴巴子甩过去,可小怜没有,她动情的抱紧了叶羽,热烈的回应着叶羽的逗弄……

“小怜,相邀不如偶遇,我陪你走走怎么样?”

楚楚可怜中又透着一丝娇媚,叶羽看着小怜竟然有些心疼。

小怜没有说话,她微微点了点头。

月落乌啼,行人寂寂,这样的氛围最大限度的激发了叶羽作为男人的保护欲,他拉起小怜那冰冷的小手将她拥进怀里;小怜不挣扎也不说话,相顾无言,两人就这么默默的走着。

“我嫁人那天你会不会来?”小怜冷不丁的开口,没等叶羽说话,她半自嘲的续道,“你又怎么可能过来?那天同样是你跟银屏公主完婚啊。”

叶羽怔了怔,你瞧这日子选的,老子恐怕就是要抢亲也没有机会啊?要不趁现在把生米煮成熟饭?

“小怜,你要嫁谁?”叶羽问这话时只觉心里好生不舒服。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裴温?他不是……”

“我也知道他现在不再是…是男人,可既有婚约,就算是守一辈子活寡,我也得嫁过去。”说到这儿,小怜终于哭出声来。

“小怜,要不咱俩私奔吧?”

小怜半晌没有言语,她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想过抗拒爷爷的决定,可只要我说一个‘不’字,爷爷必要重罚哥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替我受罚。”

叶羽想骂人了,这谁想出的这等馊主意?

“这就是命,这些天我每天晚上都独自一个人出来,然后到很晚才回去,我以前害怕走夜路,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害怕,果有人要杀……”

小怜一语成真,话未落地,一个沉闷的说话声在叶羽耳边响起。

“缥缈峰七星莲花步也不过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