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97章 使团遇刺

第197章

使团遇刺

叶羽心下难受,轻推房门,应手而开,可没等他进门,大白“汪汪”的叫了起来。

“羽儿,是你么?”叶灵哭声敛去,“大白,不要叫。”

“娘,你怎么了?”叶羽进屋,他拥住了迎出来的身着睡衣、双目通红的叶灵。

叶灵强颜一笑,“羽儿,娘没事的,就是眼里进了沙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娘给你去弄点吃的。”

“我吃过东西了。”

考虑到母亲的哭泣可能是因为姐姐,叶羽叹息一声,他抱起叶灵走进了卧房。

榻上枕巾湿了一片,看看儿子,叶灵有种谎言被揭穿的尴尬,她赶忙将枕头翻了过来,随着这动作,枕下的一把剪刀掉在了地上。

“羽…羽儿,娘…娘是想给你缝鞋子…想做新衣。”

谁家能没有剪刀?叶灵不解释还好,她这一说反倒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叶羽看着她,“娘,您心里有什么事不能跟儿子说?”

“没…没事,真的…没事。”叶灵越发躲闪叶羽的目光,她突然扑在**哭将起来。

叶羽没有说话,他弯腰脱下母亲鞋子,抱起她靠在床头坐好,他自己顺势坐到母亲身边,拉过锦被盖在了她身上;叶灵仿佛回到了从前,她很自然的侧了侧身子将被子也盖在了儿子身上。烛光跳跃,叶羽紧紧的拥着母亲那瘦削的肩膀,对他而言,母子共享天伦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他心头的这份甜蜜与宁静;叶灵痴痴的看着儿子的面容,可她却是愁肠百结。

“儿啊,娘想去当姑子。”

美好的事物总能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叶羽还沉浸于那种平淡的幸福之中,他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可跟着他回过味来,“娘,您瞎说什么呢?咱们家不好吗?还是您嫌弃儿子了?”

叶灵摇头连连,“儿啊,你现在是年少有为,如果再娶了公主,那就是当朝驸马爷,要是让人知道你有个出身卑贱的娘,先不要说旁的不相干的人,公主身份高贵,她要是知道……”

“娘,银屏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的敢对娘有半分不敬,儿子第一个休了她。”叶羽打断了叶灵的话儿,他轻轻拭去叶灵脸颊上的泪痕。

“羽儿,你不要瞎说,”这年头听说过驸马休公主的?叶灵可不想儿子做出那等掉脑袋的事儿,“娘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成家立业,只要看着你好,娘就算是吃再多的苦也无谓的。”

“儿子锦衣玉食,从者如云,可母亲却是孤苦无依,食无饱,居无安,您这不是让别人戳儿子脊梁骨吗?”

叶灵这些年虽然活的卑微,可她认定的事儿却很难回头,叶羽清楚母亲这执拗的性子,如果要她改变主意,恐怕也只有这种方式。

“娘不会孤苦无依的,在庵里不会那样的。”叶灵看了看叶羽,“缥缈峰的玄女不就是住在庵里吗?你看明空她们不是挺好的吗?娘还可以为你念佛诵经,求佛祖保佑你一辈子平平安安。”

听母亲这番话,叶羽第一反应就是得空把那明空结结实实的打一顿屁股,谁让她“吸引”母亲来着?佛祖真的会保佑我?明空是他的信徒却被自己搞上了床,这可是变相的跟佛祖抢饭碗啊,他老人家要是真有灵的话不把我大卸八块就高念几声“阿弥陀佛”吧,这是叶羽脑中的第二个念头。

“娘,谁说缥缈峰生活好了?整天青菜、豆腐的,连点油水都没有,你没看明儿已然弃暗投明了吗?那会儿她还跟我说呢,家里的饭菜比庵里的东西好吃多了。”

叶灵一句话就击溃了叶羽的信口开河,她看了看儿子的脸庞,“不管怎么样,那总比以前好吧?”

娘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叶羽突然听到大白的叫声,他心头一喜,“娘,您要是真的去了庵里,那大白怎么办?只有你喂它,它才肯吃的。”

叶灵抬头看了看围着地上的鞋子打转的大白,她理所当然的说道,“娘带它一起。”

“那怎么行?大白长大了可是要吃肉的,可没听说过雪獒一辈子就吃青菜豆腐的。”

叶灵突然没了主意,大白跟着她的时间虽不算长,可在叶灵心中除了叶羽几人就大白对她最好——这话别扭不?——兼之小东西乖巧伶俐似能听懂人话一般,叶灵对它真的有了感情。

“娘,叫我说,哪也不如咱家里好,儿子我还有萱儿她们都孝敬你,咱们何苦去受那些罪呢?”

“可是……”

“娘,你若是坚持要当姑子,那儿子现在就死在你跟前。”看到母亲的坚持,叶羽突然耍起了无赖,他将臂砂卫连鞘抵在了心口。

叶灵眼泪又涌了出来,她一把夺过叶羽手中匕首,紧紧的抱住儿子脖子似乎真怕他自尽一般。

“娘啊,人这一辈子也不过短短几十年,如果做什么事情都要先考虑别人怎样看待,那样束手束脚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咱们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儿子所图不多,只是希望咱一家人团圆平安。”

叶羽摩挲着母亲秀发,“娘,像您这样的大美女,要是把头发剪了,那多可惜?”

“娘才不好看呢,”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赞美?叶灵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那娘以后永远呆在家里,再也不出去,等以后有了孙儿、孙女,娘就替你看着他们。”

只要母亲不闹着出家,那剩下的事儿都好办,叶大公子很有得过且过的潜质。

“娘,折腾到现在,您身子乏了吧?你先在**趴好,儿子给你揉揉肩。”……

叶大公子本来打算同明空一起“制造人类”的,可他终究放心不下母亲,这一宿就睡在了母亲身边,同时他还打定主意,以后尽可能多陪陪母亲——娶了媳妇忘了娘,那不叫爷们。

第二日早上,叶羽吃完早饭,他正准备去迎接突厥使团的挑战,一脸凝重的元成找到了他,“二弟,出大事了,突厥使团遇刺,阿史那公主及其护从卫队全部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