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199章 铁骑叩边

第199章

铁骑叩边

“小六,你们看着办吧,我眼下有点急事。”

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叶羽抱着挣扎不休的明空走了出去。

“羽郎他不会真的把明空怎么样吧?”钱紫萱忍不住看了素月一眼。

“怎么可能?如果公子真的把那讨厌的狐媚子怎么样就好了。”素月突然意识到对方是钱紫萱,她忍不住哼了一声,“骚狐媚子!”

钱紫萱哪还不明白素月这最后一句话是冲她说的?“人家跟你说话了吗?自作多情女人。”

看着三丫头款款而去,素月真有一种拆房的冲动。

“姓钱的都不是好东西!”

钱宝儿委屈死了,你凭什么恨棒乱打人?可要说跟素月顶嘴,他还真没那个胆量——能跟三姐针锋相对的,岂是他钱大少爷惹得起——待素月离去,他才敢同大哥倾吐苦水啊。

“你放开我!”

房间里,明空怒气冲冲的看着叶羽;叶大公子也真听话,他顺手就把明空扔到了榻上。

“混蛋!”

明空揉着屁股,愤愤的看着叶羽;叶羽也瞪着明空,他同样一句话不说。

“你要打就打,明空还是要查,如果事情真的是你做的,明空绝对不会放过你;如果事情不是你做的,那…那你让明空做什么都行。”

明空绝对不是傻子,想想叶羽听到自己那番话之后表现的更多的是愤怒,难道真的不是他做的?再有真的杀了突厥使团对他可没有半分好处啊?想到这些,明空这话已然是在服软了。

还要查?你个丫头就这么不信任老子?叶羽怒气未消,他很直接的撕烂了明空全身衣服——打明空屁股有什么用?平白打的自己手疼,既然要泻火,那怎么泄不是泄?

明空是打心眼里不排斥叶羽,看着男人光溜溜的样子,她脸蛋儿先红了,很配合的任叶羽压在了她的身上。

青天白日之下,不消多时,屋子里渐渐传出了女人那令人动人的呻吟声……

叶大公子不满于一夜五次郎,他今儿是要一日七次郎,明空身子虽强横的离谱,可偏偏在这种事儿上连平常女人都不如,香汗淋漓,浑身无力,口口声声求饶,可她又禁不起叶大公子的逗弄,这一上午的时间,小尼姑是痛并快乐着。

战况如何不消说,反正明空大姑娘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

突厥使团遇刺之事果如叶羽所料,全城戒严了五日,不要说刺客了,鸟毛都没找到半根啊。可洛阳城的百姓却是惶惶不可终日,各种版本的谣言四起,最多的说法就是突厥大军压境,战事一触即发。

在其位者谋其政,朱泰虽然很想陪着裴雪风花雪夜,可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得不挑起太子的重任,这小子似乎很是嫉妒叶羽的左右拥抱,他很堂皇的将这结义的兄弟拉上了“贼船”,地毯式的搜寻凶手尚且不见踪影,他叶大公子还能出什么更好的主意?这期间他当然也不是毫无建树,最起码寻衅灭了野狼盟——这也算是为红袖姑娘出了口恶气吧。

野狼盟的背后有主子,可这主子自顾尚且不暇,哪还有心思替他们养的“狗”出气?

又有子曾经曰过,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七大士族的荣耀源于祖上的荫护,到了眼下这一代已然是在狐假虎威了,譬如裴温之流,别说骑马、拉弓了,就是听到马儿的嘶鸣,他们都能吓得浑身发抖,这样的人哪有胆量去面对突厥雄狮的铁骑?太宗皇帝兢兢业业,他清楚要想彻底解决边患,与突厥之战绝对无可避免,可以大梁眼下的军力,实难同突厥相抗。

如此一来,大梁君臣竟然达成一致意见,无论如何也要平息突厥因阿史那公主被杀而带来的怒火,可凶手不明,想要“私了”谈何容易?想到银屏,老皇帝又有些犹豫了……

银屏公主头发长,可见识也不短,冥冥之中她能预感自己的命运,每逢噩梦中惊醒,她总能看到那被泪水沾湿的枕巾。

这第五日,她意外的出现在叶府。

“银屏……”

看着脸色苍白,形体消瘦的银屏,叶羽感觉很不是滋味。

屏退左右,银屏直勾勾的盯着叶羽,眼眶里打转转的泪水最终顺着脸颊淌下,她突然扑进叶羽怀里,毫不做作的吻上了男人的唇。

“生于皇家,婚姻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银屏本以为可以改变这一切,可奈何人算不如天算……”

“谁说人算不如天算?我要告诉你的是人定胜天。”叶羽打断了银屏的话儿,他扶着她的肩膀郑重的说道。

银屏脸上挂着泪水,可她却是笑了,然而这笑比哭还难受。

“公子,银屏现在不能把身子给你了!”

说话的同时,银屏缓缓解衣,披帛、短襦、宫裙、下裤、亵衣,一件一件缀于地板;男人有的时候真的很没出息,虽然知道银屏心情不好,可女儿家的削肩、蜂腰、胸口、隆臀,她身子上的每一寸肌肤无不深深的吸引了叶羽。

“难道哥们也有被逆推的一天?”

看银屏突然将他按倒**,叶大公子不由主的的想起了这个词。

“屏儿,你还想咬我?”

“公子,父皇为银屏做的够多了,银屏不能再让他为难,如果银屏这身子能化解大梁与突厥的战争,那银屏……”

“屏儿,事情远远没到……”

银屏打断了叶羽的话,“公子,如果若干年后,银屏能从异域归来,那你还会不会要银屏那不干净的身子?”

看着穿戴整齐的银屏眼中那殷殷的期盼,叶羽心中不忍,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银屏凄然一笑,她转身走了出去,看着银屏的背影,叶羽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不管要付出多大代价,不管要经历多少坎坷,他誓要得到银屏的第一次,他誓要让银屏做他儿子的母亲,他誓要让银屏幸福一生……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真的很准,突厥使团遇刺的第十日,边塞重镇幽州六百里加急塘报,声言突厥毗利施可汗亲率二十万大军在边境集结,誓要为其阿史那公主讨一个说法。

突厥铁骑叩边,大梁朝堂可算炸了锅,主和派的声音完全压倒了主战派,太宗皇帝白发更显苍苍,权衡良久,他很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请和!

七大士族的人舒了口气,他们纷纷向太宗皇帝举荐贤才,请和使团在当天下午北去幽州……

“羽郎,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担心银屏妹妹?”

战事将起,洛阳百姓愁云惨淡,可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回春堂的生意——要是真的打起来,生病无药医,岂不是要坏事?谁家不买点普通的药物存起来——可叶大公子看着那络绎不绝的顾客却是唉声叹气。

见钱紫萱那贤惠的样子,叶羽笑笑,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他叶大公子最希望的生活就是家有良田千顷,从小不学无术,没事领一帮狗奴才调戏调戏良家少女,可造化弄人,几多杀戮,他好不容易有了调戏的资本,却又赶上战争这种事情,叶羽不怕杀人,可他想杀人吗?

“羽郎,要不萱儿教你背药方、习字如何?”三丫头很有女人味儿的坐到叶羽身上,她有商有量的说道。

叶羽拍了拍钱紫萱屁股,“国家一日不宁,我心情一日不能舒爽,没有兴趣读书、习字。”

还是那个子曾经曰过,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啊不是,达则兼济天下,叶大公子这不读书的理由不能说不堂皇,可他是不是真这般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会让人看到的!”钱紫萱脸红红的拍开了叶羽要伸进她衣服的手,从叶羽腿上下来,她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四周。

“二哥,你快去看看,咱们那块流星石真的练成了宝剑了。”钱宝儿突然闯到了叶羽二人跟前。

“真的练成了?”叶羽心中一喜,“萱儿,咱们一块去看看。”

“姐,你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生病了吧?”

钱宝儿话没落地,他就又知道错了——三丫头毫不犹豫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叶府武器库中央的兵器架上摆放着一长一短两把剑,剑鞘、剑柄样式一模一样,纹理细密,古朴庄重,小六、元成以及须发花白的铸剑师等人站立一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两把剑上。

“好漂亮的两把剑啊。”

明空、素月都是习武之人,早就关注着铸剑的进度,她二人和叶羽一同进门,看到那把剑,素月情不自禁的言道。

“情侣剑?”叶羽第一个想到了后世的情侣装,“这两把剑我们不妨叫鸳鸯剑吧。”

鸳鸯剑?明空、素月同时心动。

“宝剑择其主,还请公子试剑!”

听到铸剑师的话,叶羽走过去抓住了较长的那一把,在场诸人随着他举剑的动作同时摒住了呼吸——天外流星石到底能练出何等宝剑?

“哐”的一声,宝剑出鞘。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剑身?众人无不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