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10章 黑风峡谷

第210章

黑风峡谷

银屏公主手把手的教,叶羽学骑马的过程色气而又旖旎。唐三藏都时常跟悟空说,“你这泼猴,要是女妖精再把为师抓走,你得晚点来救,知道不?”叶羽凡夫俗子一个,他又怎么可能希望早点出师?

矫健的大黑马背上,叶羽坐在银屏公主前面,他腰跨冰剑,双腿微曲紧夹马腹,那架势颇有欧洲中世纪骑士的风范,左手拉着缰绳,双腿用力的同时右手朝后方使劲儿一拍,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叶大公子大叫了一声“驾”。

“咦,屏儿,这马怎么今儿个罢工了呢?”

以往有了这一系列的动作,这家伙早就得得的跑了起来,今儿怎么就不听使唤了呢?叶羽有些纳闷的回头,可他看到的却是银屏那通红的脸蛋儿。

不至于吧?叶羽臊的脸色通红,他回手摸了摸又捏了捏,还真的是耶,怪不得手感这么好呢。

银屏这下是真的恼了,她对准叶羽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接下来的几天里,银屏无论如何也不肯同叶羽共乘一骑,然而叶大公子借口还不能出师,他将那软磨硬泡的本事发挥到了极限,小公主嘟着嘴坐到了他的前边。

你是风儿我是沙,咱骑着骏马走天涯,在随从将士见怪不怪的目光里,叶大公子风光无限的搂着银屏纤腰当先领路——在远离新中国的大梁,领导终于起到了传说中的模范带头作用;银屏初时羞涩,可想到突厥之日近,在她心中萧郎即将成路人,她要让这短短的行程变为她今生最珍贵的回忆。

女孩子温柔痴缠,银屏将脑瓜枕于叶羽肩头,脸蛋儿贴着他的脖颈,眼神痴迷的注视他的眸子,要是果能永远这样走下去该多好?人生总有很多煞风景的事儿,小叶羽就很不合时宜的抬起了头;都恨不得贴到叶羽身上,银屏又怎能感觉不到?没有性经历的女孩更信奉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虽然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可她却回头瞪了一眼,为了重温之前的浪漫情调,她一把握住了男人那话儿;把柄落在了人家手里,叶羽这下是真的老实了——要是就这样“离弦”了,那还有什么脸面见人?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一方面默念金刚经一方面可劲儿的抽着马屁股……

叶羽就这般抱着银屏缓而不急的走了十余日,这天晌午时分,他们终于离开了幽州城而踏进了茫茫太行山。山中天气,阴晴不定,几乎是眨眼间,由晴而阴,继而蒙蒙若飘雪,叶大公子的好心情随着天气的变化而逐渐转坏,冥冥之中他竟意外的升起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难道今天会有大事发生?

纵然不信命更不会认命,可叶羽抱着银屏腰肢的手却是不自禁的紧了紧,回头看看身后的弟兄们,天色晦暗,绵延的队伍是那般的渺小,这让他心中的不安无形中放大了。

“羽郎,你怎么了?”

女孩的心思是细腻的,银屏很配合的捧住了叶羽双手,这一刻她叫出了她一直不肯叫的称呼。

这一声“郎君”唤起了叶羽的豪情万丈,老爷子将女儿托付于自己,那自己有什么理由不保护好她呢?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冰剑在手,天下何人能挡?自信压倒了不安,他吻了吻银屏脸蛋儿,“没怎么啊,我就是看天气不太好,但愿一会儿别再下大雪。”

“羽郎,这山林好静,静的让屏儿有些害怕。”

“冬天么,万物伏蛰,没有此时的静寂哪有明年的鸟语花香?”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如果违逆了这自然之理恐怕才是真正的反常,叶羽说服银屏的同时试着说服自己,可是……

说话间,叶羽派出去的斥候回报,前方不远处就是黑风峡谷。

这黑风峡谷在太行山一带可是大大的有名,地势狭窄,仅容马车通过,就这还颠颠嗒嗒的赛得上骑木驴;谷道幽长,两千多人两两并排走在其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兼之两旁山势陡峭,易守难攻,端的称得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盗贼出没,抢匪横行,过往商队畏之如蛇蝎,如果没有点真本事,这很难囫囵着通过,此谷因此也被称作死亡峡谷。

黑风峡谷蜿蜿蜒蜒,一眼望不到头,叶羽骑马站立谷口,那消散的不安再度涌上了心头,老子到底过还是不过?

“羽郎!”银屏没有多言,她紧紧的握住了叶羽的手。

“屏儿,你坐到我的身后。”

此谷乃通往突厥必经之路,或早或晚都不得不走这一遭,现在又何必婆婆妈妈?叶羽不习惯有危险时让女人顶在前面,将银屏抱到身后,他决绝的拔出了冰剑。

“弟兄们,全面戒备,跟紧队伍,一切多加小心。”

派去的斥候虽然回报一切正常,可叶羽却是加上了一百二十倍的小心,剑芒迸现,一派肃杀之意浓;送嫁的将士虽然感觉叶将军小心的过了分,可身经百战的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雄赳赳,气昂昂,这种军威,不战而能让一些乌合之众望而却步。

叶羽最前,陆直押后,银屏公主的空车走在队伍的正中——兵法之道,虚虚实实,假假真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方为上上之策;然而,阴谋也好,阳谋也罢,在绝对的实力跟前却经不起任何的推敲,在队伍走至峡谷中心之际,只听一声号炮响,两旁的山崖滚落下无数的巨石,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砸向了崖下的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