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18章 枷锁

第218章

枷锁

“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他给我锁了。”此刻的马有才就仿佛那欲择人而噬的猛兽。

李捕头等人面色不大好看,可却没人敢顶撞马有才,应诺一声,他们将愤怒的目光集中到了叶羽的头上。

“没看出来啊,你们竟然连枷锁都准备好了,我怎么觉得是早有预谋啊。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那玩意戴上容易取下来难啊。”叶羽颇有些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将风度,他轻轻捏了捏银屏小手,满脸堆笑的看着李捕头。

“我今天不反抗,你们动手吧!”

“羽郎……”

叶羽冲银屏眨了眨眼睛,他将冰剑递到了银屏手里。

看到叶羽如此气定神闲,李捕头反倒有些惴惴不安,听马有才在一边歇斯底里的叫唤,他咬牙将枷锁套在了叶羽颈上。

“小姐,你说他会不会……”

祝英凝对小菊摆了摆手,马家真的要倒霉了,她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遍览大梁,有谁不知道“叶魔头”的光辉事迹?马家依附于七大士族,既然被他抓住了小辫子,那马家的运命可想而知了。

“小畜生,你个有娘生没娘养……”

马有才等的就是这一刻,带着枷锁的叶羽在他眼中就是那俎上之肉、瓮中之鳖,胡乱抹了抹嘴上的血水,他阴恻恻的看着叶羽,恶语伤人不过瘾,他竟还要打还叶羽。

“咚”的一声闷响,马有才的胸口附近挨了叶羽重重的一脚,“哇”的一声,马公子喷出一口鲜血,他那可怜的身子滑翔般倒飞了出去。

“祸从口出,要怪就怪你说了不该说的话。”

李捕头想不到凶犯啥时候嚣张到了这般田步,“小子,戴上了这套枷锁还敢这般嚣张的你是第一个,跟我回衙门你就笑不出来了。”

“给我带走!”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们走了?区区一个檀州刺史,我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叶羽抬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马有才,“你回去问问他,意图非礼银屏公主殿下,这该当何罪!”

银屏公主?李捕头浑身一激灵,看了看叶羽身边的银屏,他有些不能置信,“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银屏公主?”

有什么证据?这也正是叶羽最头疼的问题,圣旨遗落区区一枚玉佩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啊,“你不信我也没办法,陛下允我先斩后奏之权,届时刀斧加身,别怪本将军没有提醒你。”

有些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李捕头不敢冒这个险,“将军,您看这…这枷……”

“我已经告诉你了,这枷套上容易取下来难,我看还是让马刺史给亲自取下来吧。”

李捕头这下快哭了,要是这女子真是公主,马刺史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弃车保帅,这两头不落好,他上哪说理去?

“扑通”一声,李捕头跪在了叶羽跟前,“将军,不知者不罪,还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饶了小的吧。”

不知者不罪?叶羽嗤笑一声,如果换成一般老百姓,那会是什么结局呢?

“我真的有那么老吗?”

李捕头一愣,没见过这么挑眼的啊。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否则不用高抬贵手,我只需抬抬腿,你就能跟这马公子一个结局。”……

“羽郎,你真打算戴着这东西?”目送李捕头一行人抬着马有才灰溜溜的离去,银屏心疼的看着叶羽。

“龟孙子才要戴这玩意儿呢。”

叶羽双手握拳,那厚重的枷锁应手而开。叶羽将这大枷放到了一边儿,“等那马刺史来见我的时候我再套上,我就不信玩不死他。”

祝英凝一干人傻傻的看着叶羽,拥有如此神力,叶魔头果真名不虚传。

“民女祝英凝见过银屏公主殿下!”

“祝家小姐,你也就不用整这么些虚礼了,我屏儿也不差这个,”叶羽很理所当然的代替银屏说了这番话,“那马公子故意针对我,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你们什么关系?”

叶羽有些悲悯的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谁让你们出现的不是时候?活该你们倒霉了。

“我家小姐跟他才没关系呢,是我家老爷逼着小姐嫁给那马有才的。”

“我说呢,敢情这马有才认定我在调戏他的女人,这才玩了这么一出。”

祝家小姐本就冷冰冰的,闻言脸上寒意更浓,她一改之前的恭谨,“叶将军,我祝英凝同马有才没有任何关系。”

“就是,这完全是那马有才痴心妄想。”小菊在一边帮腔。

“我就说呢,祝小姐眼光不可能差到这种地步,马有才就是那又脏又丑的癞蛤蟆,他岂能配得上祝小姐如此美丽的白天鹅?”

哪个女孩不喜欢别人的赞美?祝小姐面容有些缓和,抬头看了看银屏,又感觉受了打击,银屏公主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

“白天鹅小姐,你觉得本将军怎么样?能不能配得上你?”

叶羽很没事找抽型的补充了这么一句,祝小姐脸色通红,虽然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这毕竟没有杀伤力;银屏的小手却是实打实的捏住了他的软肋。

“你是不是也喜欢小姐?”小菊很纯很天真的问道,“可…可银屏公主是你的妻子啊。”

“当然…不喜欢了,”叶羽冲银屏挤出了一丝笑容,“屏儿,饶命!”

祝小姐却完全没有听到叶羽这话儿,她瞪圆双眸盯着银屏。

银屏公主和亲突厥之事,大梁无人不晓,她怎么就成了叶羽的妻子?难道是这位送嫁将军监守自盗?

看到祝小姐的表情,银屏面色变得煞白,这些日子与其说是忘了和亲之事不如说是刻意遗忘,可铁的事实不会因为你不去想而有任何的改变。

银屏凄然一笑,她掐着叶羽软肋的巧手缓缓放下,生怕叶羽看到她眼眶里的泪水,银屏掩饰性的低下了头。

“屏儿……”

“羽…叶…叶将军,银屏……”

从羽郎到叶将军,银屏仿佛经历了生死的煎熬,虽然打断了叶羽的话,可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祝小姐冷眼旁观,以她的睿智能猜不到银屏、叶羽的关系?情之一字最是折磨人心,祝小姐真不知该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