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23章 黑死病?

第223章

黑死病?

“屏儿,你哪儿不舒服啊?”

床榻之上,银屏双眸紧闭,她那通红的脸庞不时现出痛苦之色,时而笑时而泣,喃喃自语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叶羽有些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脸蛋儿。

额头滚烫,叶羽心里打了个突,这怎么突然就发起高烧来了?轻轻拉过银屏小手,叶大公子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手背上一块一块的红斑,发紫发黑,叶羽慌忙撸起银屏的袖子,但见她那白玉般的手臂上同样红斑点点,胸腹、腰背同样不能幸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皮下组织出血?这让叶羽想到了记忆之中流行于整个亚洲、欧洲以及非洲北部的大瘟疫,那曾在世界范围内令七千五百万人死亡的黑死病。

不会的,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寒冬不是黑死病的高发期,眼前的一切都是错觉……

呆呆的看着银屏,叶羽竟然有些语无伦次,浑不把病魔当回事儿的他第一次感到心在颤抖,他是真的怕了——即便搁在医学高度发达的后世,黑死病也没有完全治愈的可能,更不要说在这个年代了。黑死病一旦蔓延开来,它带来的后果将是毁灭性的;叶羽再次将目光集中到银屏身上,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屏儿这般痛苦的死去?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难道真的是天妒红颜?叶羽突然想到了黑死病的另一个症状——淋巴腺肿,他忐忑不安的将手递到银屏腮边、腹股沟等部位。

叶羽的祈祷没能让老天爷改变初衷,随着他的触摸,神智不清的银屏脸上痛楚之意欲浓,对银屏的疼惜纠结着他的心,屏儿缘何遭此劫难?叶大公子终于流下来那从不轻弹的泪水。

“叶公子……”

“出去!”听到祝英凝的脚步声,叶羽扭头,大声喝止。

“你……”祝小姐不知缘由,叶羽的无礼让她气为之滞,不就是浇了你一身冷水么?跟女人赌气,这难道就是你男儿的心胸?真不知道银屏公主仙子一般的人儿怎么会看上你。

“你干嘛跟小姐这般大声说话?”小菊感觉跟叶羽很熟了,她皱着眉头在一旁帮腔。

“出去,都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否则后果自负!”

叶羽现在哪有心思跟她们解释什么是黑死病?他歇斯底里的冲她们一通嚷嚷,旋即扭头不再理会她们。

“小姐,你看他……”

祝小姐对小菊摆了摆手,看清叶羽眼眶里的泪痕,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愤,英凝知道此事另有内情,她拉着小菊出了里间,“小菊,你快吩咐仆役去请郎中。”

这到底是怎么了?公主不就是染了风寒?祝英凝没有进门,她站在门边怔怔的看着屋子里的二人,但愿老天保佑他们。

我到底该怎么救治屏儿?

中医讲究的是扶正祛邪,经络通则百病不生,叶羽绝对称得上此中行家,可仅凭疏经通络就能完全压制黑死病?如果真是这样,黑死病岂能肆虐欧洲而令其人口夭殁超过三分之一?

死马当活马医,叶羽除了这样还能咋办?就算还剩一线希望,他也要坚持下去。

“羽郎……”

叶羽一手抵住银屏百会,另一只手抚其**,真气源源不断的透入,功行七个周天,收工之际,他听到了银屏那微弱的声音。

“屏儿,你觉得身子好点了没?要是还觉得哪不舒服,可一定要告诉我。”叶羽一脸激动的看着银屏。

“羽郎,屏儿感到头…头晕,身…身上没力气,全身都…都疼,屏儿是不是快要死…死了?”

叶羽闻言再次看向银屏手臂,只见她皮下出血的症状较之刚才更加严重,难道这真气能促进黑死病的发作?

“屏儿,你要是再敢瞎说,你看我不把你小屁股给打红了,你难道还不清楚我的本事?”叶羽硬挤出了一丝笑意。

“羽…羽郎,你不用瞒着屏儿,”银屏艰难的抬起胳膊,她轻轻的拭去叶羽脸上的泪痕,“羽郎,你不要难过,如果真能死在你身边,屏儿感觉好轻…轻松,屏儿终于可以…可以不用嫁给那突厥…可…可汗……”

“好屏儿,咱不说了,你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银屏固执的摇了摇头,“羽郎,屏儿心里放心不下父皇,皇姐十几年前客死突厥,我更不争气,竟然要死在去突厥的路上,你说父皇…父皇会不会伤心?”

银屏这话说得断断续续,可眼泪却是滚了下来,“屏儿知道父皇心里的苦,你回去告诉父皇,屏儿心里一点也不怨他……”

说到这儿,银屏似乎用尽了气力,她慢慢的阖上眼睛,“羽郎,屏儿心里更舍不得你,屏儿真的好想把身子给你,可屏儿不能,如果还有来生,屏儿还要做你的女人……”

叶羽紧紧的抱着银屏,“我不管来生怎样,我只要你今生能幸福快乐,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你要相信我!”

银屏凄然一笑,这一刻她真的好美……

“小姐,郎中被请来了。”

一个花白胡子的小老头跟着小菊进屋,看着**的银屏,老头子嘀咕道,“怎么又是这种病?今晚这都是第九个了。”

言者无心,听着有意,第九个?叶羽心里打了个突,难道这黑死病已经开始蔓延了?

“小兄弟,你先让让,老朽为这位姑娘搭把脉……”

“你说的那八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老头子话没说完,叶羽一把薅住了老郎中的衣襟。

“你…你想干什么?”

“叶公子,不许对莫神医无礼,莫神医名贯檀州,他一定能治好公主的。”

名贯檀州?叶羽自嘲的笑了笑,这莫神医的名头比得上名贯天下的钱神医?他曾经同萱儿探讨过这个问题,听完叶羽关于黑死病症状的描述,这女神医半晌无言。

“就算由父亲出马,要想治愈,十成中也没有半成把握。”

钱紫萱这话儿犹在耳边,叶羽才不相信老头子真有这等本事。

公主?老头子吓了一跳,这小姑娘难道竟会是公主?

再看看叶羽,能跟在公主身边,他岂是等闲之辈?老头子到嘴的喝斥再也说不出来,身子微微前倾,他抱一抱拳,“那几人吃下了老夫开的药,现在已然睡下了,估计明天就能好转。”

有自信是好事儿,可自信过了头这就叫自大,误人的同时也误己啊。

反正叶羽听了老头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拿板砖拍平他那张老脸。

“祝小姐,麻烦你派人去抓药,只要是药房能买到的我都需要。”

这是什么话儿?药性温热寒凉,相冲相克,如果真按照你的说法,这药要是进肚,不要说病人,就算是铁人都得立马去阎王爷那儿报道。

莫神医目瞪口呆,祝英凝傻傻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会死人的。”

“回头再跟你解释,你快差人去买药。”叶羽突然又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一件事,“祝小姐,你差人连夜去通知马刺史,明早城门不得开启,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杀无赦!”

瘟疫一旦爆发,大梁必定遭灾,届时田园荒芜,十室九空,在这风雨飘摇中,大梁指不定就要烟消云散,叶羽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控制瘟疫的蔓延。

“为什么?”

“这可能是致命瘟疫的开端……”

瘟疫?祝英凝心头一紧,她不敢继续耽搁,慌忙吩咐下人立即去办此事。

将药材准备妥当已是黎明时分,煎药有其特定的器具,可叶大公子却是很另类的准备了一口大铁锅,数十斤药材同时被倒了进去,祝府的家丁可了劲的拉风箱、添柴火,不大会儿,浓浓的草药味儿随着沸水蔓延开来。

“小姐,他…他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叶羽端着满碗药汤,祝小姐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这疯子难道不知道这东西喝下去会死人的?

真他娘的难喝啊,可考虑到屏儿的身子,叶羽屏住呼吸,他闭着眼睛将这让他作呕的药汤子灌进了嘴里。

连续灌了三大碗,叶羽扔下药碗就窜进了祝英凝房间……

“小姐,他这是怎么了?咱们进去看看!”

“小菊,你给我站住!”

祝英凝喝住小菊,“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跨进这屋子半步。”

祝小姐虽然不怎么待见叶羽的为人,可她却相信他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真的是瘟疫,那接触银屏越多,染病的几率也就越大,她一直把小菊当成妹子看待,哪希望看到小菊有什么意外?

“小姐,你说任何人不能踏进屋子半步,那你怎么又进去……”小菊话没说完,就被祝英凝给瞪了回去。

祝小姐清楚瘟疫的危害,可如果银屏公主出了事儿,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祝府都难逃干系,与其在门外提心吊胆,倒不如全程关注着叶羽治病的过程。

“你…你不入流!”

祝小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叶羽救人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看着他胯间来回晃悠的大东西,这为大姑娘脸蛋儿红了个通透,她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脸去。

“你还不快穿上衣服!”

祝小姐虽然捂着眼睛,可她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男人那东西,真个羞死人了。

叶羽不说话,祝英凝忍不住扭过头来,却见这混蛋此刻已然脱光了银屏的衣服,她刚要喝骂这色鬼,可看到银屏身上的片片淤斑,那到嘴的话儿就再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