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28章 突如其来的担忧

第228章

突如其来的担忧

都说驸马是吃软饭的,可叶羽发现这话也不尽然,有时候这皇亲国戚就是一保姆,他叶大公子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难道还指望着公主殿下能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叶羽亲自煮饭不说,他还得给银屏盛好端到面前。

“屏儿,先喝点小米粥吧。”

叶羽的动作挺像“小羽子”,可银屏这丫头受之坦然——都那种关系了,再说谢谢不是太见外么?

“小菊,咱这儿也没有外人,肚子饿了先喝点粥垫补垫补。”

叶羽扭头看了看偷偷咽了口吐沫的小菊,他冲她招了招手。

“我才不饿呢,我不吃你的东西,”小菊盯着小米粥抿了抿嘴唇,“谁让你欺负小姐呢?”

叶羽苦笑,这怎么算是欺负呢?可想想自己那会儿的话,想想大梁的传统,这对英凝这孝女来说的确是一种煎熬。

“英凝妹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看我都给你端到眼跟前了,你怎么也得给点面子不是?”

英凝不言不语,眼眶里豆大的泪花滚了下来。

“英凝,我知道你心里矛盾,可我想老爷子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吧?再有你现在大病初愈,要是不及时补充营养,这对你身子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伤身?”英凝嘴角勾了勾,似是在笑,可叶羽却感觉有些冷,估摸着在她脸上放块豆腐,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解冻,“叶公子,英凝就问你一句,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抉择?”

作为一个现代人,叶羽并不认为火葬就是对死者的不敬,可听到祝英凝的话儿,他脸色却是变了,这瘟疫到底有没有传到洛阳城?娘她们怎么样了?忐忑不安,他心中涌起了一股烦厌的情绪,“你到底吃不吃?你若是不吃,信不信我把你脱光了扔到大街上去。”

“我不许你欺负小姐!”小菊挺着小胸脯站到了叶羽跟前。

“小菊,你让开,”祝小姐惨然一笑,“叶公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英凝恨你一辈子!”

“随你的便。”叶羽现在没有了安慰英凝的兴致,他扭头拐进了里屋。

英凝想不到叶羽竟会丢下这么一句话,她抓起身边小桌上的茶杯奋力朝叶羽掷了过去。

稀里哗啦的声响中,茶杯的碎瓷片散落一地……

“羽郎,你怎么了?祝姑娘新近丧父,她说话不免过激,你也不要介意。”银屏虽然聪慧,可没有看到外边的“人间地狱”,一时半刻,她哪能领会叶羽心中的担忧?

“屏儿,我们要赶回去,连夜赶回去,我不要娘她们出任何意外。”

银屏只觉脑瓜“嗡”的一声,她颤着声音,“羽…羽郎,你是说这瘟疫已然传到了洛…洛阳?”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收拾东西,咱们即刻启程。”

叶羽二人哪有什么行李?随手包了两个小包袱,他牵着银屏的手迈出了里屋。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叶羽还没能高尚到这种境界,在他心里,全天下人加起来也没有母亲、萱儿她们重要,扫了英凝主仆一眼,他扭头就要出门。

“你…你们这是去哪?”小菊如是问。

“回家!”叶羽如是答。

“你…你站住!”英凝颤着声音叫住了他,“你若走了,檀…檀州城怎么办?”

祝家小姐虽然很不齿叶羽的为人,可天下除了他还有谁能遏止瘟疫的散播?他若走了,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檀州城的百姓在折磨中慢慢的死去?

“我不知道。”叶羽满脑子都是母亲的倩影,本来就不知道如何救治众人的他又安能静下心来思索救治良方?

看着叶羽大步出门,祝英凝紧紧的咬了咬下唇,“如果你能留下来,英凝…英凝愿意火化父亲尸身以为天下先!”

英凝这后半句话一字一顿,她只感觉心在滴血,默默的念叨着,“父亲,原谅女儿的不孝,父亲您尸身火化之日就是女儿自尽之时。”

叶羽宁愿没有听到英凝这话,他脚步为之一滞。

“羽郎,我们……”

“屏儿,我们走!”叶羽没敢回头,他咬牙拉着银屏迈过了门槛。

“扑通”一声,英凝双膝跪在了地上,“叶将军,你教训英凝,人不可只为自己而活,你说英凝不是那鼠目寸光的人,可将军你那远大的眼光呢?”

“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叶羽转身,双目赤红的看着英凝,半晌,他双手扯着头发痛苦的蹲在了门槛上……

“羽郎,夫人她们吉人自有天相,你不要这么担心,屏儿看的心疼。”

叶大公子最终没有离去,可躺在榻上他是心焦如焚,美人在旁却无动于衷,辗转反侧而难以成眠;银屏也是担心,然她却把这担心压在了心底,她只想用女儿家的那一抹温柔给郎君一丝安慰。

睡眠质量一向不错的叶大公子失眠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抱着银屏那**的娇躯,秋水为神白玉肤,春盎胸部玉有芽,他竟然做了半宿柳下惠,脑中盘桓着母亲、萱儿、月儿……她们的娇颜,嘴里喃喃有声,不信神佛的他竟然有了念经的觉悟。

叶羽睡不好,银屏又岂能睡好?耳边充斥着羽郎他那些红颜知己的名字,小公主好像喝了一大缸醋,又想想皇兄,想想父皇,那蛰伏的担心接二连三的往脑瓜里涌,泪水悄无声息的流出来,她就偷偷摸摸的用手去抹……

第二天,天色尚朦胧,叶羽、银屏顶着四只熊猫眼爬了起来,匆匆穿戴完毕,掀开门帘,他们看到了英凝同样疲惫的脸色以及睡眼惺忪的小菊。

“叶公子,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

“找药,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克制瘟疫的药物,你看能不能找些人手,尽量将城中的尸身收拢,关于火化事宜,我亲自主持,如有人反对,先问过我手中宝剑!”

“先吃点东西,你我分头行动。”

温了温昨夜剩下的小米粥,四人围在一起默默的吃着。

“叶公子,英凝有一事相托,”祝家小姐打破了眼前的沉默,“希望你能照顾好小菊,她年纪小不懂事,不要让任何人欺负她。”

“小姐,小菊才不要他照顾呢,小菊要永远跟着你的。”

英凝勉强笑了笑,她疼爱的摸了摸小鬟的脸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