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33章 得了便宜卖乖

第233章

得了便宜卖乖

“啪啪”两声脆响,吴公子两边脸颊上分别挨了一巴掌,面若涂朱,火辣辣的痛,看着始作俑者的两个女人,他一时间懵住了——公主一开始看自己就不顺眼,她动手打人也还情有可原,萱儿为什么也要动手?

敢骂老子是缩头乌龟,你丫这不是自己找抽么?叶大公子心里暗爽。

“萱儿,屏儿,你们怎么能随便打人呢?”叶羽这是标准的得了便宜卖乖,他笑嘻嘻的看着义愤填膺的两个女孩儿,“再说了,就算是要打人也不能这么打啊,对付男人嘛,对着宝贝就是一脚,不论是谁,他立马就老实了。”

叶羽边说边比划,吴公子下意识的并拢双腿,一时没站稳,一屁股蹲在了地上,这惹得附近将士们哈哈大笑。

吴公子何曾受过如此羞辱?他那张脸瞬间变成了酱紫色,呼呼直喘粗气,伸手干指着叶羽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银屏扭头看了钱紫萱一眼,她二人同时低下了头。

“小姐,‘宝贝’是什么?”

祝英凝脸蛋儿一红,她虽然也没听过这个称呼,可叶羽的动作说明了一切,她瞥了他一眼又看看小菊,“这不是好话,以后不许再提。”

宝贝怎么就不是好话?难道直呼其名就文明了?祝小姐的话儿叶羽听得清清楚楚,他刚要回头纠正一下,却感觉腰间传来两处疼痛,他咧了咧嘴,“萱儿,咱们还是去配药吧。”

“我要跟你比医术,你若是能胜过我,吴某今后任你差遣,”吴明站起身子,他对着叶羽的背影大声说道,“如果你输了,那就请你离开萱儿,你敢不敢赌?”

情使人痴,不撞南墙不回头,吴公子就是一很好的例子,钱紫萱维护夫郎的一记耳光还不能说明问题么?与其说吴明不清楚倒不如说他不想弄清楚。

叶羽扭过头来,他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一脸正色的看着吴明,“我不会跟你赌的,不是因为我怕输,而是我不想拿我的萱儿做赌注,她是我最爱的人而不是赌局的筹码,如果我跟你赌,那是对萱儿最大的亵渎。不怕告诉你,我已然有了救治病人的方法,就算是赌你也是必输无疑。”

“吴公子,小女子是有夫之妇,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身边的男人就是我的夫婿,现在是,将来也是,永永远远都是,如果你再就这个问题纠缠的话,那小女子只能下逐客令了。”

钱紫萱说话的同时紧紧的搀着叶羽的胳膊,她有种想哭的冲动,有夫如此,妻又何求?那种感觉真想化进爱郎骨子里,似乎就是夫郎找再多的女人,她也不会感到嫉妒;银屏公主是真的哭了,她没想过要跟钱紫萱争宠,可叶羽当着她的面说萱儿使他最爱的女人,她感觉心里好生委屈,自己在她心里究竟处于何种地位?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哭,可她眼泪却是不听话的跑了出来。

“羽…公子,银屏有些累了,想要去休息一下,你同姐姐去配药吧。”

看着银屏的眼泪,叶羽呆了一呆,这丫头又是怎么了?见银屏转身就走,他一把拉住了她,“屏儿,你也是我最爱的女人啊,你难道忘了咱们冰天雪地里的相濡以沫?”

冰天雪地里的相濡以沫?银屏抬头看了叶羽一眼,想想当时他找到吃的东西第一个想着自己;想想当时天寒地冻,他紧紧的将自己抱在怀里为自己取暖;想想当时自己拉肚到近乎虚脱,他不嫌脏、不嫌累,着紧的照顾自己;想想当时他宁可脚步蹒跚也要将自己背在背上,银屏又哭了,她这次却是因为羞愧,难道羽郎对自己的疼爱还比不上那一句话?如果有人要拿自己打赌,他一定也会这般说吧?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羽郎……”银屏轻唤一声,她突然扑进叶羽的怀里……

看着叶羽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吴明颓废的坐在了地上,原来这一切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他想跟过去,可站起身却又坐了回去,就算是追上又能怎么样?不要说斗不过叶羽,难道就算是斗赢了,萱儿就会跟自己走吗?

想想叶羽对钱紫萱说过的话,他感觉他自己绝没有这番肚量,也许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最适合萱儿吧?吴明觉得自己该恨叶羽,可他又感觉恨不起来,如果真要算起来,这横刀夺爱的恐怕还是自己吧?吴公子就这般若有所思的坐在地上……

“相公,你就是将这一堆药放在一起煎,然后闭着眼睛喝下去?”

钱紫萱看着叶羽提供的药材清单,她小嘴张的大大的,就算是每样一钱,这恐怕也得好大一堆吧?看着叶羽,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更不知道是该夸赞他两声还是该骂她几句。

叶羽有些尴尬,他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当时屏儿病的厉害,请了个老郎中,我看也不怎么靠谱,除了这个笨办法,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这东西煎汤肯定不会好喝,为了自己的病他却要强迫他自己喝下去,银屏又小小的感动了一把,如果要是羽郎能主动追求自己,哪怕是做一场戏,自己也就彻底无憾了。

“羽郎,难道你想将这些药材挨个品尝?这恐怕就是十天半月也试不完吧?”

叶羽摇了摇头,“萱儿,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在你面前放着几万个酒壶,其中有一个是漏的,你认为怎样才能最快的找到它?”

叶羽也知道这三丫头不精于计算,他扭头看了看银屏,“屏儿,我的大才女,你认为呢?”

“这是术数的问题?”银屏轻声问道。

“可以这么说。”

小菊想不明白为什么叶羽要找一个漏了的酒壶,难道这跟治病有关系吗?她看了看自家小姐,“小姐,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祝英凝若有所思的看着叶羽,越是接触她越觉得叶羽是一个谜,就这问题而言,看似简单,想要回答却又不知如何下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的。

叶羽看看眉头紧锁的几女,他决定还是不卖关子了,“如果是我,我就把这些酒壶平分为两堆,先检查其中一堆,如果在这一堆,我们可以直接找出来,可如果不在这一堆,那肯定在另一堆,我同样将它分成两堆,依此类推,直至找出漏的那一个,从概率学的角度分析,这是最快捷的方法了。”

概率学?钱紫萱几人全愣了,他是从哪学到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真令人感到好奇,尤其是银屏,她仿佛饿狼看到了肥羊,眼睛都发蓝光了。

“以后等自己嫁过去,一定要把他知道的东西全部学懂。”这位小公主如是想到。

“这药材和酒壶又不一样,我无须挨个检查,混在一起煎汤,有没有那种药性,我喝下去就能感觉出来,当然也没有必要真的将那味药找出来,只要种类不太多,有点别的草药也无所谓。”……

叶大公子想的挺好,可中药讲究的是配伍,君臣佐使,谁说那种药性只是一种草药在起作用?折腾了近两个时辰而不得其法,叶大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概率学咋就不好使了呢?

“相公,你觉得瘟病是寒还是热?”钱三丫头第一个想到了这个问题。

“热毒,若非如此,救治的时候也不用脱去衣服了。”叶羽这话说的掷地有声,突然听到祝英凝那急促的咳嗽声,再看看她那通红的脸蛋儿,叶大公子这才意识到又说漏嘴了。

“小姐,你脸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小菊话没说完,就被英凝捂住了嘴巴。

“相公,萱儿有办法了,咱们将温热药性的药物全部找出来,只剩下那些寒凉的草药,这样我们就不会像刚才那般抓瞎了。”钱紫萱一心放在瘟疫上,她哪注意到英凝的异常?

叶羽松了口气,他殷勤的去给三丫头打下手了;祝小姐却是叹了口气,难道这样不好么?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心里的感受,既希望钱紫萱知道又不想她知晓……

苍天不负有心人,天色将暮,看着眼前的八味草药,叶羽松了口气,事情终于搞定了。

“相公,我们将这些草药直接煎药吗?”

叶羽摇了摇头,“绝对不可以……”

“叶公子,既然这些药物可以治好病人,你为什么不让煎药?你难道想靠这几味药物谋利?英凝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真是这样,英凝一定要设法阻止。”

钱紫萱没有说话,英凝却是怒气冲冲的说道;小菊吓了一跳,小姐这是怎么了?

“英凝妹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不懂药性就不要乱说,我叶羽难道就是那十恶不赦之辈?此时靠卖药赚钱,我自己都觉得良心难安啊。”

叶羽这话虽然不客气,可英凝非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现出几丝欣慰,“那你为什么不让煎药?”

“药物进入人体有它独特的作用趋向,升降浮沉,不同的药物有不同的作用部位,萱儿,我说的没错吧?”

钱紫萱浑身一震,再看桌上几味草药,她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是普通病人喝下去,那可是要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