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39章 祝家兄妹(二)

第239章

祝家兄妹(二)

“父亲,不孝女儿给您叩头了。”

叶羽没有催促,可英凝知道距离父亲火化的日子不远了,同小菊拖着父亲的尸身回到绣楼,她亲自为父亲洁身、束发、换上寿衣。做完了这一切,英凝却不觉得轻松,身着白色孝服的她跪在了父亲跟前,额头叩击地面,那咚咚的响声让一旁的小菊泪眼长流。

“小姐,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小菊也想哭了。”

英凝额头乌青,她看看小菊,凄然摇了摇头。

“爹爹,火化您的尸身,让您老人家死而不得安宁,女儿之罪,可大是大非面前,女儿情非得已。”英凝跪坐地上,她抓着父亲那早已僵硬的腕子,赌咒发誓般坚定的言道,“行孝父母,为德之本,为父守孝,天经地义,可女儿死志已萌,而今簪越天子礼,以月代年,三月之期满,既是女儿葬身火海之日,若爹爹泉下有知,要打要骂,女儿甘受责罚。”

小菊傻了,泪眼婆娑的她傻傻的张着小嘴,小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英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小姐不要小菊了?这是她心中唯一的念头。

这妮子想要干什么?学人自焚挺好玩吗?躲在房梁上的叶大公子——在祝府大门口徘徊良久,他没好意思走那寻常路,脚踏莲花步,夜色中他灵猫一般闪进了府里,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英凝的闺房,看着那灵堂的布置,叶羽更是不好意思进门了,趁那俩妞不注意,他悄无声息的爬上了横梁——感到一阵莫名的愤怒,不就是土葬改成火葬么?你至于这般要死要活的?

“既然入得我耳,如果到时候不能阻止你,老子甘愿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夜壶用。”

叶羽握着拳头,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小妹……”

叶羽刚要现身,门口走进来两个男子,认出这是英凝的两位兄长,虽然挺瞧不起他们,可人家兄妹叙话,他现在出去算怎么一回事儿?狗男女?别说还真有点像呢。

“出去!”英凝扭头看着二兄和四兄,她脸色陡变,厉声喝道。

“小妹,我知道你心里恨,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算你不肯原谅我们,难道就不能给我们一个祭奠父亲的机会?”

祝英杰对身边的二兄使了个眼色,他径直走到英凝跟前。

“知错能改?”英凝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想笑,可那眼泪比笑意汹涌,“我原谅你们父亲就能活过来吗?我原谅你们能让父亲瞑目吗?”

活过来?祝英豪嘴角的不屑一闪而逝,瘟疫如此肆虐,染病的有几人能活命?他没有说话,回头看了英杰一眼,神色复杂跪在了父亲灵前。

“你们出去,你们不配……”

英凝转身,可没等她挪动地方,祝英杰手中一把尖刀无情的刺向了她的心口。

这一刀毫无征兆,英凝想不到,小菊更想不到,危急时刻她们竟然没想到要躲——想躲也来不及;躲在房梁上的叶大公子更是想不到,可刀身反射的烛光引起了他的警觉,他下意识的蹿了出去;跪在一旁的祝英杰却是心知肚明,衣袖中同时抖出一柄泛着蓝汪汪光芒的匕首,他毫不留情的刺向了英杰小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非天意乎?

“扑”的两声闷响传出,两把匕首同时刺入人体。

始料未及,祝英杰错愕的看着挡在小妹跟前的男人,来不及思考叶羽为什么突然出现,他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祝英豪,他想说话,可身上力气渐渐消失,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身子却是缓缓的倒了下去。

“四弟,手足相残,这一招可是你教我的,”祝英豪抽出插在英杰小腹上的匕首,他若无其事的站起了身子,随身掏出一方手帕,不急不缓的擦拭着刀身上的血迹,“为保万无一失,二哥在匕首上淬了剧毒,此时看来却是多此一举了。”

“你…你…杀了明威…明威将军,就算我…死,朝廷也不会让…让你如愿……”祝英杰嘴角溢出黑血,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四弟,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明威将军可是你杀的,为兄大义灭亲,这是功还是过?只要小妹身亡,一切死无对证,我想因为区区一个将军还不至于让我祝府满门尽诛吧?”

如果叶羽真的死了,皇帝会有什么反应?就算皇帝不想追究,银屏和太子呢?即便他们也不想牵累“无辜”,那叶府可还有一个叫素月的妖女呢,她会是什么反应,这事儿恐怕不好说啊。

这一切都是如果,叶大公子真的那般容易死吗?以明空的本事,全力一剑尚且刺不穿他的身子,更遑论区区凡夫俗子?尖刀本是刺向他的左胸口,可真气鼓荡,刀刃划着皮肉刺进了他的腋窝。

叶羽胳肢窝夹着那把尖刀,看着半出鞘的冰剑,他不说话不是因为吓呆了,他主要是觉得丢人,还高手呢,关键时刻竟然拔不出宝剑,这不得笑掉江湖同道的大牙么?

刚要有所反击,叶羽听到了祝英豪那阴测测的话语,这老二是不是心里有病?怎么一起喝酒那日就没发现他这么阴毒呢?

看着耀武扬威的祝英豪,叶羽叹息,到底谁蠢还不一定呢,老子死没死,你就不能看仔细了?可想想这扮猪吃老虎的感觉,他又觉得兴奋。

老子该怎么对付这混蛋呢?杀了吧,他毕竟是英凝的哥哥,可要说不杀吧,留着这种人也是个祸害,叶大公子纠结啊。

“小妹,真想不到你竟能迷得堂堂叶大将军如此迷醉,为了你竟然甘愿挡上一刀,”祝英豪含笑走到叶羽三人跟前,“你说如果我不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这岂不是太不尊重这傻蛋了?”

“叶公子,你为什么这么傻?英凝本就不想活了,你为什么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祝英凝回过神来,听着祝英豪那无情的话语,她知道二兄已然疯了,此刻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屋子,哀莫大于心死,她没有愤怒,没有伤痛,只是紧紧的抱着叶羽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