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43章 就算皇上也不行

第243章

就算皇上也不行

拒瘟疫于国门之外,钱紫萱功不可没,皇帝论功行赏又岂能少得了她那一份儿?“杏林国手”这至高荣誉,三丫头可一笑置之,然太宗皇帝的那句“卿便是朕之贤婿”却让她感到了无尽的彷徨。

皇帝贵为天子,放个屁都是金口玉言,圣旨的分量就更不用说了。太宗皇帝虽然没有明言钱紫萱与叶羽的关系,可三丫头不傻,她知道圣旨最后那几句话是说给她听的,堂堂公主殿下又岂能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想想同银屏那幼稚的约定,钱紫萱自嘲的笑了,可笑着笑着那眼泪就滚了下来。

“相公,难道你真的得休了萱儿?”

瘟疫防治已然接近了尾声,可三丫头却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她想用身子上的疲惫麻痹心中的痛苦,抽刀断水水更流,这该死的痛苦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袭而来,猝不及防下那莫名的心痛让让她的泪水打湿了枕巾。

“姐姐,你不用难过,银屏不会跟你争的。”

银屏亦想不到父皇竟将此事昭告天下,如果叶羽果能高中状元,那天底下谁还不知道大梁的公主就是叶家的大妇?银屏能不感到窃喜?可钱紫萱那冷漠的态度让她感到良心难安,当初要是没有人家的“法外开恩”,她银屏能有今时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更何况她清楚叶羽的性子,自己虽贵为公主,可在他心中绝对没有三丫头有分量,如果真把他惹急了,保不准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有皇帝为你撑腰,你现在满意了吧?你走啊,我不想看到你!”

情使人痴,不得不说三丫头走进了死胡同,银屏虽然是宽慰的话儿,可听在她的耳中就变成了**裸的施舍与嘲讽,她哪还克制的住?

“你…你……”

银屏贵为公主,她何曾这般陪过小心?犹豫了好几天才鼓足勇气说了这么一句,哪成想钱紫萱竟是这个态度?想到伤心之处,她捂着脸跑了出去。

看到两女争风,驿馆当值的侍卫们不由面面相觑。

“钱神医这几天如此辛劳,你说她的身子会不会吃不消?”侍卫甲看看钱紫萱的屋子,他有些感慨的说道。

“怎么?你对咱们的女神医动心思了?我可告诉你,钱姑娘可是叶将军的夫人,你难道不怕叶将军发威……”

“你给我住嘴!”侍卫乙话没说完就被脸红脖子粗的侍卫甲给堵了回去,“钱姑娘于我等有活命之恩,她是我们心中的圣女,对她,我不敢有丝毫的亵渎之心,大丈夫不言谢,滴水之恩当涌泉想报,钱神医一句话,我即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侍卫乙羞惭的低下了头,“兄弟教训的是,如果没有钱姑娘,我们弟兄有多少人会感染瘟疫?整个燕云十六州要多死多少人?还有叶将军,要是没有他,我们岂能这么快就战胜瘟疫?突厥又焉能纳入我大梁版图?”

“叶将军的所作所为,我由衷敬佩,可我替钱神医感到不忿,有这样的夫人,他缘何还要招惹公主?哎…你拉我干什么?”

“叶…叶将军……”侍卫甲一脸尴尬的看着火急火燎冲进来的叶羽。

“叶将军怎么了?就是当着他的面我也敢这么说,我不仅要说,我还要骂醒他,是他对不起钱姑娘…啊…叶将军,卑职…卑职……”

侍卫乙虽然说的心潮澎湃,可叶羽真的出现在面前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想想叶羽杀人的传说,

他感觉腿肚子有些发软,这样说他,他不会杀了我灭口吧?

“萱儿怎样了?她现在哪儿呢?”

侍卫甲机械的朝钱紫萱所在的屋子指了指,挨了骂的叶大将军一溜烟的冲了过去。

“你说叶将军刚才听没听到我说的话?”侍卫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企盼的看着侍卫甲,“老天爷保佑他没听到。”

侍卫甲:“你刚才不是挺…啊…卑职见过公主……”

“刚才是不是叶…叶将军回来了?”

银屏见侍卫甲点头,她咬了咬唇,快步走向钱紫萱的屋子,可临近门口,她又犹豫了……

“萱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相公,相公替你找他算账去。”

“相公?”听到叶羽的声音,钱紫萱迅速扭头,她揉了揉那红肿的眸子,随后撑着床榻扑进了他的怀里,“你不要休了萱儿,萱儿不能没有你!”

“傻丫头,谁说要休了你了?再说我也舍不得啊。”叶羽有些心疼的抱住了钱紫萱,丫头的衣服又肥了。

“相公,那公主怎么办?驸马可是不能再娶的。”

躲在外间的银屏听到钱紫萱那生分的称呼,她难过的想掉眼泪;公子会怎么回答?银屏紧张中又有些期待。

“谁说驸马就不能再娶了……”叶羽刚要说咱已经上了床了,谁还能改变这铁的事实?钱紫萱却紧咬着嘴唇打断了他,“皇上的圣旨说的。”

“你难道还不了解你男人的为人?你说你是信我还是信圣旨?”

公然抗旨可是欺君之罪,钱紫萱不说话,她嘟着嘴那泪眼汪汪的样子却说明了一切。

“萱儿,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

叶羽听到门外的呼吸声逐渐加重,他知道是银屏在偷听,不敢再继续探讨这个问题,生怕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再把公主给弄哭了。

看钱紫萱点头,叶羽清了清嗓子,可我该唱什么呢?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

叶羽随口哼了这么一首,虽然有点跑调,可歌曲那忧伤、低沉的旋律却没变,起初三丫头还听的津津有味,可当他唱到“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是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时,三丫头脸色变了,她忍不住狠狠的咬在了叶羽的颈上。

他…他这是什么意思?银屏感觉心跳又加快了,我就知道你心里也喜欢我的。

叶大公子差点没哭了,你闲着没事提这茬口干嘛?换歌,一定得换!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

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明明相爱

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叶羽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你丫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看三丫头眼泪流的更急,他赌咒发誓般大声说道,“你三丫头就是我叶羽的夫人,没有人可以阻止,就算是皇上也不行!”

叶羽吐气扬眉,可门外的银屏却是“哇”的一声哭了。

老子今天是不是没看黄历?点儿怎么这么背?叶羽刚要追出去,却见小菊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钱姑娘,你快去劝劝小姐,她要把自己烧死了。”

叶羽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怎么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