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50章 王莽谦恭未篡时

第250章

王莽谦恭未篡时

明空玄女?紫阳真人眼中精光一闪。

来人正是明空,她怀孕差不多五个月了,小肚子虽然明显的隆起,可身法似乎没见退步,话音未落,她已然出现在嫣儿跟前,抱住她的同时轻轻抓过她手中匕首,“嫣儿姐姐,这里的一切就交给明空吧。”

明空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可看看昏迷不醒的素月,再看看叶灵怀里大白那狼狈的样子,她真的有些恼火,虽没看到紫阳出手,可能将素月重创,除了他还有哪个?明空很想质问紫阳真人为何如此,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抬头迎上紫阳真人的目光,她突然有些结巴。

“真人,还请不要…不要为难我婆……叶府……”

缥缈峰见性神尼同紫阳这老牛鼻子平辈论交,看到她明空就不自觉的想到师父,想想下山之前一念救苍生的信誓旦旦,可而今清白不在且将为人母,纵使不后悔,明空她能不心虚?此刻她就好像那未婚有孕的乖乖女见到叔叔伯伯一样,瞅了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小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小肚子。

“明空,洛阳之事,令师可知?”

紫阳老牛鼻子顾左右而言他,他这长辈似的口吻直指明空要害。明空脸色愈显苍白,她那摸着小腹的手似乎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咬着下唇,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明空诞下孩儿自会回师门请罪,要打要杀,绝无怨言,”纸是包不住火的,缥缈峰势力遍及整个大梁,玄女失贞,这岂能瞒得过见性神尼?明空低着头似赌咒发誓一般,“明空只求真人能饶过叶府……”

紫阳下意识的想要甩甩袖子,可那里被大白撕咬的稀烂,哪还能长袖翩翩?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他老人家不着痕迹的缩回了手,“玄女此言差矣,贫道何曾说过要为难叶氏夫人?如不是刚刚那女子出手偷袭,贫道又何须自降身份?”

紫阳真人名满天下,这虽是他的片面之辞,可明空相信以他的身份绝不至于扯谎,再看看观者的反应——此事的确是素月出手在前,王莽谦恭未篡时,又有谁能理解素月的苦衷——明空更加不会怀疑,本来还有些同情这女人,现在她却想在她身上再补上两脚,你真是疯了,难道你真的以为冰剑在手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至于那白犬,”紫阳再看一眼叶灵怀里的大白,他依旧感觉怒火中烧,“当街咬死崔家夫人,玄女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

”要不说紫阳真人是高人呢,大白咬人的起因是什么,他老人家可能没看到,但他却挑明了大白所造成的后果。

这怎么可能?明空不相信大白会如此凶狠,她更不相信叶灵会纵狗行凶,可大白身上血迹斑斑,不远处崔裴氏的尸身血肉模糊而崔家的那些侍卫则是咬牙切齿,明空哪还会怀疑?

明空不相信大白主动伤人,可即便事出有因又能怎样?一条狗与一个人,孰轻孰重?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堂堂崔氏门阀的媳妇,她心里明白,这事一个处理不当,必会引起轩然大波。

“婆婆,大白惹下了大祸,依明儿之见还是把她交给崔府吧。”明空走到叶灵跟前,她微微蹲下面子小声说道。

明空有孕,也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叶灵平日里对她很是关心,可此刻却是瞅也不瞅她,紧紧抱着大白的她神情显得有些呆滞,直到素月想去抱起大白,叶灵这才反应过来,她大力甩开明空的手臂,决绝却又悲怆的扫过在场诸人,“大白是我的,谁也不能抱走她,除非我死!”

紫阳真人又岂能被叶灵的目光吓到?相反的,他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婆婆?明空却没那般镇定,她蓦然感觉心里一阵刺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女人辱骂娘亲,大白才去咬她的;这老道士打伤了月儿姐姐,大白才去跟他拼命的,大白被他打的嘴里、鼻子里全是血,腿也被他打断了……”嫣儿心中对明空的感激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流着泪水恨恨的看着她。

大白竟敢主动扑咬紫阳真人?明空还以为是紫阳真人替天行道呢,看看大白那被鲜血染红的白毛,听着她嘴里那呜呜的声音,明空心头有些发堵,她想要凑过去看看大白,可叶灵像那抱窝的母鸡一般,哪里肯让她碰?

“如果你真的将大白交予崔府,娘亲永远不会原谅你,少爷也永远不会原谅你,嫣儿也永远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嫣儿说话声音不大,可却是掷地有声,四周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永远不会?明空眼泪突然滚了下来,她可以不在乎嫣儿原不原谅他,她甚至也可以不在乎叶羽原不原谅她,可却不能忍受叶灵恨她一辈子。

“婆婆,明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大白,明空一定设法治好大白身上的伤。”

在女人的字典里哪有什么一言九鼎?只要触及到心灵深处的东西,那还不说变卦就变卦?明空是一个女人,一个即将做母亲的女人,她又何能例外?她再也顾不上旁人怎么看她,这声婆婆终于大声的说了出来,她轻轻的拥住叶灵的臂膀,刚想将她搀起来,

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明空,你好自为之!”

紫阳要走,此刻谁能拦得住他?老牛鼻子别有深意的看了明空一眼,他的身影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

如此大事,岂能不引起轰动?崔家最先得到消息,天权卫第一拨赶到,接下来是以裴越为首的裴氏天璇卫,崔府对叶灵母子恨得是咬牙切齿,裴越也没了让叶羽认祖归宗的奢望,两方人马虎视眈眈,他们恨不得将叶灵几女碎尸万段。

“明空玄女,你难道真要泥足深陷?”

明空看了看带头的裴越,她轻轻摇了摇头,“明空不想杀人,可明空要保证婆婆的安全。”

“太子殿下驾到!”

随着一声尖细的声音传出,朱泰在禁军簇拥下风风火火的朝叶灵这边儿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