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53章 第一次表白

第253章

第一次表白

“婆婆,大白她…她怎么样了?”

素月在明空搀扶下随后进门,看着半死不活的大白,她是心又悲心又怒,大白虽然不肯吃她喂得东西,可毕竟是看着小家伙长大的,素月能不心疼?紫阳老道名满天下,他竟跟一条狗一般见识,素月将老牛鼻子鄙夷到极点的同时又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如果大白死了,婆婆得多难过?想到叶灵,素月又感到深深的不安,她清楚大白在叶灵心中的地位,与其说是一只宠物,倒不如说是倾诉的对象。

素月想为大白做些什么,可她现在有点泥菩萨过江的味道,焦灼溢满心胸,素月突然后悔了,如果不是心存侥幸的刺出那一剑,就算老牛鼻子想杀自己,他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动手吧?

越是如此想,素月越觉得自责,“啪啪”两声,素月狠狠的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月儿,你干什么?”

整屋子的人全愣住了,他们呆呆的看着素月那半边脸蛋儿以肉眼可辩的速度肿了起来,叶灵赶忙转身抱住了她。

素月想说什么,可心头仿佛有一块万斤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喉头的腥甜越来越强烈,又一次喷出一口鲜血,她再度昏厥。

“月儿,不要吓婆婆!”叶灵慌了手脚,“明空,你快看看月儿怎么了。”

明空叹了口气,她将素月抱到一边榻上,纤纤素手缓缓的印在了她的心口……

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看着熟睡中素月的脸庞,明空握紧了手中冰剑,能让这讨厌的女人信任一次不容易,她绝对不能被她给看扁了。

“殿下,明空想跟你借调几名禁宫高手。”

叶灵卧房的外间,钱衡父子、朱泰、裴雪、小怜、红袖等或坐或站,他们蹙着眉头咂摸着该怎么救治大白,明空此言似投石入水,大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架势。

“借调禁宫高手?发生什么事了?”

朱泰心中陡然一惊,他下意识的握住了身旁裴雪的小手。

“难道今夜有敌人来犯?”裴大姑娘美眸圆睁,她竟然没有发觉朱泰的“小动作”。

明空微微摇头,她将心底的担忧讲了出来。

朱泰看看裴雪又看看钱衡,他张着嘴好半天没有说话,素月身受重伤,她当然会觉得心里不安,这难道也能作准?可想想大白咬死了崔家的人,七大氏族狗急了跳墙暗中使点下三滥的手段也不是没可能。

朱泰不敢赌这运气,他当机立断,“我先调拨一千东宫侍卫,稍后跟父皇请旨,再调两千禁军以保府邸万无一失。”

剑客帮五百人加上叶羽送嫁之前太宗皇帝调拨的一千禁军,这足以把叶府围个水泄不通,明空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叶灵等人的安危,如果有十数名大内一等高手守护在卧房四周,她才敢放手一搏。

“明空想要引蛇出洞,动静太大反而不美……”明空脸上洋溢着浓浓的自信,她抓住了冰剑剑柄,以后才不把这宝贝还给素月呢。

“玄女,请听老夫一言,”钱衡突然插口道,“你已有五个月的身孕,此期间实不宜妄动干戈。”

“是啊,明空姐姐,你肚里的宝宝可经不起折腾的。”

小怜感激明空、素月的救命之恩,这些日子跟她俩关系处的不错,羡慕的看了看明空的小肚子,她忍不住出言附和。

明空很想说一句我没事儿,她身子特殊堪称打不死的小强,可却不敢拿肚里的孩子去赌,惋惜的看了看手里冰剑,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既如此,我一会儿就去跟父皇请旨,禁军必在天黑以前就位。”

“殿下……”

裴雪这才发现朱泰拉着她的手,小脸儿腾的一下红了,她急忙甩脱,想要赏朱泰两个耳光,可又舍不得下手,捂着脸风一般消失在众人眼前。

含羞怜人,女儿家的轻嗔薄怒岂是朱泰这初尝恋爱滋味的菜鸟能抵挡的?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他追着人家姑娘去了。

“雪儿怎么了?她为什么要跑?”

明空的精明有很大的局限性,但凡涉及到感情话题,她必然会迷茫,这智商估计比南儿高不到哪去。

钱衡不好意思解释,他拉着心有不甘想要发表高见的儿子走了出去。

“白痴!”

红袖不是小怜,她一直看不过眼明空、素月的所作所为,整天为了一个男人斗来斗去的有意思么?有这闲功夫何不指点一下自己武功?

“你才白痴呢!”

明空下意识的回嘴,可想到出家人不能犯嗔戒,她换了个口气补充了一句,“你去干什么?”

红袖回头看了一眼,“我去跟小六、铁塔他们切磋一下武功,如果晚上真有敌人来犯,也好尽一份力。”

跟小六、铁塔能学到什么?一个打不过她,一个她打不过,真正让红袖感兴趣的是明空、素月那可以杀人、报仇的高深武学,她不是没有拉下脸来恳求过她二人,素月下意识的把红袖当成情敌,没把她赶出家门就算开恩了,哪还傻傻的传授功夫?这妮子可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教导小六他们一招两式,她都不忘告诫不得外传,红袖碰了一次钉子,回来哭了一顿,就再也不跟素月说话了;至于明空,门规所限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她在红袖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恨意,明空不敢赋予她强横的武功以将这刻骨之恨扩大化,她说话没有素月直白,故而红袖次次碰壁,却又执着的坚持。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旦夕的刻苦顶个屁用?红袖当然清楚,可今天好不容易想到了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指不定明空就能改变主意呢?停下脚步,她满脸期待的看着明空,刚才还不如不说她白痴呢。

红袖那热切的目光让明空难以拒绝,可又不得不拒绝,她硬挤出一丝笑意,“红袖……”

红袖会错了意,激动的言语都在颤抖,“你…你肯传我功夫……”

话没说完,她就发现明空不见了踪影,那硬挤出的近乎谄媚的笑意凝固在脸上,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淌下,好半晌,她紧紧的握住了小拳头,“明空,我不会放弃的。”……

“雪儿,是我不好……”朱泰追到裴雪房里,看着不言不语的裴雪,太子殿下心头竟有些惴惴,雪儿不会生我气了吧?

“殿下,不要说对不起。”裴雪打断朱泰的话,她说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雪儿,今天府里恐怕不会安宁,你…你跟我回皇宫吧。”

裴雪吓了一跳,她无名无份的有什么资格踏足皇宫?缓缓的摇了摇了头,“殿下,我呆在家里,不会有事的。”

“我陪你!”

“殿下,你是太子,是国储,身系天下安危,岂肯轻易犯险?求你不要让雪儿难做。”

“你留在这儿都不怕危险,本太子还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没有你,我就算当了皇帝又有什么乐趣?”朱泰急的脸都红了,他忍不住大声说道。

“殿下,那不一样……”裴雪快哭了。

“有什么不一样?”朱泰盯着裴雪的眼睛,“雪儿,你喜欢我吗?”

裴雪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不由怔在那里。

朱泰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正式表白,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没有回应,脸上渐渐现出了浓浓的失望。

“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

大梁权力的金字塔,朱泰登上最顶端是早晚的事儿,他想要一个女人,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可高高在上的他却也还有一颗高傲的心,能把她的身子抢回来,可能抢到她的心吗?

朱泰突然想到了叶羽说过的话,用金钱买回来的爱情不算是真正的爱情。

放弃一棵树,也许你可以得到一片森林。既然都有资格得到整片森林,那我为什么还想哭呢?

看着朱泰脸上的灰败,裴雪同样心疼的要命,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一把搂住了朱泰的腰,“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朱泰懵了,接着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最终蔓延了整个脸庞,他迅速转过身在裴雪脸蛋儿上吻了一下,接着寻着女孩儿的唇轻轻吻了下去。

虽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可朱泰却感觉心在飞翔。

“二哥,我才不要为了一片森林而放弃一棵树呢。”

“雪儿,我一定要娶你做太子妃。”

裴雪现在哪还顾得上什么配不配?她低着头,捻着衣角,喝醉了酒一般晕晕乎乎的,要不是朱泰扶着,估计她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朱泰最终没能拉着裴雪回皇宫,临行依依别,他还特意多留了几名侍卫。

“务必要保证雪儿的安全,”朱泰似乎也觉得这太过直白,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叶府的任何人。”……

夜幕笼罩大地,偌大一个叶府,明处、暗处站满了侍卫,刀出鞘、弩上箭,说是天罗地网也不过分,敌人不来便吧,只要踏足叶府半步,绝对让他有来无回。

“明空,你要怎样才肯教红袖武功?”

裴雪、小怜等人都被明空赶回了叶灵的卧房,唯有红袖锲而不舍的跟在她的身边;明空充耳不闻,她闭目不语,无聊的等待中,她摸着小肚子开始畅想宝宝的将来。

“宝宝,娘亲离开你,你会不会想念娘亲?”

一岁时,明空舍不得离开,反正也犯了师门的大忌,那索性多陪宝宝一阵吧。

两岁时,明空还是舍不得。

五岁时,宝宝这么可爱,他不让自己走啊。

……

明空一步一步跟自己妥协,直到儿子娶媳妇,她终于打定了主意,可就在这时候,她要有孙儿、孙女了,要不等到孙儿出生以后再回师门请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