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54章 武曲星君(一)

第254章

武曲星君(一)

明空摸着小肚子傻笑的样子深深的刺激了红袖,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小时候找了个厉害的师父么。红袖愤愤的扬起巴掌,她很想像素月一样狠狠的抽明空两个大耳刮子,可她哪有素月那般可以嚣张的本钱?更不要说现在有求于人了。

“明空,你怀着孩子挺辛苦的,我给你捏捏肩怎么样?”

红袖早已不是当初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能为父母报仇,一时的委曲求全算得了什么?不等明空拒绝,她已然站到了人家身后。

“红袖,真的不需要,你先进屋去吧,如果真有敌人来犯,我恐怕无暇保护你的安全。”

“你教我武功的话,我非但不用你保护,还能出一份力,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似乎为了掩盖内心的迫切,这话说完,她不由的干笑了两声。

明空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红袖难掩失望之色,可她却锲而不舍的换了一副表情。

“明空,你想要丫头还是儿郎?你想好宝宝的名字了没?”

明空考虑这个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觉得儿子有儿子的好,女儿也有女儿的好,难以取舍的时候她甚至希望生下的既是儿子又是女儿——双胞胎哈——此刻听红袖提起,她刚想探讨一番,可人家的话题已经不在这儿了。

“小宝宝长大之后,你教不教他们武功?算我一个怎么样?我当你宝宝的大师姐……”

“红袖,你这又何苦呢?学了武功怎么样?不学武功又怎么样?难道你真的这般执着于仇恨?就算报了仇又怎么样?”

“我不用你来教训。”红袖这下不给明空捏肩了,她恨恨的盯着明空。

“诸法性空,无人相,无我相,无寿者相……”

“够了,你不是我,你怎么能体会到我心中的痛苦,如果你眼睁睁的看着兄长被人活活打死,看着父母含冤而死,你还会侃侃而谈这些大道理?”

明空虽然大着肚子,可骨子里还把自己看做释迦牟尼的忠实信徒,有这个机会,她能不好好的宣扬一下祖师爷的教义?哪想到这红袖竟然这般不给面子,本欲辩上几句,可看红袖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的样子,她不由的偃旗息鼓了……

“萱儿,你们累了吗?要不咱休息一晚吧。”

马不停蹄的赶了一天路,人困马乏,钱紫萱几女坐在车子里虽能混个卧铺,可这一路颠簸,她们能舒服到哪儿去?保暖才能思邪念,她们现在可顾不上吃醋?晚餐的时候,几女围坐在一起,那架势估计吃糖醋排骨都不想搁醋。

叶羽当然不会因为这短暂的“和平”而沾沾自喜,这一整天的时间他总有些心惊肉跳,随着离家越来越近,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区区两百里路,他本打算星夜回驰,可看着三丫头她们脸上的疲惫,不由又有些动摇。

小菊闻言一喜,这些天她感觉屁股都要被颠的散架了,她还没来得及赞同就被英凝制止了。祝大小姐自小就有主见,凡事谋定而后动,可想到即将见到叶灵,她却感觉有些心慌,见了叶灵该怎么称呼?又该说些什么?想想跟叶羽的关系,她脸红的同时又觉得无奈,这混蛋到底怎么想的?他真的要娶自己么?那天虽然感觉他说的挺有诚意的,可而今却越来越没谱了呢?要说不嫁她吧,那羞人的事儿怎么忘得掉呢?英凝想给自己一些时间思考一下这“复杂”的问题,叶羽之言正合她意,可看到叶羽脸上的担忧,她又知道留下来他也休息不好。

“相公(羽郎),萱儿(屏儿)不累,咱们赶路要紧!”

钱紫萱、银屏对视一言,她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红颜恩重,叶羽感觉眼睛里进了沙子,他没有见外的说什么谢谢而是紧紧的握住了她二人的小手……

“也许真是自己多虑了吧。”

红袖不愿再搭理明空,她甩脸子进屋了;明空无奈的叹息一声,她反复思量着红袖那负气的话语,如果师父真的被人杀了,自己要不要为她报仇?师父武功那么好,谁又能杀得了她?思维无限制的延伸,明空又想到了师父伤害她肚里宝宝的可能,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明空一脸慈爱的看着她那滚圆的肚皮,她继续规划孩子的人生,到底教不教他武功呢?要是教了,他跟人打架怎么办?可要是不教,宝宝以后肯定会被那可恶的素月的孩儿欺负,纠结的明空不自觉的喝水,喝多了水又要小解……

在明空的进进出出中,时间悄悄的溜走了,月落星移,子时已过,除了那敲锣打更的声音,明空并没察觉什么异常。自怀孕以来,明空从未这么晚睡过,累了,困了,也乏了,她不由怀疑起素月这“情报”的真实性,不会是这女人借故捉弄自己吧?可她不应该这般不识大体啊。

蓦然间,明空心头一动,她迅速握紧桌上冰剑,身影一闪,她已然站在了小院的中央。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既然来了,那就请现身吧。”

听明空突然开口,躲在暗处的大内高手同时绷紧了心弦,可看明空一个人对着夜色自言自语,他们不由有些发愣,敌人到底在哪儿?这明空玄女不会是想预演一遍战前对白吧?

一声轻笑传来,忽之在左,忽之在右,忽之在上,忽之在下,声音飘忽犹似九幽地狱枉死的冤魂,发愣的那些大内高手们竟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破!”

明空一声娇咤似佛门静心咒,醍醐灌顶般唤醒了一干大内高手,他们这才发现在明空眼前站着一个紫衣人。

“缥缈峰传人果然名不虚传,明空玄女,别来无恙乎?”

“果真是你,你就是七星那神秘的武曲星君吧?”看着来人那矮胖的身材,明空想不明白他轻功为什么如此出神入化,当然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老夫知你身子特殊,换作以前,老夫还可能忌你三分,可现在你身怀六甲,还敢否以命搏命?”

明空还真的不敢,他看着眼前的紫衣人,“武曲,你想以一人之力挑战我叶府几千侍卫?”

“你以为呢?”

明空想试探一下这老小子是否还有帮手,可这胖子精通兵法虚实之道,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