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60章 他…他欺负我

第260章

他…他欺负我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银屏公主回宫,思女心切的太宗皇帝能不亲自相迎?看着女儿那憔悴的容颜,须发花白的老头子忍不住老泪纵横。

“不孝女…银…银屏给父皇请安。”

银屏更是不堪,她挣脱叶羽的搀扶,哭着跪倒在太宗皇帝跟前。

公主都跪下来,跟在太宗皇帝身边宫女、太监们哪个敢站着?跪了一地,他们其中有不少人偷偷的抹着眼泪。

“吾儿回来就好,勿需多礼,勿需多礼。”太宗皇帝搀起银屏,他再也舍不得松开。

知道大熊猫为什么是国宝么?就是因为它数量少,这放到人身上,不也是一个道理?天子又怎么样?一个老头子早些年死了老婆,独自拉扯着一对儿女,这家要是还出现什么财产纠纷,那可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朱泰更是心疼皇妹,他眼睛亦是红红的,热切的看了叶羽一眼,他快步走到其父跟前,“父皇,皇妹平安归来,您该当高兴才是。”

叶羽同样有些唏嘘,人家一家三口共享天伦,自己这“私定终身的女婿”凑什么热闹?刚转身,他听到银屏的话儿,脸色顿时就变了。

“父皇,他…他欺负我。”

银屏希望叶羽能向她父皇求婚,哪成想这小子一句话不说就要溜号?心里不舍又不知该怎么制止,难道要开口求他?一时情急,这话脱口而出。

“你…你过河拆桥,你说话不算话。”叶羽气急败坏的走到银屏跟前,他想指着银屏鼻子说,考虑到这个岳父身份有点特殊,他强行忍住了,饶是如此,跪在四周的宫女、太监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还真有不怕死的呢?

男人会怎么欺负一个女人?想想叶羽的前科,太宗皇帝可不认为女儿就是随便说说,听叶羽急赤白脸的“辩解”,这更坚定了他之前的猜测,老头子把丈母爹跟女婿的敌意发挥到了极致,伴君如伴虎,这一下就翻脸了。

“来人,把叶羽给朕拿下!”

老爷子这不是在开玩笑?看着冲到眼跟前的禁军侍卫,叶羽不由眯起了眼睛。

“父皇息怒!”

朱泰吓了一跳,这都哪跟哪啊,扭头看了看叶羽,对那两名侍卫挥挥手,“你们暂且退下。”

一个是皇帝,一个是未来的皇帝,这让侍卫听谁的?这才叫他娘的进退维谷呢。

“皇妹你倒是说句话啊。”

太宗皇帝一言不发的瞪着叶羽,叶大公子也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表情,朱泰清楚叶羽不会造父皇的反,他也清楚父皇舍不得砍了二哥,可什么事儿也有个万一不是?看了看今天的“罪魁祸首”,朱泰能不催促?

银屏是真的傻了,她哪想到一句话竟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看叶羽的态度,她心里又有些不甘心,要是换成你那萱儿,你肯定不会是这个态度,难道你真的不把人家当回事儿?

银屏眼泪越流越急,她偏偏一言不发。

人有气节是好的,可气节这东西也得讲求个适可而止,难道你还指望着一国之君先低头?皇帝是真龙天子,平时就是吐口痰,那也是龙涎,都有大臣屁颠屁颠的收起来供奉着,他知道“道歉”这两字该怎么写?

“陛下,本官…啊不是…草民…也不对…微臣……”

在大梁,百官觐见皇帝,先经过礼部演礼,怎么走路,怎么说话,那得跟新生军训似得练上一阵,可叶大公子“泥腿子”出身,他知道礼部的大门朝哪边开?跟太宗皇帝虽然打过不少交道,可这种正式场合却是实打实的新媳妇上花轿——头一遭,越是着急,言辞越是不能达意。

叶羽如此“目无君上”,太宗皇帝当然生气,就算是把他推出去砍了也不为过,可难道真的这样处置?老头子驾驭人驾驭了一辈子,他当然清楚叶羽什么人,有能力没多大野心,对他而言,高官厚禄远没有漂亮女人吸引力大,这样的臣子用着最是放心,更何况他有大功于社稷,想要彻底粉碎七大氏族的权力也真的离不开他,太宗皇帝当然不会自毁长城。

此刻见叶羽那窘迫的样子,老头子表情缓和了不少。

“父皇龙体要紧,何不移驾东暖阁?”

朱泰适时进言,转移一下父皇注意力,二哥再说几句好听的,事情不就过去了?

“哼!”老爷子胡子翘了翘,他瞥了皇儿一言,“你们随朕一道去东暖阁。”

要不说当皇帝的喜欢命令人呢,太宗皇帝也不管叶羽愿不愿意,反正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撂下这句话,他拉着银屏的手就向东暖阁走去。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是不是跟皇妹闹别扭了?”

叶羽腹诽,谁知道那小妮子哪根筋不对付了,“昨晚赶回来的。”

昨晚?朱泰突然想到叶府昨夜的山雨欲来,他急忙追问。

“来了又死了。”

“雪儿没事吧?”听到叶羽这话,朱泰第一个想起了心上人。

叶羽很想踹他一脚,可考虑到这小子对家姐一片痴心,他又忍住了。

“在明空剑下,武曲单凭一己之力诛杀了府中百余名侍卫,一招致命,根本不需第二招。”

“二哥,你开玩笑吧?”朱泰彻底张大了嘴巴。

欺负了公主,顶撞了皇帝,竟然还被请进了东暖阁,看着叶羽的背影,宫中侍卫、太监、宫女,可全都傻了眼,皇恩难道真能浩荡到这种地步?难道真如传言,这小子就是当朝驸马爷?他们再看叶羽的眼神可不一样了……

“真是岂有此理!”

太宗皇帝的反应较朱泰激烈得多,如果不是叶羽突然赶回,几千侍卫能不能拦下武曲?难道朕之大内高手竟如此之不堪一击?此人要是行那刺驾之事,御前侍卫有谁能拦?他大力掀翻身旁几案,杯盘散落一地,稀里哗啦一阵大响。

“查,彻底的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七星给朕揪出来!”

“父皇息怒。”银屏这会儿可没犯糊涂,她很尽女儿本分的走到太宗皇帝身边轻言宽慰。

“老爷子,小心紫阳真人。”

“二哥,真的是紫阳真人?”

朱泰还好些,他毕竟有心里准备,可这话听在太宗皇帝、银屏耳朵里无异于石破天惊。

“此话怎讲?”

“……月儿虽然也不十分确定,可我相信她的直觉不会错,”顿了一顿,叶羽续道,“老爷子,我月儿功夫虽然及不上明空,可也绝对不弱,能一个照面让她身受重伤,紫阳老道的武功得强到什么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