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68章 当街杀人

第268章

当街杀人

叶羽对田武这话很是不屑一顾,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果实,这才是智者所为,弃人质而不用,你当老子跟你一样傻子呢?

没等白衣男站起身来,叶羽抬起一只脚踏在了他的背上,“那个…贫道,你是哪个‘频道’的?”

鉴于历史的局限性,田武没能理解叶羽的黑色幽默,他恶狠狠的盯着叶羽,可投鼠忌器,他怒发冲冠到几欲吐血的地步,天儿虽有些不学无术,可毕竟是掌教师兄独子,岂能任你这般轻贱?

田武长剑直指叶羽,握剑的手骨节发白,如果有可能的话,就算这魔鬼死了,也要踹上几脚,捅上几剑,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那个贫道,你可知道紫阳那老混蛋做了什么事儿?”

“住口!”田武再次怒喝,一声剑啸,似虎吼龙吟,长剑中宫直入,无情的刺向了叶羽心口。

不愧是紫阳高足,那三代弟子李湖之与之相比,压根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叶羽心下赞叹,可却不闪不避,唯脚下发力,白衣男“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你把天儿怎么样了?”

如果师侄果真命丧于此,他没法向掌教师兄交代,田武硬生生顿住攻势,长剑停在了叶羽身前三尺处。

“这人渣怎么样,就看你的表现了。”经历了铁与血的洗礼,见惯的生与死的无常,叶羽岂会被区区一把剑吓到?“你那混蛋师父……”

“闭嘴!”

叶羽竟有胆侮辱他最敬爱的师父,这对田武而言比那“草泥马”更具有破坏力,他差点忘记了“拜服”于叶羽脚下的师侄。

白衣男再次惨叫,鲜血喷出口,他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你忘了你的师侄,哥们就得提醒你一下;你让哥们住口,哥们偏偏不能住口,叶羽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浑身发抖——这是气的——的田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还,紫阳老牛鼻子打伤我月儿,打伤我家大白,你说我能就这般忍了?”

紫阳老道士被狗咬了,他还意思回去宣扬?田武没听说这事儿,他更加不会相信,师尊三大宗师之一,岂会自降身份对两个小辈出手?

“紫阳重创我家大白五脏六腑,并且打折了她的右后腿,今天我得在你这天儿身上找回来,我大白同样也是一身白,你说这难道不是缘分吗?”

师父岂会断人腿骨?田武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右腿大腿,右后腿?难道人也有前腿后腿之分?这大白到底什么玩意儿?

田武还没从大腿、小腿的思维中走出来,他就听到两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那可怜的师侄昏过去又被痛醒,痛醒了又昏死过去,跨间更变得湿漉漉、臭烘烘的,他竟被叶羽这魔头活生生踩断了两条大腿。

叶羽看起来云淡风轻,他下手却如此之狠毒,围观的人们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好几步;田武顾不上考虑大白是什么玩意儿,怒气再难遏止,张嘴喷一口血,他手中长剑化身怒龙,奇快无比却又角度刁钻的刺向了叶羽。

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这在武学中也同样适用,自身武功如远远胜于对方,那迎锋而上,以势压人,也不失为一个手段,可若做不到这点,那最好是避其锋芒,寻隙出击。

叶羽仗莲花步精妙,他一把抄起地上半死不活的白衣男,竟从原地凭空消失。

七星莲花步?田武满脸不可思议,他怎么可能将莲花步演绎到这般程度?本来坚信明空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他竟连明空也怨恨上了。

以武资敌,竟将莲花步倾囊相授,你难道对得起你师门的栽培?你难道对得起泱泱正道?你难道对得起明空玄女的称号?

“这败类还给你了。”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田武但见一个白色的人影朝自己扑过来,刚要举剑相迎,他发现这人竟是自己师侄,慌忙撤剑,伸手欲接。

叶羽全力掷出,力道何其大也?田武知道叶羽必会伺机而动,如果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他大可一脚踹飞而后举剑相向迎,可眼前的物事却是一个人啊。

田武这一犹豫,但听“pia叽”的一声,他那师侄擦着他的身子摔到了一边地上,鲜血喷溅而出,抽搐了几下再没了动静。

“这可不关我的事儿,要不是你的自私,他也不会死。”

虽没有上前验证一番,可仅听声音叶羽就知道这白衣男必死无疑,他这也算恶人先告状了吧?

青天白日,偶有殴斗不算什么大事儿,可出了人命就另当别论了,围观的百姓纷纷散去,更有人前去报官了。

田武没搭理叶羽,他再不藏私,剑势狂风暴雨般笼罩了叶羽的身子。

叶羽自家人知自家事儿,想要在剑法上胜过这贫道,有点天方夜谭的意思,虽然身子特殊,可被他在身上划几下,这也疼不是?脚踏七星莲花步之紫微星步,叶羽进退趋避,上下左右几丈的空间全是他的虚影,怒海狂风中,他看似险象环生,实际却是游刃有余。

好熟悉的剑法!

隐隐约约的,叶羽在田武的剑法中看到了星河剑法的影子,虽似是而非,可他却明了这紫阳真人与七星绝对脱不开干系。

“当”的一声,叶羽冷不丁用匕首削断了田武手中宝剑。

“缥缈峰臂砂卫?”田武看看手中断剑,看看叶羽手中匕首,他脸上夹杂着灰败与愤怒,“明空那混蛋,我正道侠义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一番争斗,叶羽火气渐消,可听到田武的话,他不由又眯起了眼睛,明空是自家媳妇,她还是自家儿子的妈,难道能任由别人侮辱?

“你找死!”

伴这一声低喝,叶羽主动出击。

轻功身法比不上叶羽,功力浑厚恐怕也不能及,剑也断,锐气既失,田武哪是叶羽的对手?不出几招,脸上已然挨了叶羽的耳光,士可杀不可辱,他想要与叶羽拼个同归于尽,可叶羽岂会如此?避实就虚,一掌拍在田武心口,这贫道先生扑到了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此时观者尽散,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叶羽嘴角歪了歪,他朝钱宝儿、小艾所在的客栈走去……

新任的洛阳县县尉赶到案发地点,看那行凶之人竟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士人眼中的恶魔,他很识趣的叫住了想要冲上前去的下属。

“这事儿咱管不了,等他走远,咱们再安排如何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