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69章 英凝要走

第269章

英凝要走

先送小艾回家,再送钱宝儿,等叶羽到家已是日落时分。

虽为月儿出了口气,叶羽心里却依旧有些沉甸甸的,田武所使的剑法虽有别于星河剑法,可其间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紫阳老道在七星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位极人臣,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大白,不许动。”

“就是,不要动,娘亲夫人是心疼你。”

叶羽信步走向母亲的房间,还没进门,他就听到叶灵、南儿的声音以及大白的叫声。

大白醒来了?叶羽推门而入,但见叶灵、南儿坐在大白身边,前者轻轻摩挲着大白身上的毛,南儿则拍着她的头,大白精神头不错,那断腿虽有些不便,可她却不想这般安静的待着。

“汪!汪!汪!!”

好几个月不见,大白依旧记的家里的“少主人”,她有些兴奋的想要凑过去,却不想被叶灵紧紧的抱住了。

“羽儿,大白的腿还没好,可她却要四处跑动。”

叶羽笑着走过去,先亲了亲南儿的脸蛋儿,他接着看了看大白的断腿。

“娘,大白腿伤不在关节处,断裂处又夹了夹板,稍微活动一下应该没事儿的。”叶羽拍拍大白的脑袋,大白仰起头用舌头

舔他手心,似乎是在感谢少主人的法外开恩。

“如果大白断腿真疼的话,她会蜷起来的,狗跟人不一样,她三条腿一样走路,”顿了一顿,叶羽续道,“这些天多喂她吃

些瓜子,最好是南瓜子,这东西又称接骨丹,能促进骨骼的愈合。”

“什么是南瓜?”叶灵不理解的看着儿子。

难道大梁还没有南瓜?叶羽大约记的这玩意产自美洲,想想哥伦布的爷爷八成还没出世呢,这怎么会传过来?不好意思跟母亲探讨这个问题,叶羽装作不经意的转移了话题,“其实什么瓜都可以的,喂她点冬瓜子也行。”

饭桌上喝过冬瓜汤,这总不会也没有吧?

“萱儿告诉我的,总不会对大白有什么坏处的。”

“那娘现在就去准备。”叶灵当然不会怀疑,她欣喜的说道。

“婆婆…相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等叶灵出门,素月伴着英凝主仆走了进来。

“英凝,你这是要干什么?”

叶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英凝、小菊身上的包袱,她们想干嘛?怎么一副将要远行的架势?英凝没搭理他,小菊眼睛红红的却是朝他呲了呲牙。

“夫人,英凝向您辞行。”

辞行?叶羽呆了一呆,他很不解的看着英凝,只可惜英凝主仆还是没有看他,倒是素月轻轻拉了拉他的手,“相公,英凝主意已定,我劝了她一个下午,她依旧不肯留下来。”

英凝能毫不犹豫的“引火自焚”,叶羽就知道,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即便碰的头破血流,她也决计不肯回头,想想上午的态度,恐怕自己真的伤了她的心吧?该怎么跟她说呢?难道要再绑她一次?可当着娘她们的面有些不好意思啊。

“英凝,你们两个姑娘家能去哪儿?家里又不是没有住的地方。”

叶灵不舍的拉着祝家主仆的手。

“夫人,英凝身上有些银两,总能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夫人不用为英凝担心,英凝有机会会回来看您的。”

英凝说话的时候,始终不曾瞅叶羽一眼,她轻轻挣脱叶灵的手,拉着小菊给叶灵叩头,跟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羽儿,你还不追出去看看。”

本在思量英凝为何要给母亲磕头的叶羽听到母亲的话,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哭了?”

小菊一手挎着包袱一手搀着英凝手臂,看到自家小姐悄悄的抹眼泪,小菊跟着也想哭。

“祝姑娘,你等一下。”

叶羽闪身站到英凝跟前。

“祝姑娘?”英凝冷笑一声,她转身绕过叶羽继续前行。

英凝的表情让叶羽心里有些抽搐,你丫这会儿扮什么君子?突然感觉手上一痛,原来是小菊抓着他的手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叶羽有真气护体,自然而然产生抵御之力,虽非有意,可却也震破了她的牙龈,小菊吃痛,她嘴角撇了撇,哭着捶了叶羽好几拳……

“英凝妹子,你听我解释。”

叶羽学了个乖,他对英凝的称呼由祝姑娘变成了妹子,英凝怔了一怔,她突然捂着嘴快步跑了起来。

“不许你欺负小姐!”小菊那表情恨不得把叶羽一口一口的咬死。

叶羽总算有了点谱,错就错在早晨那会儿就不该说那声“我不认识她”,三人你追我赶的来到了大街上。

太阳已然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夜色朦胧,街道两旁的人家门口的灯笼在早春的冷风里摇动着,平添几许凉意,英凝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妹子,披上我的袍子,小心着凉了,”叶羽此时能没眼色?他赶忙脱下自己的袍子披在了英凝身上,双手同时抱住了英凝,“我承认上午是我不好,我认错还不行?咱们回去吧,洛阳城这些日子不平静,我心里担心你。”

英凝不说话,她扭了扭身子挣脱不开,也就任由叶羽抱着。

小菊站在他二人身边看着他们,同样一言不发。

“小菊,你冷吗?”英凝虽是小姐,可很多时候她更像小菊的娘亲。

叶羽当然知道英凝的意思,可现在身上就剩一件褂子,这穿在小菊身上管什么事儿?他松开英凝,从她身边的包袱里拿出一身斗篷披到了小菊的身上。

“我才不会感激你呢。”小菊很不领情的皱了皱鼻子。

叶羽讪讪的笑了笑,咱哥们不跟小女孩儿一般见识。

“叶公子,好马不配二鞍,好女不嫁二夫,你对英凝的所作所为,英凝铭记在心,可英凝不想这般无名无份的住在你的府邸,希望公子你能见谅。”英凝咬了咬嘴唇,她故作平静的说道。

好女不嫁二夫,叶羽这能理解,虽没能抱着英凝睡觉,可比这更亲密的事儿都做过了,她这意思就是不会再找别的男人,叶大公子觉得应该高兴;然那句“所作所为与铭记在心”,听在他耳朵里与“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有种异曲同工之妙;至于名分,叶羽更觉为难,萱儿、银屏,还有素月她们,这哪个也没闹清楚呢。

女孩儿家总有些口是心非,她没奢望正妻的待遇,她甚至希望叶羽能向以前那样蛮不讲理一次,就算再绑她也行,可叶羽却半天不说话,她恨恨的跺了跺脚,再也不搭理叶羽,拉着小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