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70章 迎宾楼

第270章

迎宾楼

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可英凝人生地不熟,她又不愿搭理叶羽,三人就这般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英凝,咱们回家吧。”

叶羽点头哈腰的陪着小心,可英凝就仿佛没听见一般。

“你要是不回去,我可打你屁股了。”

利诱不成,叶羽想到了威逼,可迎接他的却是英凝的白眼以及小菊的小拳头。

醉仙楼?

俗话说桃花运多了就是桃花劫,叶羽刚想告诉英凝,他再也不招惹别的姑娘了,这一抬头就看到了当初遇到红袖的酒楼,想想那一心要为父母报仇的女孩儿,他忍不住想,以后就把她当亲妹妹处。

“小菊,咱们进去看看。”

三个人一块出来,决定一件事情前总得相互通个气不是?可英凝就没这等觉悟,她拉着小菊的手就朝这醉仙楼走去。

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小女人,叶羽心里牢骚还不能表现出来,他小跑着凑了过去,近乎谄媚的将英凝挎着的包袱背到了身上,小菊咳嗽了一声,不等她说话,叶羽又笑着将她的接了过来。

“三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小店今天客满了。”

叶羽三人刚进门,店小二迎了上来,说明了情况又连连抱歉。

“客满了?”英凝皱了皱眉头,“我们就需要一间上房…”说到这儿,英凝似乎也意识到这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小脸瞬间变得通红,她咬着牙瞥了叶羽一眼,“小二哥,你不要误会,就只有我和我的小鬟,至于这位公子,我不认识他。”

店小二嘀咕,你真的没必要解释这些;叶羽却差点没哭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英凝还没消气呢。

“天色已晚,还望小二哥能通融一二。”

说话的同时,英凝将几块碎银子递到了店小二手里。

店小二咽着口水看了看手里的银子,“这位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儿的客房真的住满了。”

似乎不甘心到手的银子飞走,店小二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客官,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前几天来了一批人,他们把我们这醉仙楼全包下了,人家出手阔绰,压根不在乎银子,可有一点,这儿不能招待别的客人。”顿了一顿,“客官,我们掌柜的不让乱说,还希望您能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小的这饭碗可就丢了。”

包下了这醉仙楼?叶羽眉头拧成了“川”字,这醉仙楼不亚于后世的五星级大酒店,想要包下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到底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手笔?掌柜的不让说?店小二这话让叶羽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同寻常,若非做贼心虚,这有什么值得保密的?想想关于醉仙楼的传言,叶羽脑海中现出了醉仙楼胖掌柜那一脸无害的笑容。

英凝点了点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她转身就要离去。

“客官,您看…这银子……”

“这银子当然得还给我们了。”英凝没回头,叶羽替她说道。

店小二这下不干了,“这是那位姑娘赏我的,人家都说了她不认识你,我凭什么要还给你?你要敢抢的话,我可要报官了。”

似乎生怕唬不住叶羽,小二哥昂首挺胸,还不忘对着叶羽的小身板秀一秀他的肱二头肌,可惜身上衣服穿得厚了。

“什么不认识我?那是我媳妇,我跟我媳妇闹矛盾了,懂不?”

“谁信啊,你媳妇敢跟你这般说话?”店小二看着叶羽的背影嘟囔道,他小心翼翼的将英凝赏的那二两银子贴身放进了怀里,等攒够了银子,就托人说媒,娶一房媳妇……

就附近的酒店、客栈而言,醉仙楼是最大的,他被人家包下了,那自然而然的便宜了别的客栈,也许是因为恩科临近的缘故,客栈的生意相当的好,英凝几乎问遍了附近的大小客栈,可愣是没能找到一处落脚的地方。

“小姐,咱们怎么办?”小菊可怜兮兮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英凝,咱不闹了?我都走累了,放着家不住,咱们干嘛住客栈找罪受?”

“那是你的家,跟英凝有什么关系?”英凝搂过小菊,轻轻拍着她的肩,“你若累了,可以回去,英凝又没有央求你跟着。”

叶羽差点被英凝的话呛到,他眼珠一转,“妹子,现在我可拿着你们的包袱呢,我现在就回家,看你们跟……”

叶羽威胁的话还没有讲完,英凝转身就走。

我轻轻的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妮子这般洒脱?叶羽气的不想管她,可要说就这么走吧?无论她俩碰上什么狼,这都够他叶大公子懊悔终生的。

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在醉仙楼的对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说是不起眼,倒不是地方小的进不去一条狗,相反的,它规模还真不算小,当然了,也不是乞丐窝点那种破败,说白了就是有些落魄,死气沉沉的仿佛那没有了热情的醉生梦死的落地书生,这架势估摸着没有一个读书人肯住进来,好不容易熬到皇帝开恩科,这要沾染点晦气跟谁哭去?

客栈的牌匾有些陈旧,仿佛很久没有被漆过,上书三个大字“迎宾楼”,正门两旁是一副对联,摇曳的灯笼的昏光下依稀能看清字迹。

“笑迎五湖四海逍遥客,喜接三教九流悠闲朋。”

叶羽瞅瞅这迎宾楼,又看看对面的醉仙楼,他似乎明白了两家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醉仙楼醉的可是仙人,你迎宾楼,那宾能脱得了人的范畴?名字上就落了下乘啊。

“妹子,你不会是想住在这儿吧?……”

“啪”的一声,恼羞成怒的英凝甩了叶羽一个大耳光,她又想到了叶羽当日绑她的事儿。

叶羽纯属没事找抽型的,他也不动怒,一把抱住英凝的脖子,低头凑到她唇上吻了下去。

“不许你咬小姐。”

小菊没少跟叶羽动嘴,早晨那会儿还咬他鼻子了呢,乍看到叶羽这个动作,她单纯的以为叶羽学了她的独门绝活用到了小姐身上,护主情深,这小妮子手脚并用,她在叶羽身后踢腾着。

箭在弦上,叶羽哪还有空搭理小菊?他破开英凝贝齿。

最后还是英凝推开了叶羽,她本打算狠狠的咬一口,可考虑了半天没舍得下口。

“妹子,咱们回家了。”

“我还是想进去看看,”英凝不自主的低下了头,她说话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叶羽看着英凝,“我最想扒光你的裤子,狠狠的打你的屁股。”

英凝不答腔,她闪身走向了迎宾楼,叶羽想追过去,却被张牙舞爪的小菊挡住了。

“我不许你打小姐屁股。”……

这迎宾楼果然没有客满,更确切的说基本上没人,大堂里就两个人,一个是掌柜的,一个是跑堂的小厮,前者拨弄着算盘,后者扶着扫把,两人同样的昏昏欲睡,即便来了客人,他们似乎依旧兴趣缺缺。

“掌柜的,怎么有银子送上门还不想赚呢?”

做生意讲究的是笑脸迎人,这迎宾楼的掌柜看到客人进门怎么摆出一副苦瓜脸?虽然打定主意不让英凝住在这儿,可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想当初,在这条街上,我这迎宾楼是最大的……”掌柜的上了年纪,似乎喜欢上了唠叨,又似乎这些话憋心里太久了,有人主动询问,他能不倾吐一番?“…自从对面的醉仙楼挖走了我这儿最好的几个厨子,酒楼的生意一落千丈,起初还能维持,尤其这两年渐渐的入不敷出,我也上了年纪,早就没了与醉仙楼一较高下的雄心,现在就盼着能将这迎宾楼转手,我也能放心的回老家养老,可惜……”

“可惜什么?”叶羽忽然心头一动,自家府邸、萱儿的家以及云姨的潇湘馆恰好成品字形排列,如果任何一方遭遇敌袭,如何才能火速驰援而将损失减少到最小?自武曲事件过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而这迎宾楼正好处在三者中心,如果能将此处买下作为藏兵之所,岂不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小兄弟,你可知我这迎宾楼的房产估价几何?”

叶羽摇摇头,他又没在大梁炒过房,哪知道这方面的行情?

“我这迎宾楼前面是酒楼,后边是客栈,里面还有独立的小院落,少说也能住上几百人吧。”

叶羽咽了口吐沫,老天爷你什么时候听到我的祈祷了?这迎宾楼正是我想要的啊。

“单论房产就得万两银子,想要买下它,哪个不得掂量掂量?经营这迎宾楼就意味着要同醉仙楼打擂,醉仙楼的强势谁不知道?有哪个买卖人愿把大把的银子扔水漂里?醉仙楼倒是想买下,可他就打算出八千银子,老夫又怎能咽下这口气?”

“这些日子,他们没有动静,老夫知道他们是在等,等老夫亲自将迎宾楼双手奉上,”老掌柜的说到这儿很是气愤,“老夫宁肯五千银子卖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也不愿意对他醉仙楼妥协。”

“你说的是真的?”叶羽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你以为老夫逗你玩呢?”

“太好了,掌柜的,这迎宾楼我买下了。”

“你买下了?”老掌柜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想想刚才说的话,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在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打死你个碎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