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79章 初到大牢

第279章

初到大牢

这坐牢是怎么一个手续?先去刑部见见那些官老爷还是直接去天牢报到?老爷子他当时也没说清楚啊。走到大街上,叶羽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算了,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去天牢说明情况吧。

主意已定,叶羽不再犹疑,可走了两步,他又忍不住想,刑部的大牢又在何方?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在鼻子底下还有张嘴,叶羽深明此理。

“这位大姐,你好……”

在叶羽的潜意识里,同样是问路,有女人何必要去问男人呢?四下张望一番,他瞅见一个长相颇为秀气的少妇,大步迎了过去,看这少妇头也不抬,叶羽误以为她没听到,想伸手碰她一下,又怕男女授受不亲,万般无奈之下,他跳到少妇跟前,张开双臂做拥抱状,彻底堵住了人家的去路。

少妇想不到这光天化日之下竟还有如此流氓的男人,难不成又是哪个官家的纨绔少爷?赶忙扭头,为了跑得快一些,身上挎的篮子都不要了。

她这什么意思?看着掉在地上的篮子以及篮子里摔出来的鸡蛋,叶羽愣了好半天。

“我说这为大姐,你跑什么啊,你的蛋不要了?”

看着四周行人那异样的眼神,叶羽也发现这话有些不妥,脸皮的厚度有些挂不住,扭头同样跑路,跑路的同时他细细的咂摸着少妇刚才嘟囔了什么,她好像是骂自己流氓?叶羽突然站住了脚步,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你见过像我这般帅气的流氓?

“这位大哥……”

女人不好使,叶羽就找男人吧,他刚拍了拍前面男人的肩膀,这位老哥就“嗷”的一声来了这么一嗓子,“你吓我一跳。”

叶羽拍了拍胸口,“你还吓了我一跳呢。”

……

一日之际在于晨,刚出家门就碰了好几个大钉子,叶羽反正出师不利。

走街串巷,左拐又右拐,眼瞅着午时就要到了,叶大公子这才摸到了刑部大牢的门口。

“兀那小子,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的?牢房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去。”叶羽刚要走过去,就被守门的小吏给喝止了。

叶羽看了那小吏一言,他从身上包袱里掏出一小面铜镜——传闻别的前辈,无论是回到古代,还是穿越到异世界,不懂得造玻璃、卖镜子,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可他叶大公子就鼓捣不出来,专业不对口,早知道就不学医了——仔仔细细的照了一遍,他把镜子塞进胸口,瞪了走到眼前的小吏一眼,“什么眼神啊?老子哪一点鬼鬼祟祟了?”

“找茬?”小吏诧异的打量了叶羽一番,他捋了捋袖子,拍了拍腰间挂的厚背刀,“老实交代,你干什么的?小心大爷把你送进天牢里,关你几十年就老实了。”

“自首的。”

小吏愣了,自首的他见过,可这般嚣张的还是头一次见。

“你所犯何罪?还不从实招来?”小吏举着刀鞘点了点叶羽肩膀。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杀了个把人,打残了几个。”

叶羽话没说完,小吏连退数步,腿有些发软的他擦了擦额上冷汗,很职业性的拔出了手里厚背刀,他这才重心打量叶羽一下。

这小子不会是傻子吧?

“你姓甚名谁?何方人士?”对于叶羽所言杀了个把人虽持怀疑态度,可要万一是真的呢?公门中人因公殉职,是有点抚恤金,可那估计埋个人都不够,小吏说话不自觉的客气了几分,他再也没敢口称大爷。

“叶羽,洛阳人士。”

小吏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鸡蛋,他赶忙收刀入鞘,接着又弯下了腰,单膝跪地,双手捧住了叶羽的鞋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纳头便拜?

“将军,您要过来怎么也不吩咐一声?也好让小的们去接您啊。”小吏突然轻轻的拍了拍叶羽的鞋子,“将军你的鞋子都有些脏了,小的帮您掸一掸上面的尘土。”

你瞧这马屁拍的?红果果又麻酥酥的,叶羽一下子爽了,你这小子很不错,有点前途。

叶羽低头扶起小吏,“差大哥,叶羽带罪之身,哪当得你如此大礼?”

小吏站起身来却依旧有些战战兢兢,尤其想到双臂还在这为爷手里握着呢,要是他一个不高兴活生生的撕了自己,这上哪说理去?

“这如何当不得?将军你国之栋梁,兵不血刃解突厥之围,挽救我大梁官军百姓于水深火热,这在大梁已是人尽皆知,如此大功,小的即便行跪拜之礼也是理所当然。”

本就弓着身子的小吏意欲再度下跪却被叶羽制止了。

“差大哥,陛下有旨,要叶某在牢房思过,这如何敢不尽心竭力?”叶羽可不想死忠,顿了一顿,“当然了,稍微特殊一点还是可以的嘛,还不知差大哥如何称呼?”

牢房思过?小吏在心里撇了撇嘴,就算你一介书生,谁又敢真把你当犯人看待?既是当今太子的结义兄弟又是银屏公主的如意郎君,要是真个对你严刑拷问,这岂不是老寿星喝砒霜?

“小的姓韩名忠,乃这刑部牢房的一个牢头,以后还望将军能提携一二。”

在现代社会,官吏不分家,提到这个词,一般人都理解成是当官的,可在大梁这等级划分明显的时代,官与吏却有着质的区别,这就好像后世机关里在编与不在编,一般的小吏干一辈子也混不到编制里边去,叶羽位不高,可权却不小,最重要的是,他在很大程度上能影响太宗皇帝的决定,这小吏能不渴望被提携?

“如此说来,这称呼还得改一改了,”叶羽看了韩忠一眼,“韩头,这些日子还得靠你多多关照了。”

“将军玩笑,小的如何当得起韩头这称呼?若将军不弃,那就称小的一声忠子,鞍前马后,小的定会让将军您满意。”

有些时候得给人家一些巴结的机会不是?叶羽不再矫情,“忠子,叶羽是来坐牢的,牢房可曾安排妥当?”

韩忠看了看不远处的狱卒,“你们几个还不过来参见将军?那个张三,速去为将军准备几道小菜,再烫几壶好酒,”他又转向叶羽,“将军,这里条件自然赶不上您的府邸,还望将军能担待一二。”

叶羽看着韩忠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