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85章 中毒?

第285章

中毒?

看着眼前“依偎”在一起俩裸男,叶羽想到了韦小宝的那句名言——尿尿都能尿到七孔流血,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

男人与男人叉叉圈圈,伦理上虽有些说不过去,可也不应该会这样吧?

“相公,他们好像中了剧毒。”

钱紫萱也注意到眼前意外的意外——叶大公子当众看小片子也算是一种意外——她顾不上跟叶羽置气,脸蛋儿红红的扫了俩人一眼,她又迅速扭过头去。

“中毒?”叶羽愣了,难不成是刚才的饭菜?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要对付的人就是自己了,“萱儿,银针!”

接过钱紫萱递来的银针,叶羽分别试过刚才老大、老二喝过的酒,吃过的菜,令他意外的是银针丝毫没有变黑,难道这银针试毒的法子就是忽悠人的?可以前萱儿能试出来呀。为了寻求事情的真想,叶羽强忍着恶心走到了老大、老二身边,冷不丁扫了两人身子的结合处一眼,他仿佛那纯洁的处子见了那不该见到的事儿,以最快的速度扭过头去,手中银针迅速插了下去,他也顾不上是老大还是老二了,反正人死如灯灭,他们绝对感觉不到疼。

果然是中剧毒而亡,看着变得漆黑的银针,叶羽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如果不是酒菜的缘故,那他们又怎么会中毒?

“相公,怎么样?”

叶羽摇了摇头,他又看了看手中银针,对三丫头解释一番后,扬手将银针甩出,那细如牛毛的银针齐根莫入墙壁,这一手令牢房里目瞪口呆的其余三人更加的目瞪口呆,以至于竟有石化的趋势。

“来人,快来人,老子有话要讲。”

听到叶羽呼唤,两名狱卒快步走到牢房前。

“将…将军,您有什么吩咐?”

“刚才给我送饭的那几个人呢?”叶羽发现眼前两人竟然换成了新面孔,现在应该还不到换班的时间啊,他不由有些起疑。

“什么人?小的不知道啊,小的接到头儿的指示今夜当值……”

不等狱卒把话说完,叶羽已然明白,刚才绝对是针对自己的一场阴谋,只不过阴差阳错的让倒霉的老大、老二倒了霉。

“把牢门打开,我要出去。”

“将军,这…这不好吧?”狱卒面露难色的看着叶羽,你虽然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可这私自出狱罪过也不小吧?

“大胆,难道你没听到羽哥的话?”

钱紫萱当然不可能一个人探监,跟在她身后的剑客帮的兄弟听到狱卒的话忍不住叱道。

叶羽对自家兄弟摆了摆手,他看了看那惶恐的狱卒,“你看好了。”

掌力吞吐,叶羽右手拍在了牢房的木栏杆上,“扑”的一声,仿佛闷雷炸响,那坚硬的被磨得光滑的木柱竟被他内力震碎,木屑纷飞。

“我知道你的难处,如果皇上问起,你实话实说即可,开门!”

狱卒战战兢兢的打开牢门,恭恭敬敬的迎叶羽出来,他又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想要解除叶羽手脚的束缚。

叶羽摇了摇头,在现代社会,犯人监外执行还有诸多的节制措施呢,他叶大公子总得装装样子不是?

叶羽吩咐剑客帮那几个兄弟将屋里的酒菜以及死尸全部带走,他看了看陪在身边笑起来像哭似得的狱卒,“我不管以前牢房里是什么规矩,我也不关心这些犯人们得罪了什么人,可我不能容忍老百姓受那没谱的冤枉,偷牛的没罪,偷鸡的坐牢,难道你们刑部的判官就傻?我同情好人,可也不怜悯恶人,如果你们的上司有意见,让他找我说话。”

这话说完,叶羽拉过钱紫萱的手,继续迈着小碎步,离开了牢房。

张大牛等人听清了狱卒对叶羽的称呼,他们也听清叶羽刚才的话,牢狱之灾或可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谁还记的死去的那两个混蛋?他们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口称“青天大老爷”。

有人欢喜有人愁,看着牢房里犯人们的雀跃,这俩狱卒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就是那风箱里的一只大老鼠——两头都受气,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华灯初上,洛阳城的夜市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更加增添了初春的暖意。拉着钱紫萱的手,叶羽想到了一句绝妙好词,春天不是读书天,正是好时光,想想牢狱里的“有病”,他更进一步的意识到自由是多么令人向往啊。

不自由,毋宁死!

“相公,你想回家还是去哪儿?”钱紫萱的话打断了叶羽的遐思。

“缘定酒家,我们去英凝那儿。”

叶羽也想回家,可见了母亲的面该怎么说?难道说天降大雨阻断了行程,我走了几十里又回来了?春雨可是贵如油啊。

英凝那儿?钱紫萱心里酸溜溜的,她忍不住撅起了嘴,“你自己去吧,人家不陪你了。”

三丫头极有性格的扭头就走。

叶羽一把拉住钱紫萱,“丫头,你看你这嘴撅的,我估计都能挂上嚼子。咱姑娘家心胸岂能这般狭窄?你可是咱家的女主人呢,要有大妇的气度。”

钱紫萱本想发火,可听到后半句话,她又破涕为笑。

“其实晚上我还有事请萱儿帮忙呢。”

钱紫萱白了叶羽一眼,“什么帮忙?你的事儿不就是人家的事儿?”

的确这么回事儿,叶羽笑着吻了吻三丫头脸蛋儿,“我想知道牢里那两人怎么死的,虽然酒菜没什么异常,可我还是不能放心,我非要弄他个水落石出。”

提到死人,钱紫萱又想到了叶羽的“恶俗”,恰逢叶羽又说“最重要的是今天晚上想你了”,她赶忙挣开叶羽的手,抬起小脚落在了叶羽的脚面上……

“公子,你怎么出来了?”

英凝看到叶羽,她不由愣了一下,难道这坐牢真像他说的那样是个兼职?

叶羽读懂了英凝脸上隐匿起来的欣喜,得意的笑笑,“怎么?难道你不想我?”

英凝看看叶羽又看看钱紫萱,她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想!”

在小菊诧异的目光里,钱紫萱抬起脚踩在了叶羽的另一只脚面上;叶羽不方便运劲抵抗,他苦笑的瞅着英凝,你丫头今天怎么这般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