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86章 羽哥纯爷们

第286章 羽哥纯爷们

“相公,你真的要喝这些酒?”听了叶羽的话,钱紫萱顾不上喝醋,她紧张的看着叶羽,“银针虽然试不出这酒有毒,可那俩人毕竟是喝了这东西而后送的命,萱儿不许你冒险的。”

有毒?英凝心里“咯噔”一声,她不由紧紧的抓住了叶羽的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此乃颠仆不灭的真理,更何况他叶大公子百毒不侵,以身试毒说起来高风亮节,可这付出少的可怜啊。

叶羽笑着解释了一番他百毒不侵的事实,最后还不忘给三丫头戴了顶高帽子。

“有咱萱儿这女神医在,什么毒药敢猖狂?”

叶羽自身真气仿佛人体的免疫系统,有异物入侵必然会做出反应,真气聚集包裹毒素,将其逼出体外,可喝下这所谓的“毒酒”,他却没发觉真气有丝毫异常的征兆,闭目坐在桌旁,体会了老半天还是没什么反应,看来那老大、老二真的是死巧了。

可人世间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些送饭的狱卒又哪去了?打破沙锅问到底,叶羽做梦也想不到他竟有如此执着的时刻,虽然是有些被迫性质的。

“萱儿,咱们去看看那两具尸体吧。”叶羽拉起钱紫萱的手,“英凝,你跟小菊先等一会儿,那种地方不适合你们。”

英凝不想吃醋,可有些事情情不自禁,不就是去验尸么?凭什么你的萱儿去得而人家就去不得?鬼门关都闯了不止一次,她祝大小姐难道还惧怕区区两个死人?

“妹子,那两具死尸蹊跷……”

叶羽讨好、赔小心的表情做的很是到位,可话没说完,他面孔渐渐变得狰狞起来,双目猩红闪烁着熊熊的邪火,烘烤的肌肤都有些不健康的潮红,双手冷不丁紧紧握住了英凝的双手。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英凝吓了一跳,钱紫萱也反应过来,她抢过来想要搭叶羽的脉搏,却不想被叶羽大力推开,喉间发出一声嘶吼,仿佛那动情的野兽,双手使劲一挣,腕上的铁锁竟然从中断裂。

钱紫萱被叶羽一把推到了地上,她顾不上身上的痛,双眸紧紧的注视着近乎癫狂的叶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酒,一定是相公刚才喝的酒。

叶羽当然顾不上这些,他的理智已然完全被邪火湮没,双手闪电般探出,分别抓住了英凝身上的衣布,在她又急又怒的惊呼声中,胸前衣物尽数被叶羽撕裂、扯下……

新妆荡新波,光景两奇绝。

英凝又羞又恼,拼命挣扎的样子更进一步刺激了叶羽,奋力一挣,身上衣服寸寸碎裂,天女散花般漫天飞舞。

长枪挺立,雄纠纠气昂昂,肌肤的潮红与面孔如出一辙,可惜英凝非但不是那强悍的黑人,她还是一未经人事的处子。

冷静、睿智,这一切已经完全派不上用场,英凝瑟瑟发抖,任由叶羽抱住。

英凝清楚会发生什么,她想了好多种浪漫的可能,唯独没有想到叶羽会采取这般暴力的行径,泪珠顺着紧闭的眼眸滚落下来……

“坏蛋,我不许你欺负小姐,你快点放开小姐。”

小菊开始还当叶羽闹着玩呢,看到他的身子,这迷迷糊糊的丫头还在研究男人的身子跟她有什么不同呢;可看到小姐的眼泪,她知道她会错了意,毫无顾忌的扑到叶羽身上捶打。

“小菊,你快点出去,你家小姐不会有事儿的。”

钱紫萱心里可是门清,如果小菊留在这儿,她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关键时刻,三丫头当机立断,强硬的将小菊拖了出去。

“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

钱紫萱看了看哭闹个不休的小菊,她对门外剑客帮的兄弟们吩咐道。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大坏蛋身上好烫,他会弄坏我家小姐的。”

好烫?钱紫萱眼泪掉了下来,以她在医术上的造诣竟然丝毫不知道这是什么烈性情药,她是担心相公的身子啊……

蓦然间,房里传出一声女人压抑的痛呼。

这是小姐的声音,小菊更是难过,想要闯进去救小姐脱离魔爪却被门口的兄弟们拦住。

“小菊姑娘,你不用担心,英凝姑娘…啊夫人不会有事儿的。”

“你骗人,我都看到小姐哭了。”小菊又抓又挠——这是她最拿手的招式。

刚才说话的兄弟一看就是过来人,可这该怎么跟小菊解释呢?这种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压根就没法解释啊,羽哥你也太夸张了吧?

“咦,小姐是不是不行了?”屋子里那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咏叹调偏重于抒情而轻于叙事,哪能让小菊这黄毛丫头彻底领会?

“噗!”一个端着茶杯喝茶的弟兄一口茶水全都喷到了同伴身上,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没人好意思跟她解释,当然也不敢跟她解释,对于血气方刚的男人而言,“听墙根”绝对是堪比酷刑的煎熬,擦枪走火的概率提高了不知多少个百分点,对一个小姑娘侃这种事儿,谁能把持的住?小菊是个丫鬟,可却是“叶夫人”的贴身丫鬟,按大梁的惯例,她最差也是公子的通房丫头,“勾引”二嫂,天地不容啊。

……

晨光熹微,叶羽从睡梦中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三丫头那雪白、滚圆的臀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记的昨天是要去验尸的,怎么突然爬到了萱儿**?

叶羽笑着拍了拍三丫头臀瓣儿,你丫头睡觉竟然不盖被子,要不是你男人身子是个天然暖炉,你今儿肯定就感冒了。

他撑着身子刚要坐起来却意外的碰触到了另外一具身子,双飞?这是叶大公子的第一反应,慌忙转身,看到英凝脸上的泪痕,他心里咯噔一下,低头意外的瞅见褥子上的点点落红,刺目的晕眩,叶羽就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久久不能言语,谁能告诉我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