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96章 土电话与癞蛤蟆

第296章

土电话与癞蛤蟆

地牢这条通道久不通风,其潮湿发霉的程度堪比那被盖了盖的枯井底的污泥处,无形中有一种令人崩溃的寂寞。十七年活死人的经历,叶羽很能耐得住这种寂寞,可老天爷偏偏要给他找些“伴侣”。

历史的经验证明,大凡不见阳光的,模样没几个好看的,譬如说长虫、蟾蜍、毒蜘蛛,叶羽是怕什么来什么啊。此时惊蛰刚过,恰巧是万物复苏的时节,蟾蜍、长虫等都从冬眠中醒来,饿了好几个月了,他们岂能错过送到嘴边的食物?

叶羽刚下“井道”没多久,他就看到了盘踞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的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既然是大蛇,那肯定就小不了。借着微弱的光线,叶羽目测了一下,这玩意儿竟比他的宝贝全盛时期还要粗呢。

“哥们,小爷也是男人,对你这种条状生物不感兴趣,真的不骗你!”

叶羽脸都吓绿了,细小的菜花蛇他都躲着走,更不要说眼前这位“仁兄”了,他紧闭双目,双手合十,西天佛祖,观世音、玉皇大帝、耶稣基督、真主阿拉,但凡他能想到的,他都给喊了出来。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早在前世,叶羽这一手就玩得出神入化,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跟它同一个道理。叶羽还不忘赌咒发誓,要是有一个漂亮女人脱光了,我一定让给你们享用,如此大公无私的态度或许真的感动了漫天神佛,这大蛇腥臭的大嘴里吐着猩红的信子,它很不屑的瞟了叶羽一言,没心思搭理他。

躲过这一劫,叶羽抹了把冷汗。

然而,幸运的女神不可能眷顾你一辈子,尤其是像叶羽这样的花心大萝卜。

地底气候与地面正好相反,它是冬暖夏凉,越往下走越是热闹,巴掌大小的蝎子,鼓着大肚子、满身大包的癞蛤蟆,蜈蚣,大老鼠等争相拜访。

叶羽忍无可忍,他情不自禁的大叫了起来。

“不好,相公出事儿了,快点把他拉上来。”

太宗皇帝脸上一片死灰,朱泰、银屏、素月同时凑了上来,守在旁边的禁军手忙脚乱的将叶大公子给拉了出来。

“萱儿,可吓死我了。”

难道相公也像那天葛统领那样?素月、银屏脸色惨白,她们甚至不敢睁开眼睛。

听到叶羽的声音,她俩才放心的睁开了眼睛。

“有癞蛤蟆,它们要吃我,真的好恐怖啊。”

叶羽紧紧的抱着银屏和素月,他言语中有说不出的惊惊怕怕。

“扑通!”……

听到叶羽这蹩脚的理由,不知多少禁军摔倒在地上,太宗皇帝脸成了酱紫色,太子殿下张嘴已忘言,素月、银屏心理的伤痛完全不见了踪影,她俩有些气急败坏的甩开了叶羽。

“你当你是天鹅呢,还赖蛤蟆想吃你。”

遇到危险,人家总是第一个想到你,难道在你的心里就只有你那萱儿?素月这会儿早忘了之前做妾、做丫头的承诺,她酸不溜丢的将叶羽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丢了出来。

银屏出奇的没唱反调,她完全赞同素月刚才的话——你的心长到了肚脐眼上,你偏的太离谱了。

叶羽也意识到刚才所犯的错误,难道又得哄她们?如果说能哄高兴了也好啊,可问题这完全是越描越黑。叶大公子看了看朱泰,又看了看太宗皇帝。

“老爷子,我再下去一回吧。”

叶羽再次坐进大桶里,想了想又把刚才多余的一床棉被盖在了头上,老子眼不见为净还不行吗?

“相公……”

叶羽又一次消失在地平线以下——这待遇跟太阳一样——素月、银屏后悔死了,都什么时候了,为啥还要吃那些个干醋?相公,你可一定得平平安安的回来呀。

大梁没有手电筒,被子蒙在头上,蜡烛不能点,火把不能用,黑灯瞎火中,叶羽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头上,软囔囔又沉甸甸的,叶羽感觉寒毛都立了起来,瞬间冒了一头冷汗,一个把持不定,他像女人那般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相公……”

不用说,叶大公子又被拉了上去。

“那个…那个,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我的头上,”叶羽讪讪的解释道,“真的好恐怖的,你们一定得相信我。”

……

吃一堑就得长一智,叶羽把棉被换成了大锅盖,这下总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头上了吧?

铁链缓缓的下放,叶羽两眼不望桶外事,他紧紧的抓着贴着身子的褥子,有些个——瑟瑟发抖,漫长的煎熬过后,铁通落地,叶羽终于有了那“脚踏实地”的感觉。

“哇哈哈……好还……还好老子挺过来了。”

感慨完毕,还没等叶羽从桶里出来,这铁桶竟又摇摇晃晃的升了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上面出现了什么意外?叶羽又老老实实的被提了上去。

“相公,你没事吧?月儿听你说不好,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叶羽半天没回过味来,人家是说“还好”呀。一个“还”字,一个“不”字,两者就差一个“走之”,难道从井道底下传到井道上边就走了音?看素月、银屏那一脸焦灼的样子,叶羽觉得再多折腾几次,他也认了。

“老爷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必须得跟外面保持联络,哎,要是有电话就好了。”

叶羽这当然是想当然,就算是现代社会,那么深的底下也肯定没信号,还谈什么联络?

“电话?”太宗皇帝父子同样好奇的看着叶羽,银屏、素月也是一脸关注。

“你可以把它当成千里传音的工具……”

叶羽没说完就被太宗皇帝无情的打断了,“别整那些不切实际的,要是真能千里传音,朕就算魂归天国也了无遗憾。”

叶大公子在心里赞同的点点头,电话的确是在你死后几百年才出现的东东。

信口胡扯而能一语道破天机,天底下未卜先知的大预言家就是这样的,瞎猫碰上个死耗子呗。

“老爷子,我有办法了。”

叶羽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经常玩的“土电话”——糊两个纸盒子,既做听筒也当话筒,中间用一跟棉线相连接,根据声波的传播原理,把棉线拉直了,隔着十几米说悄悄话倒也能听见。

“井道”直上直下,这是“土电话”使用的先决条件,可几十米的距离,棉线恐怕就不行了,叶羽设法弄了根几十米长的棉绳,又用装水的竹筒做了两个听筒。

大梁第一部“土电话”终于诞生了。制作方法虽然简单,可意义却是跨时代的。

“喂,月儿,能听见吗?”

有了新玩意儿,叶羽胆子也变大了,桶上没盖锅盖,他也没盖被子,掌着火把,东张西望的通着电话。

“相公?”

素月吃了一惊,就这么个玩意儿真的能通话?

“哎呀,月儿,好大一只老鼠呢,我怀疑是鼠王。”……

“月儿,你听我说啊,我一口吐沫一个叮,说过你是妻,你就是妻,没人能跟你……”

“羽郎,人家是银屏。”银屏公主幽怨的说道。

银屏?这怎么就换人了?叶羽尴尬了那么一刹那,他补救到,“我的屏儿也是妻,你们一人当一天还不行吗?”

“屏儿,你怎么不说话了?其实我可想你了,想脱光了你抱着你睡觉,咱们还要吟诗作对,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隔两天就换换口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

“混账东西,你跟朕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地牢里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

叶羽脸臊的通红,闺房夜话竟然传到了老丈人耳朵里,这以后可怎么见人呀。

正尴尬着呢,叶羽感觉平稳“着陆”了。

“父皇,这土电话真的管用?我来跟二哥说几句话。”

太宗皇帝黑着脸将竹筒塞进了朱泰手里。

“二哥,你能听到吗?”

朱泰问完赶紧把竹筒凑到耳边,“……顺利到达目的地,老爷子,我先挂了 ,回头再聊。”

这能听见?朱泰抓着竹筒发了好半天呆,二哥是怎么想到这种好玩意儿的?

叶羽将水袋、干粮背在背上,一手持冰剑,一手持着火把,他仔细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似乎还真是一口井呢,四壁尚能看出人为修葺的痕迹,湿漉漉的散发着特有的腥臭,地下渗出的水已然浸没了他的脚面,鞋子里湿嗒嗒的,这竟勾起了他小时候在河沟里摸鱼的记忆。

沉湎了一会儿往事,叶羽突然意识到,下来的途中好像没有触发任何机关消息,难道这玩意儿也得人工“复位”?想到这儿,叶羽太感谢那死去的葛统领了,您真是大公无私啊。

可叶超凡哪去了?难道这口井就是个障眼法?

“呱!呱!!”

叶羽意外的听到两声蛤蟆的叫声,赶紧扭头,他在井壁靠近井底的地方看到了一只癞蛤蟆,挺起肚子比足球小不到哪去,鼓着大眼泡好奇的打量着叶羽。

都说蟾蜍是益虫,可叶羽愣是没发现这玩意儿益在哪儿。

“我可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过来,我有剑的。”

叶羽且战且退,井里有多大的空间?叶大公子突然间一动也不敢动了,因为他感觉身子撞到了一块凸起的砖块,最恐怖的是那砖块竟然缩了回去。

机关?暗器?叶羽委屈的瞪着始作俑者的癞蛤蟆,怪不得你吃不着天鹅肉呢!